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安这一世的父母,菲尔德先生和菲尔德夫人很快就办好了离婚手续。
那位美丽而优雅的夫人戴着墨镜,臂弯上挎着一个精致的手提包,她站在一辆崭新的雪佛兰前,轻轻拂了下自己柔软的长发。
她回望了一下这座自己住了二十年的房子,视线在乔安身上停留了一会儿。或许是她心目中那根名为母性的心弦终于在这临别时分微微触动,她摘下了自己的墨镜,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如此认真地看向自己的大女儿。
乔安穿着一件女士衬衫外加一条简简单单的浅蓝色牛仔裤,她安安静静地回视着菲尔德夫人,眼里没有丝毫因为这些年来被忽略无视而产生的阴霾,反而透着一股与年龄不同的稳重。
菲尔德夫人承认,她比自己年轻的时候看起来要出色多了。她说:“我要走了。”
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乔安无比赞同她离开的决定,她回了一句:“今天天气不错,一路平安。”
菲尔德夫人听到她的祝福,心里居然有点开心。
人总是这样,在拥有时什么都不在乎,当她们在同一栋房子里朝夕相处的时候,她从没有正眼看过自己的两个女儿,然而当她决定离开这个家时,这位雍容烂漫的夫人又开始念念不舍。
这位拥有一颗多愁善感的心的夫人,或许是再次陷入了一场自我陶醉中,又或许她是真的在为两人的分别而感伤,乔安是真的分不清,也无所谓了。
这位曾经的菲尔德夫人从车内拿出一个便笺,她在纸上飞速地写下了什么,把它撕下来。她一边把它交给乔安,一边说:“这是我的新联系方式。”
乔安接过便签纸,纯属礼貌性地说道:“我会和您联系的。”
菲尔德夫人挥了挥手坐到车内,直到她关上车门时,她的视线在乔安身上多停留了片刻,这才发动了车子,这辆雪佛兰没一会儿就驶出了乔安的视野。
至于菲尔德先生,自他和菲尔德夫人离婚后,他就又为他的事业而奔波忙碌了,这个时候的他大概正在哪架飞机上吧。
在菲尔德夫人离开这个家后,乔安也火速地找到了自己的新住处。
她没有在城市里租个公寓,而是直接买下了位于郊区的一整个农场。没错,她是直接买下了一整个农场。不要问之前一直都在扮演三好学生的她哪来的这么多钱,她已经自暴自弃的把这辈子一开始做的职业规划扔到垃圾桶里了。
接下来她开始在这个农场上大兴土木。当然,关于各方面的许可证明,上个世界刚和美国政府打了一辈子交道的乔安,早就把它们握到了手里。
在这个存在着吸血鬼的高危险系数的世界里,不论她接下来准备做什么,她都要先保证好自己的安全问题,才有资格思考接下来的一切。
被她高薪聘请来的改建团队正在农场上忙碌着,时不时有几辆运输着各种建材的大型车辆在这里卸下货物。地下室被疯狂扩建,成吨的泥土被挖掘上来又被运往他处。这个如今从外貌上已经完全看不出原本样貌的农场上,建筑工人和万博体育官方网址师来往穿梭,到处都是一片忙碌。
一个年轻人手中正在翻看着他的雇主交给他的万博体育官方网址图纸,有些奇怪地说:“这是在建造科幻小说中的基地堡垒吗?”
带他出来长见识的年长者拍了他的肩说:“有钱人的怪癖。你以后接到的稀奇古怪的单子只会更多而不会更少,我们要做的就是完美的完成雇主的心愿,然后根据签订的保密协议老老实实的闭嘴,至于那些奇奇怪怪的要求,又或者是其他的什么……花钱的人都不在意,我们这些拿钱的又何必多介意呢?”
