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将军看到萧林往他这边跑来,让他离开这里,却没想到他一人一剑砍杀了大量的怪物,速度完全不慢于他。

    不知道他是哪个世家哪个门派的,也没见到他使用内力,用剑也是乱砍一通,对了,他手里的那是什么剑,看起来像是一截白骨,偏偏又是那么的锋利,想问他那是哪位工匠锻造的神兵利器,但显然现在不是什么好时机。

    陈将军喘了一口气说到:“你不应该来这里,你应该去保护你妹妹还有其他人离开。”

    我也想啊,但那些怪物是冲着自己来的,就算我逃走他们也会追来,到时候更麻烦,萧林心里想到,但他嘴里却只能说道:“将军,我觉得自己还是来帮忙比较好,再说我也很厉害。”

    这时萧林看到一部分怪物不知为何绕过他们向着另一个方向跑去,他有些疑惑,这些怪物的目标不是他吗,这是要跑到哪里去?

    过了一会儿,那些怪物都停下了动作向后撤去,萧林和陈将军等一些幸存的人有些不明情况,但有机会喘息一下还是好的。

    萧林看到刚才那些离开的怪物回来了,现在终于知道他们干什么去了,因为他看到其中一个怪物夹着玲玲出现在他的面前,该死,这些怪物还会挟持人质吗?

    陈将军看到这心里一阵慌乱,八皇子现在是不是也危险了?或者已经死了。

    “杰林王子殿下,不要冲动,否则这个地球生物可就没命了,我知道这对你的宿主很重要,只要你乖乖的跟我们走,我们就放了她。”

    一个声音直接在萧林的脑海里响起,这是在跟他说话?他可不是什么杰林王子殿下,萧林有些不明情况。

    “将军,这些妖怪想干什么?抓了一个小女孩,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一位满身鲜血的部下跑到陈将军的身边。

    “先别动,看看再说。”陈将军知道大家有些累了,现在还是先休息一下,看看这些怪物想干什么。

    忽然,萧林胸口一痛,他看到自己的胸口鼓起一个大包,好像有什么东西从自己身体里钻了出来。

    嘶啦!萧林的衣服被撕破,他看到那天晚上钻进他身体里的那个怪物又从他的胸口爬了出来,爬上了他的肩膀。

    边上的人也都瞧见了,纷纷远离萧林,有些慌张的说到:“将军,他也是个妖怪!”

    陈将军没有说什么,只是在思考着什么。

    萧林急忙用手去抓那个八爪怪,想把他从身上扯下来,却没想到拉扯的时候,自己肩膀一阵疼痛,他还以为那个怪物离开了他的身体,萧林心里一阵纠结。

    “我已经和这个地球生物融合了,如果分开,不仅他会死,我也会死。”

    一个声音突兀的从身边响起,萧林觉得是肩膀上那个怪物在说话,不对,那应该是一种心灵感应交流。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我们不会让你死,这次必须带你离开。”

    这是什么情况?萧林觉得自己好像被迫陷入了一场纷争之中。

    “你是什么东西?”萧林对着肩膀上的章鱼怪问到。

    “这个待会儿再说,现在先把眼前的麻烦解决了,放心,他们没想到我们吞食了一个强大的生命体又进化了,他们不会是你对手的。”说完他一溜烟又窜回了他的身体里,萧林在身上摸了摸,没有一点伤痕,“现在快点战斗着装吧。”

    现场的气氛有些诡异,终于有一个将士忍受不了这种气氛,他没想到一起待了这么多天的少年也是一个妖怪,他拿着武器向着前面那群怪物冲去。

    陈将军都没来得及阻止,其他人不知道发生什么,也跟了上去。

    萧林害怕玲玲受到伤害,也不管那么多了,唤出身体里的盔甲覆盖全身,盔甲上冒出大量的骨刺向着那些怪物射去。

    “哎呀!”射出去的骨刺全部没入了那些怪物的体内,被他夹着的玲玲惊叫一声,从他怀里掉了下来。

    萧林冲过去抓住了她,那身形快的带起了一窜残影,来不及细看,随手一剑挥向冲来的怪物,他看到手中的剑顺利的切入了怪物的身体,进化后的身体果然不一样,强大太多了。

    萧林一个人就消灭了大部分的怪物,但本就没几个幸存的将士现在就只剩下陈将军还活着,其他人全都凄惨的死去。

    那些怪物也看出了情况不对,目标的实力超出了他们的预估。

    “杰林王子殿下,这次我们算错了你们的实力,但下次还会有人再来的,希望你能够再一次抵挡住。”那个声音又出现在了萧林的脑海里。

    撤退!怪物首领发出一声不明意义地嘶吼,那些怪物眨眼间消失的一干二净。

    此时这里就只剩下萧林,玲玲还有陈将军三人,陈将军也只是坐在地上喘着气,今天的打击对他有些大,想必离开这里的八皇子也已经死了吧。

    萧林也解除了身上的盔甲,看着满地的尸体,还有那有些颓废的陈将军,他也有些歉意,是自己间接害死了这么多人。

    虽然是第二次见到这血腥的一幕,但萧林还是忍受不了,闻着那股气味勉强没有吐出来,玲玲也把头埋入他的怀里不去看。

    “陈将军,抱歉,这些怪物是因我而来。”萧林走了过去,有些歉意的说到,他并不想隐瞒什么,想必陈将军略一思考也能想到。

    陈将军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对萧林感到害怕而躲避。

    休息了一会儿,陈将军站起来从营地里拿出一把锄子,用内力灌注,飞快的挖着大坑,这些毕竟都是他的将士,陈将军不忍心他们爆尸荒野。

    尸体有些多,看陈将军一个人挖着也累,萧林也从营地里拿起一把锄子帮忙挖坑,但没有内力的他挖起来效率明显没有陈将军快。

    就这样过了半天,也只掩埋了部分尸体,到了夜晚的时候,大家从营地里拿了些干粮吃着,就躺在帐篷里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