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电入体,落尘脑中轰轰作响,可却没有想象中的刺痛感,他能够感受到,那足以将他身体化成焦炭的雷电,在进入身体的瞬间,便被一股强劲的吸力尽数吸走了。

    而这股吸力的尽头,正是他脑海中的白色拱门和漆黑锁链。

    吸力的束缚下,百丈雷霆狠狠轰击在漆黑的锁链上,那满是蛛网裂纹的锁链,在百丈雷霆的轰击下,发出了咔嚓一声,又浮现了一道细碎的裂纹,非常的微小,几乎不可见。

    可这道裂纹一出现,就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颗稻草,整条锁链再也维持不足了,轰的一声,裂成了无数的碎片,最后悄然消失了,不留下丝毫痕迹。

    那白色的拱门,终于挣脱了锁链的束缚!

    这一切看似长,其实只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船上的诸多海盗只是看见,桅杆顶部上方有一人,被一道百丈雷霆劈中,可却毫发无损。

    落尘回过神,海风依旧呼啸,夹杂着暴雨拍在他的脸上。

    他来不及多思考,连忙从桅杆上下来。

    “雷都没有把你劈死,你的命还真是硬,不过这才有趣,我倒要看看你的命有多硬!”

    朱广石冷笑着,心中并没有太震惊方才的一幕,在无尽之海上,被雷劈而不死的事情虽然稀少,但并不是没有,他以前也听说过。

    落尘此刻却懒得理朱广石,他脑海中想的全是那白色拱门。

    ……

    夜晚,这场风暴已经过去,海面平静了不少。

    船上非常的安静,只要鱼油灯燃烧的噼啪声,除了放哨的几人,诸多海盗都已经睡熟,落尘悄悄的来到了船底的货舱。

    合上门,货舱中只有他一个人,只要别弄出太大的动静,都不会有人发现。

    深吸口气,按捺住有些激动的心情,落尘双膝盘坐到地面上,闭上双眸,意识沉入脑海深处。

    在那里,一道白色拱门悬浮。

    黑色锁链消失后,落尘感觉白色拱门不同了,可要是说哪里不同,他又形容不出来。

    意识汇聚在白色拱门上,这一次,顿时有了变化,落尘心中升起种感觉,他似乎可以走进这道拱门中。

    这有些可笑,就像是一个人觉得,拎着头发能把身体提起。

    可这种感觉太强烈了,落尘忍不住意念一动,顿时,脑中轰的一声,意识中一片恍惚,还伴随淡淡的眩晕感。

    不知过了多久,落尘的意识渐渐恢复了过来,他鼻子轻嗅,顿时感到不对劲,竟然没了那刺激的海腥味。

    落尘连忙睁开了双眼,整个人顿时楞住,目光发怔。

    他已经不再船底的货舱中了,呈现眼前的,是一望无际的枯黄大地,看不到尽头,地面上没有任何绿色植被,尽是死寂的枯黄。

    天空也不是蓝色,而呈现刺眼的血红,没有任何云彩。

    “这是哪里!”

    落尘渐渐清醒了过来,环顾四周,只有枯黄大地与血色天空,没有任何生物,连声音也听不到,诺大的空间,死寂的令人心寒。

    这里,就像是被毁灭的世界。

    “白色拱门连接的,是一方世界。”

    落尘低头思索,心中有了猜测,随即他身体一顿,在他脚边的枯黄大地中,有一点暗金色光芒闪烁,地里似乎埋藏着什么东西。

    他连忙蹲下身子挖掘,可这地面极为的坚硬,他五六百斤的力量,一次只能扣下指甲盖大小的一块土渣。

    大半个时辰过去,落尘手都磨破了,才将闪着暗金色光芒的东西挖出来。

    这东西类似圆盘,直径约有五寸,周围有五孔,有点像铠甲中的护心镜,通体呈现暗金色,上面隐约有两幅图案,一大一小,模糊的看不清楚。

    孙凡拿起仔细观看,想看清是什么图案,可却没注意到,他擦破皮的手指上,几滴血落到了暗金圆盘上。

    顿时,暗金圆盘上光芒闪烁,两幅图案陡然飞出,瞬间印入了落尘的额头。

    落尘只觉得脑袋轰轰作响,眼前的一切都模糊起来。

    隐约中,他看到汪洋大海中,一头巨大的黑色鲸鱼冲天而起,这鲸鱼太大了,体型遮天蔽日一般,张开巨口狠狠一吞,仿佛整片海洋都能纳入肚中。

    同时,他还看到了无数金色小点,小点放大无数倍后,他才看清,那是一只只金蚕。

    金蚕生有九节,口器细小,里面却有一排排锋利的牙齿,闪烁着寒光,仿佛能将天地万物碾成齑粉。

    在落尘看见巨鲸与金蚕时,他的脑海中,一句句玄奥晦涩的法诀也随之响起,那声音,宛如钟鼓般沉重,烙印在他的灵魂深处。

    再次清醒时,落尘发现他已经回到了货舱中,满身是汗的盘坐在地上。

    他的手中,拿着那块暗金圆盘,只不过上面两幅一大一小的图案已经不见。

    看着暗金圆盘,落尘心中很不平静,从上面飞出那两幅图案,竟然是一门名为鲸吞蚕食法的武学,而且肯定是三品以上的武学。

    因为,修炼鲸吞蚕食法需要用精神观想巨鲸与金蚕。

    只有三品以上的武学,才需要运用精神观想。

    “这鲸吞蚕食法倒是奇特,不属于修炼、攻伐、防御、身法这四大类武学。”落尘回想脑中的信息,自语道:“反而是十分稀有的辅助武学,能够让修炼者吃更多的食物,然后将其分解成能量,以供修炼。”

    这鲸吞蚕食法,绝对不得了!

    只是微微一想,落尘便意识到这门武学的价值,也许对一些不缺灵丹妙药的大势力天骄而言,这武学显得很鸡肋,但对他这种无依靠的人来说,这门武学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没有迟疑,落尘连忙闭上双眸,准备修炼鲸吞蚕食法。

    虽然该武学有诸多地方他理解不了,但是第一篇的部分他已经弄懂,能够进行最初的修炼。

    按照法诀,落尘十指飞快舞动,结成一玄奥手印。

    同时,他动用精神观想黑色巨鲸与金蚕,但黑色巨鲸的轮廓还没显现出来,脑海中就轰轰作响,炸裂一般的疼痛弥漫开来。

    落尘脸色当即一白,连忙停下了修炼。

    思索了一会儿,他心中渐渐明白:“我现在境界太弱,那巨鲸与金蚕恐怕修炼到极致才可观想,我现在应该退而其次,观想普通的鲸与蚕。”

    想通这一点,落尘再次闭上双眸。

    这次,他准备观想大海中最常见的吞水鲸,以及最为普通的白桑蚕,这二者连妖兽都不是。

    落尘的脑海中,一条十来米的吞水鲸与数只指长的白蚕渐渐成型,虽然还是有些疼痛,但在忍受范围内。

    与此同时,他的身体中,也发出一阵阵的怪异的声音。

    如果仔细听,有些类似吞水鲸的吼叫,可其中又夹杂了一些沙沙声,像是白蚕进食桑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