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慕打开出口,小心地出了秘道,慢慢地靠近西厢房,觉得距离可以了,静心屏气,将神识凝成一束,先攻击那个身上带有特殊能量的倭国男子。

    倭国军官正认真地听着汇报,忽然眼前的人倒在地上,他敏锐地感到不好,可原慕的攻击无声无息的到了,他感觉到脑子里面一阵巨痛,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原慕攻击完以后,快步走进房间,将三人收到空间,顺着原路返回,将傻少爷放到一个无人的包间,若无其事地回到了包间。

    这时,倭国人以为一切已经安排好,高岛屋的老板川田,便从里面走出来,他身材圆滚滚,身上的肉一步一颤,脸上笑的跟弥勒佛似的,道:“众位息怒,都是小店招呼不周,藤野君给我一个面子先把枪收了。”

    倭国人里面一个特别矮,大约四十多岁的男子板着脸道:“川田君,就给你一个面子。”话音一落倭国这一面的人都把武器收了起来。

    发现大少爷不见了,追着这些倭国人而来的李副官心中十分焦急,但也不能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在倭国人的地方使用武力,只能忍着火气道:“川田,我们府上的大少爷不见了,从早上失踪到现在,只有一波可疑的人在大帅府附近出现,就是这些人,你们将大少爷安然无恙地交出来便什么事也没有,要是不交出来,我李福就平了你这个狗屁屋。”

    川田嘴角动了动,忍下破口大骂的冲动,心想,让你再猖狂几天,等到计划成功,有你们这些支那人受的,他露出一个轻蔑地笑道:“李副官,你的人看到谁抓大少爷,请指出来?”

    李副官被这话一噎没了词,确实没人见到是谁带走了大少爷,李副官只能道:“确实没人看到是谁绑架了大少爷,不过这些人也确实在大少爷失踪这段时间在大帅府附近出现过,我现在要搜查高岛屋。”

    藤野大声地道:“凭什么搜查这里,不能因为你们一个小小的怀疑,就污蔑我们,如果你们找不到怎么办?”自从倭国人占领了三省,就越来越猖狂,故此,即使对方是军队,倭国人也底气十足。

    李副官咬了咬牙道:“如果找不到,我任凭你们处置!”

    跟来的士兵都是李副官的铁杆,闻言大声嚷嚷不行,李副官喊了一声,别吵!众人才不情愿地闭了嘴。

    藤野小眼睛冒着精光,心想,弄到大少爷,再搭一个副官也不错,便递给川田一个眼神。

    川田会意,笑着道:“请各位自便。”

    李副官将人安排两人一组,四处找人,藤野和川田相视而笑,心想,早就将人安排出去了,这会毛也不会找到一根。

    突然一阵惊喜的大叫传过来:“李副官,大少爷在这里!”

    李副官一听,寻着声音跑了过去,只见大少爷双目紧闭,昏迷在地上,他上前将人抱起来,走出包间,对跟过来的藤野和川田道:“哼,现在有什么话说!”

    转头对自己带来的士兵道:“把这些人都带上!”

    士兵们一听,立即将枪上了膛,瞄准这些倭国人,倭国人措手不及。

    川田急得满头是汗,道:“误会,这是误会,我们如果早知道大少爷在这里,怎么会拦着你们呢,不对,如果我知道大少爷在这里,一定会好好服侍大少爷回去的!”

    顾鑫吃了八分饱以后,自己倒了一杯清酒喝下去,道:“外面怎么那么吵,现在倭国人那么猖狂,谁在倭人地盘上闹事,我们出去看看,如果是自己人还能帮点忙。”

    原慕点了点头,心想如果保护大少爷的人不行,自己是要帮助大少爷回去的。

    川田眼见包房里的人陆陆续续都出来了,这件事肯定是捂不住了,心里又是生气又是懊恼,早知道就不同意藤野用这里安置人质了,要知道自己这里是重要的据点,光逃跑的秘道就有三条,如果这里暴露了,无疑损失是巨大的,当务之急是要稳住事态。

    川田好话不要钱地往向掏,再次僵持起来的两伙人根本不搭理他。

    李副官找到大少爷,且大少爷看起来也没受什么伤,心放下一半,而且现在证据确凿,刚刚窝在心头的火气就发了出来:“不用费话,所有相关人等,通通给我押到军部,凡是反抗的,按照奸细处置。”

    川田脸上的汗流的更快了,心想,这下可坏了。

    藤野心中也惊疑不定,他看向刚刚回报说事情办妥的忍者。

    忍者疑惑地摇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藤野现在没有办法,只好强词夺理:“八嘎,这个少爷,我们根本不认识,怎么会绑架他。”

    川田拿出一条手帕边擦汗,边附和道:“就是,藤野君才来琴岛不久,根本不认识韩大少爷。”

    藤野眼珠子乱转,思考能不能想办法将在场的所有人都封口,再把大帅府的人都弄死,想到这他对身边两个高手使了一个眼色。

    众人只见两道黑影一闪,就将大少爷强到手里,李副官不敢开枪怕误伤大少爷,只好拿着枪瞄准藤野道:“放开大少爷,要不然,老子一枪崩了你。”

    吃饭的宾客中有胆子小的,吓的面无人色,有几个女子吓得哭了起来,更有身体弱的吓得晕了过去。

    原慕混在从群中,平心静气,将神识凝成一束,迅速攻击绑架大少爷的两个人,两个瞬间萎靡了下去,大少爷昏迷当中失了支撑,也摔到地上。

    李副官身手敏捷地将大少爷扶了起来,指挥两个士兵将两个忍者绑了起来。

    藤野一看又失败了,脸色白一阵,青一阵。

    李副官再次抢到大少爷,心想不能再僵持下去了,还是先把少爷带回去再说,至于这些人呆会再来收拾他们,这么一想给自己带来的人使了一个眼色,他带来的士兵围成一圈保护着大少爷,快速地退了出去。

    藤野和川田见他们退走了,气得面色铁青,但也没有办法。

    藤野想着任务失败了,又损失了两个最厉害的高手,他将面临严厉的惩罚。

    川田道:“藤野君,你刚刚为什么要动手,只要死不承认,他们拿我们也没办法,现在怎么办,我在这里经营了七八年,如今这里不能用了,这样巨大的损失,你要承担主要责任,我会向上面汇报的。”说完,他气哼哼地走了。

    藤野听了川田的话,心中憋闷不已,快速地出了门,准备去找隔壁的接头人问问是怎么回事。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