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天后,B市原定在九月六日举办的世界智英会推迟一天举行,据军方内部消息,反恐人员在会场搜出了大量c4,至此时,所有人终于松了一口气,反恐进入尾声!  一周后,智英会圆满落幕,各地也恢复了安静祥和的气息,全国反恐警报解除!  战狼成员终于迎来了他们为期一周的假期!  大家都忙着收拾东西,李其躺在床上,抱着后脑勺,翘着二郎腿,崔文轩换上了便服,装好了行李见李其还是没动,上去把他的二郎腿掀开:“你装神呢,赶紧的,车马上就来了!”  “你回吧,我不回!”  崔文轩眼眸暗了暗,没说话,这小子估计打算跟郝彬腻歪,连家都不想回了。  李其坐起来,对崔文轩道:“轩子,你去我家看看,老爷子在家的话你就告诉他我过两天回,没在我就不回了!”  “成,你就搁这儿潇洒,我等着老爷子拿马鞭一路把你抽回去。”  “他不是说他去看他儿子吗?谁知道在不在呢,我才不想管他们那些破事儿。”  崔文轩抡起胳膊就是一拳:“操性,就你**!”  那边吴志勇也恹恹的,过来一把搂住李其的胳膊:“白狼,我还是跟你混吧,我家远着呢,也不想回去了,懒得折腾。”  李其把人一把推开:“滚远点,我这不收留流浪猫!”  崔文轩道:“不想回家就跟我混吧,我家离白狼家很近!”  袁锋把背包往床上一扔:“我也不回家,跟你混了!”  呃……  崔文轩假装没听见!  吴志勇高兴坏了:“还是队长体恤手下,oK,咱们都跟你混了!”  崔文轩转头问杨成:“墨蛇,你呢?”  “我回家,看对象!”  “哟哟哟,真是叫人嫉妒呀!”吴志勇挤眉弄眼,转头又问崔小天:“小眼镜儿,你也回家吗?”  小眼镜儿还没来得及回答,旁边的大块头抢先一步道:“他跟我回家!”  “卧槽,这是要见父母了么?”李其蹦起来胳膊搭上大块头的肩膀:“宝哥哥,有魄力!”  小眼镜儿把背包一扔,抓着大块头的领子就把人往厕所拉。  吴志勇在后面打哈哈:“这两货感情好,连撒尿都一起!”末了朝李其勾勾手指头:“白狼,走,听墙角根去!”  “靠,本少是干那种猥琐事的人么?别降低了格调!”  吴志勇切了一声:“你丫的格调早就被踩烂了,还屁格调!”  李其看着空荡荡的床头,他们的武器在假期全部上交锁进了武器库,李其有点不适应没有高精狙的日子,抓起枕头抱在怀里:“妈蛋,我想我媳妇儿了!”  吴志勇受不了的直摇头:“这孩子憋得,赶紧出去搞一炮吧!”  半个小时后专车来了,大家都换了便服提着背包,就李其还是T恤加迷彩裤脚蹬军靴,郝彬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皱了一下眉头:“你怎么回事?不想休假?”  “报告教官,想啊,可我这不是无家可归吗?”李其龇着牙,“报告教官”四个字吼得特么带劲,深深地不怀好意呀!  吴志勇也来了一句:“报告教官,白狼是要去约炮,他寂寞了!”  耗子瞅着吴志勇直乐:“平常怎么不见你们这么懂规矩,这都换上便服还来这一套,是存心气咱们吧?”  “我们跟你说话了么?有你鸟事了,哼!”哼完就跃上了车,不鸟耗子,在医院被点燃的那把邪火还没灭呢!  耗子无所谓的摇摇头,心里琢磨着这一周没有小猫逗可怎么过呀,得多寂寞空虚加无聊啊!  李其站到郝彬身边,侧头低声道:“我专门留下来照顾你,不用太感动啊!”  郝彬嘴角抽了一下,面上云淡风轻!  崔文轩看了眼郝彬,又看了眼李其:“说真的,我估计老爷子在家呢,他当初指不定就是用计,你小子不回去露个脸,肯定没你好果子吃!”  李其耸耸肩:“是他把我赶出来的,我就不回去,爱咋咋地!”  “好吧,祝你好运小子,别被追得满军区躲啊!”  “靠,闭上你的乌鸦嘴,得得得,我会回去的,你先滚吧!”  见袁锋跟着崔文轩跳上了车,李其趴在窗口问:“我说,你们俩真跟轩子混?”  “那是当然!”吴志勇揽着崔文轩的肩膀引诱李其:“白狼,一起回呗,咱们四个计划一下,找个地儿嗨皮去!”  “你们先玩儿着,我过两天去找你们!”回头见大块头拎着两只背包,李其乐了:“卧槽,小眼镜儿这小胳膊终究是干不过大腿呀,这是屈服了还是咋地?”  吴志勇也跟着乐:“还能咋地?夫夫双双把家还呗!”  “操,死猫,看我不整死你!”