“谢谢您的关心,我感觉比之前好多了。”我彬彬有礼地回应老者,满脸的微笑。

    老者闻言,便笑眯眯地摸着他那长长的白胡须,情不自禁地浅笑着,他一脸和蔼地告诉我。

    “你真喜欢说笑,你都不知道,在你昏迷不醒的那几天,这小子可急坏了!”说着,老者指着旁边别扭的特洛伊。

    特洛伊倒是跟他们打成了一片,他有些着急地为自己解释道:“老人家,之前的事情就不算数了!”

    话虽那么说,但特洛伊的脸颊还是有些泛红。

    看到特洛伊能跟其他人一起和睦相处,我的内心真替他感到高兴。他总算是愿意敞开心扉,去跟生人一起打交道了。

    此时的我也是心情很愉悦,抬眼一看,就看到头顶上略过一群海鸥,在空中形成了一道美丽的弧线。

    波涛起伏的海面上有很多只小木船,木船上的渔夫们正勤奋地撒网捕鱼。

    在我们这座小岛上,一群男女围着篝火在载歌载舞。女人们穿上了白色的丝绸连衣裙,每个女人的脚踝处系着铃铛。

    每当她们舞动起来,便会响起悦耳的铃铛声音。加上周围的男人们击鼓,这更是形成了一首热情似火的情歌。

    我的身子被老者经过了一系列的调养之后,身子倒是比之前好多了。伤口也已经愈合了。

    就连特洛伊都不敢相信我恢复了,他有些疑惑地查看我的伤口,“明明还没彻底恢复,却能行动自如了?”

    老者倒是不吃惊,他反而是笑眯眯地望着特洛伊,语重心长地讲解着:“没什么好惊奇的!这是米迦尔院长传授给我的秘籍!”

    每当有人提到米迦尔院长的事情,我总会不由自主地去询问关于他的事情。

    “不知道您能否告诉我,关于米迦尔院长的事情?”我迫不及待地追问道,满脸期待地望着老者。

    只见老者习惯性地摸了摸自己的胡子,意味深长地笑道:“这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米迦尔院长曾经来到这里实地观察过,我们还看到了他的女儿呢!”

    “米迦尔院长有女儿?”我一脸困惑地望向了老者,又问:“他的女儿是谁呢?”

    当老者说他有女儿的时候,不知为何,心头上涌出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这种感觉……好像在哪里遇到过?

    “噗,其实他的女儿就在我们附近。”老者忍不住笑出了声,而且他故意卖关子不告诉我们。

    老者还干脆耍起了性子,他直接去篝火那边跳舞了。

    特洛伊见状,他也兴奋地拉着我一同去篝火那边跳舞。他突如其来的邀请还真是让我措手不及。

    我紧紧地拉着他的胳膊,面目担忧地看着他:“我不会跳舞。”

    特洛伊倒是露出了一副不一般的温柔,他忽然将额头紧贴着我的额头,嘴角扬起了好看的弧度。

    “跟我来,我会教你。”

    那位老者一边忘我地舞动,一边偷偷地观察着我们的状况。

    看到少女跌跌撞撞的样子,让他想起了十六年前的某一天……

    那是阳光灿烂的一天,阳光宛如暖手宝一样温暖着冰冷已久的茫岛。

    茫岛上的积雪被炙热的阳光照得化成了一团水,岛上被冰封的树木们也一一恢复了原来的形态。

    因为米迦尔院长的到来,他将所有冰封的事物都融化了。原本冷冰冰的一切恢复了以往的热闹。

    大家为了庆祝这纪念性的一天,他们便点燃篝火去庆祝。岛上有些人身子很虚弱,也有一些生病的。

    看到这种不好的状况,米迦尔就与他的妻子,伊莲一起帮助当地人们治疗身子,并且教会了他们如何去使用灵力。

    那些病怏怏的人们很快就恢复了精神,当时老者就跪下来感谢米迦尔的慷慨相助。

    “米迦尔院长!实在是太感激您了!您的大恩大德,我们一辈子难以相报!”

    米迦尔则是温柔地摆摆手,他连忙扶起老者,告诉他:“这是应该的!不必客气!”

    一旁的伊莲也跟着米迦尔附和:“对啊对啊,这是米迦必须做的事情,不必感谢他。”

    “伊莲,身为我的妻子,不应该是站在我这边的吗?”

    “那又怎么样?谁让你总是喜欢对我唠叨!”

    伊莲调皮地对他做鬼脸,还顽皮地在他身边蹦来跳去。

    这温馨的一幕自然是被老者看在眼里,老者还以为伊莲是他妹妹呢,哪知道竟然是他妻子!

    所以老者当时露出了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他在原地思索了一会儿,才想到了一些问题。

    “我记得米迦尔院长的妻子是卡洛儿小姐吧?”

