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气腾腾,整片白茫茫的雾气掩盖了前方的世界,模模糊糊得让人看不清,即使是易归燕手上的水晶透明火焰发出的光也被阻拦在外。

    距离奚落两人的神魂进入无相界已有半盏茶的时间,除了雾气越来越浓,洞窑中几乎没有变化。

    “你说奚落能赢吗?”白羽生忍不住问道。

    “大概没问题吧!”易归燕也不敢确定。

    两人说话之时,雾气越来越浓,先前只是看不见前方十丈,现在雾气逼进,一步步紧逼过来,便是连三丈之前也看不太清。

    “他们要出来了。”易归燕吹了一口气,轻轻起身,紧紧握住了手中的剑骨。

    “小心一点。”白羽生开启神魂之力,警惕地向前张望,但是前方依旧空无一物。他失望的暗叹一声,为防浪费,眨眼间又收回了神魂之力。

    以正常视界来看,雾气在水晶焰火的照耀下呈现出渗人的骨灰白,白得让人惊心,笼罩在奚落两人方圆十丈之地。

    白羽生眉头一皱,又看到雾气骤然收缩凝结,化成无数雾气小团,冥冥中虚空仿佛出现一股力量,把雾气小团揉捏成了无数粉末状的颗粒。

    倏尔一阵不知从何而来的风吹过,粉末颗粒交缠盘旋在一起,重新变成白淡的雾气,不过缩小到了奚落两人两寸前的地方。

    风甚至没能吹起易归燕的头发,但雾气却转动得飞快,最终一个漩涡凭空诞生。白茫茫的,转动中有鳞甲状的东西一闪而过。

    “那是什么东西?”白羽生一边对着青丘四月眼授机宜,一边对着易归燕说道。

    “收魂的牛头马面……”

    “牛头马面?!”白羽生提高了声音,“这玩意也有?”

    “嘘!小声点,他们在执行公务,不会多管闲事。但是最好还是不要惹怒了他们。”

    “当初……”白羽生压低了嗓音,“赵无极死怎么没有见到牛头马面?”

    “赵无极没入先天,先天的神魂可以出窍,要是没有牛头马面,魂魄到处乱走,九州就乱套了。”

    白羽生点点头,说话间那雾气翻卷扑腾,一片巴掌大小的鳞甲渐渐透出,这块鳞片一出来就像是吸收了所有人的视线,除它之外,其余的部件都变得模糊不清,潜藏在黑雾中难以辨认。

    鳞片缓缓吸入了黑色雾气,纹理渐露,随着时间的推移,鳞甲越来越厚重真实,纹理也变得越来越清晰。

    这纹理是密密麻麻的诡异黑线,交织穿插在一起,几乎挤满了鳞上的所有空间,仿佛是有生命一般在不断律动。

    眉头一皱,白羽生清晰的看见那一片鳞甲其实根本不是自然生成,而是像被工笔画勾勒而出一幅图画,因为形象太过逼真,第一眼竟能让人视为是真实事物。

    嗤嗤嗤嗤……雾气彻底消逝不见,鳞片像是吸饱了酒液一样骤然扩大,片片散开,转眼间分裂出数十枚甲片,一一拼接,随着一声悲悯的叹息,一只青色鬼爪探了出来。

    锦衣女人一直在原地保持不动,然而鬼爪探出的瞬间,她像逼急的兔子一样疯狂逃向身后,屈身一跳,瞬间消失在原地,简直快得不可思议。

    “嘿!输了还想逃?你们人族都是这样狡猾?!”

    奚落的声音带有一丝戏谑,它此时方才睁开眼睛,喘息一声,身形慢慢缩小,由原来的黄金战虎还原成了波斯猫。

    那顶帽子也突兀的出现在它头上,原来之前这苍翎帽其实是化作了它额上的一层皮毛。

    “她跑不了,已经被捉住了!”鬼爪探出之时,白羽生就开启了神魂之力。

    此时在他看来,一只黑色的爪子无视空气阻力,几乎是瞬移般出现在锦衣女人的身后,女人的身影多姿多彩,五颜六色,那只爪子却是黑到了骨子里。

    比之地下埋藏最深处的煤矿还要黑,根本就像是不该在世上出现的黑洞,吞噬一切,毁灭一切。

    锦衣女人的那一道身影,一眨眼就变得黯淡无光,硬生生被黑洞给拉扯进去,无声无息,湮灭得彻彻底底。

    白羽生转动重瞳,还想看清更多细节,突然眸子一痛,剧烈痛苦顺着神经灌入大脑,险些让他哀嚎出声。

    “公子,非礼勿视啊!牛头马面收的是魂,而魂魄……是赤条条的!”

    易归燕目视前方,神态郑重,然而口中却还不忘调侃一番白羽生。

    “哎呦!”白羽生到底还是没有忍住,深吸了一口凉气。

    他眼睛里相当于有钻头在钻,如果他精神紧绷倒是可以抗住,但是目前情势大优,赤子之心让他不自觉地放松了心情。

    他眨了一下眼:“谁知道这帮人是怎么回事!在无相界不收魂,等人跑了,再追到九州来收魂,还不准人看,要不要这么霸道啊!”

    “嘿嘿,人族的小子,你说霸道?要是这也算是霸道的话,天底下就没有不霸道这一说了。你到底还是年轻,没有见过世面,不知道真正的霸道是什么样!”

    奚落冷哼着说道,话语里有说不出的怨愤,但等到白羽生瞧了过来,却猫脸一皱,挥挥爪子道:“看什么看?朝前面看!”

    白羽生无奈的转向易归燕,与她对了一个眼色。只见易归燕的柳眉左右扭动,时而斜立,时而翘起,他看了一息,点点头表示自己已经靠意同文读出了她的话。

    两人的角度找得很好,是奚落视线的死角,所以白羽生才知道了奚落性格发生变化的原因。

    神魂出窍,与肉身隔离,无论胜败都会有后遗症!这后遗症便是暴露本心,会让人把最真实的性格展现出来。

    白羽生暗叹一声,把目光投向了青丘四月,只见少女还在懵懵然的玩水,手脚并用,玩得很开心。

    “好像从今天开始,四月娘就很安静,性子也与昨天大不相同,我感觉像是……像是她的心理年龄变得更小了“白羽生暗暗思忖,“这应该是……易归燕砍的那道剑后遗症吧!”

    他摇摇头,又将目光投向前方。

    在神魂眼中的世界,黑洞吞噬了那道七彩的身影。然而在正常视界里,锦衣华裙的女人整个身体通亮发光,化为无数光点向着四面八方飞去,纷纷扬扬像是无数萤火虫起舞。

    易归燕伸手轻触一粒光点,微光涂亮指尖,她凝思一瞬,轻轻开口说道:

    “要起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