小眼镜儿这正憋着一肚子气呀,妈蛋,刚才本来打算跟大块头和谐一下,没想到反而被和谐了,想不通气不顺,小眼镜儿要发飙。  两人扑在座位上扭成了一团,崔文轩赶紧腾地方,以免误伤,大块头则一直紧紧搂着小眼镜儿的包,证件和钱都在包里,看你往哪跑,咱不急!  杨成最后一个上了车,大家跟教官们挥手拜拜,李其挠挠头退回郝彬身边,特**的指挥司机开车:“翻滚吧车轮,这里终于安静了!”  耗子特有深意道:“有你在安静的下来吗?”  李其搂着耗子的肩膀自觉的往教官们的宿舍楼迈开了步伐:“耗子,干看着是不行滴,你得行动起来,过两天跟跟着本少混吧,本少带你玩儿!”  耗子抬头看看天上的日头:“我说少爷,你这是干嘛去?”  “帮教官洗洗衣服唰唰鞋子什么的,他不是受伤了吗?”  “这个可以有,那你去吧!”  李其还真欢欢喜喜的抱了一堆郝彬的衣服去洗衣房搓了,干得那叫一个欢喜。耗子指着监控里埋头洗衣服的李其,悄悄对郝彬道:“这小子已经完全被你驯服了,黑风,你是怎么办到的?”  郝彬眼睛眯了一下:“人品和魅力!”  “我去!”  郝彬因为受伤,再加上贺铭轩先前的承诺,给了半月假期,但是这货更没地儿去,只能赖在部队,李其留下来的目的就是拐人。  战狼成员一走,飕风特训基地就歇菜,恐怖分子也消停了,也没任务,教官们就躺在越野车上闲磨牙晒太阳,忙了三个月,突然间无事可做,还真不习惯啊喂!  李其不好大白天明目张胆的纠缠郝彬,就只能跟着耗子他们混,无聊透了。  不过,最可乐的是谁呢,当然是小眼镜儿和大块头啊!  专车先把崔文轩,袁锋和吴志勇送到了军区大院,然后又把杨成,小眼镜儿和大块头送到了车站。  杨成买了车票走了,大块头的家就在离L市不远的一个小镇上,三个小时的车程,大块头买了两张票,然后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拉着小眼镜儿就上了车,不时听见磨牙的声音。  车启动了,小眼镜儿的心情慢慢平复下来,说实话,他有点搞不懂旁边这货实在闹哪样,你回家探亲你带一个大男人,像话么?  大块头靠在椅背上睡觉,小眼镜儿逮着腰就是一把。这混蛋的肌肉特瓷实,揪起来真他妈费劲,这要换成女人,肯定伤不了他分毫,但小眼镜儿那也是练过的呀,上一次留下的爪印一周才散,这一次怎么的也得弄个两周的,所以小眼镜儿下了狠手,咬紧了牙齿揪了一把,当时疼得大块头差点蹦起来。  “醒了?咱们谈谈吧?”  大块头是典型的西北大汉,穿着一件军绿色紧身背心,胳膊上的肌肉一块一块的,特别是身上,那胸肌,那腹肌,那件可怜的背心根本就遮不住,勾勒出迷人的线条,小眼镜儿郁闷的瞥开眼,妈的,不就是几块肉吗,老子也有!  “你要谈啥?”大块头侧了一下身,一手搭在前排的椅背上,把小眼镜儿困在了他跟车窗之间,气氛一下子暧昧起来。  这家伙太引人注目了,小眼镜儿见有人往他们这边瞅,又准备下手,被大块头眼明手快一把抓住,小眼镜儿的俊脸一下子就红了,低声喝道:“操,你给老子注意点影响,放手!”  “不放,你又不是女人,不许再揪!”  “老子愿意,你管得着吗?有本事离我远远的!”  “没本事!”  “我操!”  大块头紧紧攥住小眼镜儿的手,愣是不松开,气定神怡的道:“谈什么,说吧!”  得,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虽然两个大男人偷偷摸摸拉拉大手很腻歪,但比起被人围观,小眼镜儿决定忍了,咬牙道:“你他妈带我回去你打算怎么跟你父母介绍?”  “就说我对象呗!”  “what?你他妈别吓我!”  “就是我对象!”  小眼镜儿囧囧有神:“大哥,你是来自星星的那个他吧?你知道地球上的天朝是如何看待搞基的男男不?”  “跟我有什么关系?”  “what?哥,玩儿纯情少男的感情这种事很不厚道,你他妈脑子抽了别搭上我,我还准备回去娶个小媳妇儿下崽儿呢!”  大块头眼眸一深:“休想!”  “靠,看吧,谁他妈上次说的,你回去娶你的媳妇生你的孩子我不介意的?现在又变卦了?不对,谁他妈跟你扯这个,老子要结婚生崽儿管你吊事,我警告你啊,我被你挟持跟你回家那是看在咱战友一场的份上不想闹得不愉快,你回家别乱说话,否则要你好看!”  大块头鼻子哼了一声又开始睡觉,手却没有松开的迹象。