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秋儿在哪里?”说着,凤天的指尖一紧,剑秋向乎能听到自己骨头错位的声音。

    “凤公子,你干什么,难道这只钗子不是你幻出来的吗?”君华不解的看着凤天。

    “这支钗子,是芳华送她的!”凤天的声音冷凝如霜:“你到底是谁?”

    “什么?”君华惊叫出声:“快说,我小妹在哪里?”

    “你们干什么,都疯了吗?我就是剑秋,我就是你小妹啊!”剑秋觉得自己都快要窒息了,脸色通红。

    “我的耐心有限,你到底说不说?”凤天的右手更加用力,看着剑秋几乎连舌头都快要伸出来了。

    “你要是不放了我,我是不会说的!”剑秋的脸突然开始变化,以诡异的速度扭曲着。

    凤天突然松开右手,然后狠狠的一掌击在剑秋的胸口,看着她的身体如同断线的风筝飞出去,凤天却无丝毫怜惜。

    “原来是你!菡萏!”凤天震惊的看着趴在地上呕出一口血的菡萏:“秋儿在哪里?”

    不可抑制的,凤天感觉到自己的手在狠狠的颤抖,原来,真当她走出自己的世界之外,这才发现,前所未有的恐惧铺天盖地而来!

    “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你认出来了,看来你果真还是爱她的!”菡萏一把抹去嘴角的血迹,一脸遗憾的望着凤天:“可惜了,她却不如你爱她那么爱你,连真的假的都分不清楚,居然连我幻出来的你,都相信了!”

    “你对她做了什么?”凤天的脸色阴沉得可怕,突然蹲下身一把揪住菡萏的衣襟:“说——!”这该死的女人,如此作为,简直就是将他的心硬生生,血淋淋的给掏出来。

    “自然是对她说了些绝情的话,只不过,虽然她不如你爱她这么爱你,但是还是伤心欲绝,连花锦弦都不要了,你说,会不会直接从这绝崖上跳下去!”菡萏一脸得意的看着凤天:“你还不知道吧,这绝崖有个封印,如果跳下去的话,可以直接到幽冥的忘川,说不定,她现在已经渡了忘川也说不定了。”

    “该死!”凤天出手出电,恨不得一掌直接劈死菡萏,但是右手翻飞,却只是直接散了菡萏的法力,凤天强忍着怒意,对着身后的君华吩咐道:“看住她,不要让她跑了,碎了心脉没想到她还能如此玩花样!等到芳华与青山回来的时候,跟他们说一声,我先去找秋儿,我怕她会想不开!”

    看了一眼地上的软弱无力的菡萏,凤天气得几乎咬碎牙齿:“花锦弦,你找死!”

    语毕,凤天的身影便消失了。

    “凤天,你不得好死,我对你百般好,你居然散了我全身修为!”菡萏几欲疯狂的吼道。

    君华还来不及出声唤住凤天,便见凤天就没了踪影,便低下头看着菡萏,而菡萏,也正倨傲的看着君华,双眸怒火欲织,像要把君华生吞活剥了。

    “你干嘛跟我妹妹过不去,我不记得我见过你,更不记得认识你!”说着,君华拧了拧眉头:“我就说,今天你怎么奇怪,居然连凤公子也敢骗!”

    “哼!谁希罕跟你妹妹过不去,我想要的,只不过是凤天罢了!”菡萏歇斯力底的冲着君华吼道:“希罕你妹妹的,只是花锦弦,我所做的,只不过是化成凤天的样子,说了些绝情的话而已,而我想要的,只不过是凤天!”

    “你想要凤天?”君华突然觉得好笑,重重的抽了菡萏一个耳光,满意的看着她被自己抽得侧过脸去:“凤天也是你想要就能要的吗?你有几斤几两,也不看看,敢跟我妹妹抢男人!你注定死得惨!”

    “臭女人,你敢打我!”菡萏双目欲裂的看着君华,那样子恨不得吃了她。

    “我不仅敢打你,我还抽你呢!”说着,君华手中幻出一条长鞭来:“你信不信我这一鞭子抽下去,毁了你这张脸!”

    “你敢!”菡萏丝毫不惧怕的看着君华:“魔君一定会来救我的,到时候你们都会死得很惨!我告诉你,锁妖塔破封印之时,就是我们魔君重返三界之日,到时候我一定让你尸骨无存!”

    “口气挺大的!”君华站起身来,毫不犹豫的一鞭子抽下去,满意的看着菡萏疼得瑟缩成一团:“我警告你,我管你什么魔君不魔君的,他爱要三界他要去,本姑娘不希罕,不过你说到时候让我尸骨我存,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尸骨无存!”君华恨恨的看着菡萏:“居然敢变成我妹妹的样子勾引我妹夫,我看你是活腻了!”

    “你要是杀了我,魔君不会放过你的!”看着君华的神色,菡萏开始害怕起来,身子往后缩了缩:“谁规定只能你妹妹喜欢凤王,而我就不行!我也是上古一族,凭什么!”

    “就凭凤公子是真心喜欢我妹妹的!”君华“啪”的一声响,一鞭子抽在菡萏旁边:“依我看来,你跟那花锦弦就是一路货色,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别抽我!”菡萏就地一滚,避过君华抽下来的一鞭子,看着君华发狠的样子,菡萏顿时惧怕起来:“你别冲动!”

    “我冲动?我这是没冲动,不然你脑袋早就没有了!不过不让你吃点苦,你是学不乖的!”君华冲着菡萏又是狠狠一鞭子:“居然害得我妹妹去跳绝崖,真是活腻味了!”

    “花锦弦喜欢你妹妹,那是他出的主意,只不过是想让你妹妹死心罢了,但是我跟花锦弦都没有想到,她会那么冲动!”菡萏就地一滚,却没有完全避过,那鞭尾狠狠的抽在了菡萏那纤细的肩上,疼得她倒吸了一口气。

    “可恶的你,可恶的花锦弦,你们都不是好东西!”君华见菡萏避过去了,气不过又是一鞭子。

    “喂,你在干什么?”采蘑菇先回来的青山看着君华的动作,连忙丢下手中的篮子,一把抓住君华执鞭的右手:“她是谁啊你这么抽,会出人命的知道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