    话音刚落,伊莲马上停止了舞蹈的动作,她像是吃了苦药一般,绷着一张脸。听到卡洛儿这名字,她显然是非常不悦。

    米迦尔倒是习以为常地拍了拍她的脑袋,安慰她:“你有什么好吃醋的?我不是在你身边吗?”

    若不是米迦尔及时救场,估计接下来将发生一场口水战。

    不过老者自然是纳闷了,为什么伊莲会成为米迦尔大人的妻子呢?他的未婚妻不是卡洛儿吗?难道他们是有什么隐情吗?

    米迦尔好像是有读心术一般,随后米迦尔就大方地告诉老者:“我与卡洛儿小姐不过是奉旨成婚罢了。我对待她如同妹妹那样子而已,没有把她当成恋人。”

    老者反而是吓了一大跳,心想着米迦尔大人难道有读心术不成?

    在场的其他人为了感谢米迦尔的救命之恩,就为他举行了一场盛大的篝火晚会。

    然而他们却面临着一个严重的问题,因为海水的污染比较严重,基本上是没有什么食物可吃,甚至海水都不可饮用。

    老者扑通一声就跪在米迦尔的面前,自责地跪在地上大哭了起来。

    “真的非常感谢您的帮助!可我们却帮不上忙!就连最基本的食物都没有!”

    米迦尔连忙将他拉起,安慰他:“请不要这样,我已经感受到了你们的心意。”

    老者依旧是过意不去,于是乎,米迦尔就用法术,将岛上的毒气散去了,也让大海恢复了以往的蔚蓝。

    岛上的人只是觉得这些事情很不可思议,他们不知道这是米迦尔做的,而且米迦尔本人也没有说。

    那一晚,篝火晚会就开始了。

    岛上的男女都高兴地围着篝火跳舞,而伊莲则是呆呆地坐在一旁,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

    另外一边的米迦尔则是被岛上的美女们包围了,他只好强颜欢笑地开溜了,二话不说就溜到了伊莲的身边。

    他不由分说就拉起了伊莲的小手,笑道:“走,我们一起去跳舞。”

    伊莲原先是很困惑的,但她不好意思地傻笑着:“可我不会跳舞。”

    米迦尔则是表现出了绅士的风度,他温柔地揽住她纤细的腰,对她小声地耳语:“没关系,我来教你。”

    他是多么的温柔,伊莲很享受这一刻,如果以后能跟他在一起就好了。

    跳舞不到几分钟,伊莲顿时出现了不适,她下意识地捂着肚子,露出了痛苦的模样。

    米迦尔一下子就慌了,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一刻来了,来得也太快了吧!都还没做好当爸爸的准备!

    那过程是相当的痛苦,米迦尔眼睁睁地看着伊莲在惨叫,而自己只能在一边安抚她的情绪。

    “快了!快了!头出来了!再坚持住!伊莲!”

    “啊啊啊——”

    随着伊莲的几声惨叫声,她终于是露出了如释负重的表情,脑袋软绵绵地靠在了米迦尔的肩上。

    “你很棒,伊莲。”米迦尔轻轻地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随后传来了女婴的哭声,此刻的伊莲已经是身心憔悴,她没有力气起来去看自己的女儿了。

    米迦尔便把女儿抱了过来,靠在伊莲的旁边,欣慰地跟她说:“你瞧这孩子多像你。”

    只见这女婴胖嘟嘟的,而且细皮嫩肉的,好像一个肉球。被抱在米迦尔的怀里后,女婴就停止了哭泣,反而是在嘻嘻哈哈了。

    仔细一看,这孩子不仅有一点稀疏的黑色毛发,而且右手的手背上有一对黑色羽翼的胎记。也难怪米迦尔说像妈妈了。

    “你打算给她取什么名字,米迦?”伊莲好奇地盯着他看。

    “这个嘛……”米迦尔先是盯着伊莲好一会儿,又看了看怀中的女儿,缓缓地说:“那……她叫伊法莲好了。它的含义是繁荣强大。”

    然而幸福总是短暂的,一周以后,他们就遭遇了不幸。

    由于米迦尔跟罗伊斯对战的过程中,不小心遭到了他的暗算,而不幸地被他大卸八块。

    伊莲跟伊法莲则是下落不明,但有人说母女随着米迦尔去了,也有人说,变成了路西法的奴隶。

    时间再一次回到了现在。

    老者讲完了故事以后,还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盯着我看,“你这反应很迟钝啊……孩子。”

    “什么?”我不明所以地望着老者,结果被特洛伊反手打了个脑袋。

    “笨蛋!你还不知道吗?”

    “我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打我……”

    啪——我脑袋又多了一个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