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使用访问本站。阿诺忧伤地对大家说:“可以跟她告别了.”她看着大家:“在日出之前.还有时间.大家可以分别进去.”
姥爷扶着姥姥先进去.黎明安详地躺在那里.姥姥青筋突出的手拉着黎明苍白透明的玉葱.老泪纵横.“孩子.你受苦了.”
黎明艰难得睁开眼.开启干裂地嘴唇:“姥爷……姥姥.别为我难过.能够成为薛家人.我很高兴.只可惜.我们就要分别了.”
姥爷眼角也湿润了:“孩子.你才21岁啊.让我们这些老人怎么能够不难过呢.”
黎明轻轻地闭了一下眼.“姥爷姥姥.你们要好好地啊.”
姥姥亲了亲黎明的额头.流着泪走出黎明的房间.
薛子琪看到俩老出來.颤抖着手.拉起钟睿敏.步入黎明的房间.
薛子琪看到那张虚弱苍白的脸庞已经闭着眼睛.蝴蝶般的睫毛挂着滴滴泪珠.心如刀绞.
她轻轻的呼唤:“黎明.”
黎明尽力睁开眼.看清楚來人.她喊道:“妈妈.爸爸.”
黎明看着他们.“感谢你们一直把我当亲生女儿对待……薛家给我开启了一扇……看向世界的大门.我很感激.”
薛子琪强忍悲痛:“黎明.这个时候了还见外.认识你是我们的缘分啊.自从见你第一面.我就真心地喜欢你.可惜时间这么短.”她泪水掉落下來:“孩子.还有什么事情要交代给我的.”
黎明看着婆婆:“妈.两个孩子有你们四老照顾.我很放心.我不放心的是微微.等我走后.如果他想不开.就骗他说我也许还会回來.”
薛子琪点点头.“我知道了.别记挂他们了.”
薛子琪掩上门.看向绾绾.“她让你进去.”
绾绾推开那扇虚掩的门.她轻轻地向床上的人儿走去.似乎怕惊醒她.那张绝美的脸透着一股即将羽化的气息.她静静地看了一会儿.实在不忍心叫醒她:“黎明……”
黎明睁开美丽的眼睛.看向这个自己的好姐妹:“绾绾.我想问你个问題……你还喜欢微微吗.”
绾绾悴不及防.“黎明.别想太多了.”
黎明很坚持:“我知道……你一直沒有找.是因为微微伤你太深.……如果……不是因为我的出现.微微可能……会……”她的声音越來越虚弱:“和你在一起……绾绾.我要……走了.但是我放不下……微微.你答应我……一件事好吗.”
绾绾拼命点头:“你说.你说.”
黎明挣扎地伸出手去.绾绾一下拉住.黎明看着她:“帮我照顾微微和两个孩子.”
绾绾泪如雨下.“我答应你.我答应你.”
黎明费劲所有的力气.垂下手:“再见.我的姐姐.”
绾绾哭红着眼睛.从房间里出來.她对微微点点头.神色黯然的微微在门外强装坚强.堆上笑容推开房间的门.泪流满面的绾绾强忍着.跑下楼.跑到花园里慢慢得蹲下來放声大哭起來.
房间静悄悄地.屋外白雪皑皑.世界如此清澈和晶莹.而他的爱人却如洁白的天使一样将要回归天堂.离开如此美丽的世界.你舍得吗.
黎明的脸苍白得近乎透明.两扇蝴蝶般的睫毛忽闪了一下.她还不能睡.还要跟微微告别.
微微嘴角抽搐.故作坚强.他硬挤出一个笑容.“黎明.我是微微.”
黎明猛地睁开眼.弥留之际的人.却清醒异常.
她虚弱地说道:“微微.你笑起來……真好看.”她继续说道:“外面好亮.是日出吗.”
微微坐下抱着她.一起看向窗外.清晨的鱼肚白渐渐增添了七彩的靓丽朝霞.
看着天边丰富的色彩.是拿任何画笔也画不出的绚丽多彩.
黎明垂着头在他的胸前.“好美啊……”她虚弱地继续说道:“微微.认识你.是我三世修來的福气.你答应我一件事.我才能安心上路.”
微微万箭穿心.哽咽道:“你说.我一定答应你.”
黎明:“你要好好地活下去……对绾绾好点.”
微微点点头:“我答应你.”
阿诺最后一个进去.她走进那个美丽的精灵女子.为人类奉献了自己的一切.最后却要烟消云散.
阿诺看着她:“如果不动用潜能力.你可以以人身修成正果.进入天堂.但是你用了真水和潜藏的翼翅.你的人身即将烟消云散.只是伊甸园里的一丝灵魂.你将永远在伊甸园里.你可愿意.”
黎明闭上眼睛:“來自何处.归于何处吧.”
阿诺用手敷在她的额头上.念动咒语.“孩子.我们伊甸园再见.”
火红地太阳跳了出來.美丽地朝霞光芒四射.人们纷纷走进房间.霞光照进房间.床上的黎明轻盈地被托起在五彩霞光里.转了三圈.身体慢慢虚化.变成光彩夺目的水珠.一颗颗晶莹地水珠变得变得耀眼夺目.然后从窗外飞去.逐渐消失在五彩缤纷的天空里……
……
绾绾看着绛紫色的天空.橙色的夕阳渐渐隐在了灰色的云彩里.鸦雀归家吵闹非凡.她想起了那个精灵般的女子.你还好吗?
身后有一高一低两个男孩.在喊:“妈妈.我们饿了.”
绾绾收回了思绪.“好.我给你们做饭.”
……
伊甸园里.四季如春.阳光明媚.蓝天白云.芳草萋萋.流水淙淙.
一间放草房炊烟渺渺.黍珍和格鲁宾在厨房里忙着.
那棵生命树下面.一棵茂盛的含羞草舒展着枝叶.生机勃勃.
一个美丽地女声唱道:
“……如果我沒有说再见就离开.
请你不要哭泣.
因为我一直在你身边……”
在伊甸园里.歌声忧伤而宁静.一群鸟雀从蓝天上飞过.
循着歌声看去.生命树高大蓊郁.黑褐色的粗壮树干蒼虬.树后面.青翠欲滴地树叶和藤蔓之中.长发及腰、美丽绝伦地精灵女子席地而坐.手里拿着根狗尾巴草.潇洒地依靠在古老的树下哼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