年轻人摊了摊手:“好吧,我承认这话说得对,美元万岁。”
只要你能让他拿到足够的美元,就算让他修建个天堂他也能保证完成任务。
对此,乔安表示,每提前一天完成收工,她加付百分之五美元的酬金。
……
明尼苏达州某个偏僻的小镇上,深夜,街道上安静无比,偶尔有车辆呼啸而过,紧接着又恢复成一片死寂。片片雪花随风从天而降,然而还没等它们落到地面上积少成多变成雪毯,它们就已经化成了一滩雪水,显得道路上泥泞无比。
寂静的道路上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个男子顶着风雪在黑夜中快步行走着。他穿得有些少,冷风一吹,他忍不住紧了紧自己的外套。
史密斯是个土生土长美国人,目前正处于休假期间。大都市中繁忙的快节奏生活让他有些适应不良,他可不愿意让自己来之不易的假期浪费在这种高压状态中,所以他决定回到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小镇上,在这个安宁祥和的地方度过自己的假期。
不过他觉得自己今天晚上有些倒霉,再过十几分钟就能到家了,结果他的车子就在这个时候出了问题!他本想打个电话让其他人过来接自己,悲剧的是他发现自己的手机居然没电了。好吧好吧,反正只有十几分钟的路程了,他还是徒步走回家吧。
身为一个小镇的原住民,总会知道一些外地人不清楚的小道。
史密斯也没有例外,他自然而然的选择了一条最近的道路回家。他转过一个街角,走进一条有些偏僻街巷里。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脚步顿了一下。
只因为街巷的前方,一个人影沉默地站在阴影中,他整个人几乎与黑暗融于一体。
直觉告诉史密斯,那人正在死死地看着自己。他有些紧张,下意识地想起新闻上时常报道吸/毒人员深夜抢劫路人的案件。
f/uck!他今天晚上已经够倒霉了!上帝保佑他今晚不要再遇到什么意外!
他咽了口唾沫,然后蓦地瞪大了双眼,街道尽头的那道黑色身影毫无预兆的从他的视线中消失了。
史密斯不寒而栗,他猛地转过身向着来时的路跑去。
然而他刚转过身,就再次看到了那个陌生而高大的身影。
史密斯脸上挤出一个有些僵硬的笑容,还没等他向对方打个招呼,一股大力把他击倒在地。
一只如死尸般冰凉的手按住了他的嘴,逼回了史密斯即将发出的尖叫。
“你……放唔……”
史密斯浑身颤抖着,一阵突如其来的疼痛从他的脖颈处传来,他无助地挣扎着了几下,动作幅度渐渐减小……
落雪不知不觉中停歇。
此时此刻,在那遥远的高空之上,任何生物都目不可及之处,一颗侦查卫星的镜头正遥遥对准了此处,沉默又冰冷地俯视着地面上的一切。
……
美国人奉行个人英雄主义,按照好莱坞大片中的设定惯例,这个时候发现了吸血鬼存在的乔安,应该从此走上血与斗争并存的人生道路,成为一个孤军奋战,独自对抗吸血鬼的孤胆英雄。然而这种舍己为人、无私奉献到一定地步的伟大节操,她自认自己还不曾具有。
同时,她也不认为自己有必要为吸血鬼的存在保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人类其实是一种非常排外的种族。同为人类,都要因为肤色、民族、国家、贫富贵贱等等因素划分出不同的圈子,排斥着所谓的圈子外的人。更何况是与人类完全是两种不同的存在的吸血鬼呢?
最重要的是,她一向很喜欢“让敌人陷入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中”这种概念。
她准备做的事情其实只有一个——把吸血鬼的存在公之于众。
这项看似最简单又没有危险的任务,实则远没有它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如何让人们相信这种以往只存在幻想中的生物真实存在呢?
证据!必须要有让人无可辩驳的证据!仅靠那些以往死于吸血鬼之手的被害者的尸体是远远不够的。
为此,乔安不得不向各个国家“借用”了数颗军事卫星,在世界各地广泛撒网,由人工智能进行实时监控。
这种大海捞鱼式的方法收效缓慢,一开始时,她迟迟没能发现她想要观察的对象,违法犯罪活动倒是发现了好几例。于是乔安顺手做了一个好人,把记录下来的犯罪证据做了一下伪装,就给事发地点的警局送了过去。
你瞧,她依法纳税,积极打击各种违法犯罪活动,为世界和平、社会安定添砖加瓦,左看右看她都是一个堪称模板的三好公民。
只不过,乔安出于一种搞怪心理,她在把这些证据呈送出去的时候,随手添加了一个红白相间的阳伞俯视图作为标志,署名u。
——保/护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