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章是和谐号,只有订阅比例足够的小天使能看~80%,48h
“好了许多,就是有些饿。”
赵玉卿揉了揉肚子,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
清河立即叫人将饭菜呈上来。因着才病过,不能吃油腻的,菜色十分清淡,一小碗八宝粥,一碟酱牛肉,一碟黄瓜丝。
赵玉卿只吃了八分饱,便放下了筷子。
“娘,我吃好了。”
清河替她擦了擦嘴,半是训诫半是心疼,“等过了年,你就十三岁了,是个大姑娘了,可不能再这样贪玩胡闹了。这次把娘和你爹快吓死了,就连你舅舅也差点出宫来探望你。”
赵玉卿看着她,四十多岁的妇人,虽然保养得不错,但也阻止不了岁月的无情。她鬓间已经有了银色,眼窝凹陷,眼皮下更是一片青灰。可怜天下一片父母心。
赵玉卿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亲,也不知是否还健在。
泪水从眼眶中滑下,她哽着声答道:“是,女儿知错了。女儿以后会懂事的,不会再让爹娘担忧。”
清河没想到一向骄纵的女儿竟转了性子,她不知内里因果,只以为女儿这次吃了大亏遭了难才改了性子,更是心疼不已,遂抱着女儿哭了一阵。
过了一阵,母女俩才分开,赵玉卿望向清河身后的那个女子,记忆繁多且杂乱,她一时间还不能认出眼前这少女的身份。
那少女见她目露迷茫,冲她眨了眨眼,“郡主不记得我了吗?”
赵玉卿摇了摇头,“抱歉,我脑子昏沉沉的,只觉得你有些面熟,但叫不上你的名字。”
对面那少女因着她的话,露出惊愕之色。这赵玉卿生了一场病,跟换了个人似的,从前飞扬跋扈的长乐郡主何时变得这般客气?更别说道歉了。
清河公主拉着那女子坐下,同赵玉卿解释道:“这是长平侯家的千金,李静,你们俩可是好姐妹呢,自然面熟了。”
“原来是静儿啊。”
赵玉卿恍然大悟一般,点了点头。
这李静应当只是普通的侯府千金,不像她有封号,难怪李静看向她时眼中带着几分敬畏和恐惧。
李静命人呈上一个木盒,柔声说道:“听闻郡主病了,我就想来府上探望,又担心给贵府添乱所以忍耐了两日。今日得知郡主病情有所缓和,就过来了。”
她将木盒打开,里面装着一个粗壮的人参。“这山参是我叔父在关外所得,据说有三百多年了,希望郡主服下以后能早日康复。”
这太珍贵了不能…赵玉卿刚想拒绝,就看见清河公主已经接过了盒子,淡淡的道了一声谢。
她才反应过来,她是圣宠隆盛的郡主,母亲是公主父亲是侯爷,不过一支山参而已,自然受得,何须激动。
李静又陪着赵玉卿聊了一会天,无非是说这京中最近流行的衣服款式,最好用的香膏脂粉,还有哪家又办了宴会哪位小姐出彩了。
赵玉卿听了一会儿,兴致缺缺,面上不由得带了点不耐烦之色。李静似有察觉,但仍装作不知,勉力支撑着。
她有事相求?
以往有人对佟清华有所求,便是这幅神情。
赵玉卿索性挑明,“静儿今日来,除了探望我,可还有其他事?”
李静咬了咬唇,说明了自己的来意,“郡主,下月可有时间?我有个姐姐,下月及笄,不知能否请郡主担任赞者?”
及笄礼上的赞者?闺阁家的千金,及笄礼上喜欢请一些身份贵重且亲近的人担任正宾和赞者,彰显女子身份贵重,找门好亲事。她是皇帝最宠爱的郡主,身份自然贵重。
不过,这样的事情要由李静转述,只怕那将要及笄之人同她的关系并不亲近吧。
“你哪个姐姐啊?”
“嫣然姐姐,佟尚书家中的女儿。”
咚…
听见“佟”字,赵玉卿心头一沉,摇了摇头。不会那么巧的,这世上姓佟的人那么多,不会是他的。
李静见她摇头,以为要她拒绝,急道:“郡主,你就答应吧,我来之前可是跟哥哥拍了胸脯的,说你一定会答应的。”
赵玉卿越发疑惑,“这跟你哥哥有何干系?”
“嫣然姐姐和我哥青梅竹马,早已有了婚约。哥哥也是希望郡主能当嫣然姐姐的使者,好让她更有脸面。”
原是未来的姑嫂啊,难怪这般求情。不过那佟家可是她想的那家?
“佟尚书是哪位,可是佟清华?”
李静知晓赵玉卿一向目中无人,但没想到朝中的二品大员她也这般直呼其名。
“嗯。”
果真是他!
他杀了她和她的孩子,却没有丝毫愧疚,官运通达,竟升到了尚书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