尼玛,大夏天的,小眼镜儿只觉被握的满手汗,心里跟猫挠了一样不爽到了极点。  “我跟你说,你少装死!”小眼镜儿趴到大块头的耳朵上俏声威胁:“我明天就要回家,你敢乱来我就敢打你小报告,大不了咱们一块儿臭。”  大块头睁开一只眼,突然侧头,omg,小眼镜儿来不及收嘴,大块头只觉脸上温温的软软的,眼眸一暗:“这个主意甚好!”  “我操!”小眼镜儿只觉背到家了,特别是他们后面有一个可萌可萌的小萝莉,用充满好奇的水眸盯着他们,奶声奶气的道:“妈妈,叔叔们在玩亲亲耶!”  小眼镜儿瀑布汗,腐女的世界太无敌,伤不起,赶紧靠在窗子上装睡!  等小眼镜儿睡醒,大块头家到了!  小眼镜儿心里没来由的紧张了一下,抹了一把脸,这手足无措是为哪般?  下了车,尼玛,这小镇可真小,镇头撒泡尿估计镇尾都能闻到尿骚味。  “别紧张,我妈人很好,前面第三家就是!”大块头一手提着两个包,一手揽着小眼镜儿的肩膀,春风得意呀!  “滚几八蛋,谁紧张了?”  大块头严肃道:“以后少跟御猫白狼混一块,挺秀气一人,满嘴糙话,不行!”  小眼镜儿乐了:“你管得着吗你,把贱手拿开,热死了!”  “等会儿见着我妈礼貌点,不许说糙话,不许瞪眼睛,不许反抗!”  “靠,老子还懒得进你家了呢,你以为你家是中南海?”  大块头停下脚步:“到了!”  “这就到了?要不咱们再转一圈吧,这镇子挺热闹的,哈哈!”  大块头斜眼看了看四周:“大家都在家吃午饭呢,有嘛好转的?”  “哦,好像是呢!”  大块头敲了门,不一会里面就传来啪啪的脚步声,院门嚯的一声拉开,里面探出一个中年妇女的脸,烫着乡下流行的方便面,看见大块头敷了粉的脸笑成了一朵花儿:“宝宝回来了啊,啊,宝宝啊,妈妈想死你了。”  宝……宝?小眼镜儿再一次凌乱了,宝宝这字眼怎么着也跟这大汉挂不上钩吧,我去……  大块头俊脸也黑成了碳,估计也受够了这种爱称,沉声向他妈介绍:“这就是小天,小天,这是我妈!”  小眼镜儿赶紧道:“阿姨好!”  “哦,这就是小天呀,长得真是心疼呀,来来,快进来,瞧这赶车把你们累的。”  小眼镜儿忙道:“一点不累!”这能算累么?只能说坐车无聊!  大块头家不大,就三间平房,中间是客厅,两边是卧室,再搭一间厨房,西北大多都是这样的房子,不过屋子收拾的很干净,窗户透亮,太阳明晃晃的照进来,很舒服。  小眼镜儿发现一个问题,这家人丁单薄,除了大块头他妈再没看见人,等进了客厅小眼镜儿才悟了,客厅的墙上挂着一张黑白照片,照片中的男人浓眉大眼,十分俊朗,还非常年轻,跟大块头八分像,这就是大块头的他爹了。  小眼镜儿看了眼大块头,想起那声“宝宝”,心中感叹道,原来这混蛋缺父爱呀,难怪一副欠揍的**样。  可是尼玛,你缺父爱也不能找男的吧,老子像有父爱的人吗?小眼镜儿恨不得咬指甲,坐在沙发上浑身难受,主要是大块头他妈一直笑米米的看着他,看得他想站起来就跑,这叫什么事呀!  “小天呀,听说你很照顾我家宝宝,阿姨真是很感谢你啊,你看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可人疼呢!”  小眼镜儿一愣:“有吗?阿姨你听谁说的?我怎么不知道?”  “宝宝先前打电话说的呀,说你很照顾他,他要把你带回来给我看看,还说你很喜欢他,哎呀,阿姨真是开心,小天呀你不知道,我家宝宝脾气可不好了,二十一年头一次喜欢人。”  小眼镜儿只觉出现幻听了,脸直抽筋:“他脾气是不好,不过阿姨,你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么?”  小眼镜儿转身朝大块头偷偷指了一下自己的脑子,意思是,你妈脑子有病?  大块头眉毛一横,你妈脑子才有病!  “哦,对了!”大块头他妈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小天是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不反对你们搞基是吧?”  小眼镜儿咂舌:“搞基?阿姨,这你也懂?”  “懂,必须懂,我给你说小天,我可不是一般的农村妇女,咱的思想觉悟必须跟国际接轨,天朝人的老思想已经被我扔马桶冲走了,只要我家宝宝喜欢,那就是一只还没解放前爪的猴子我也接受!”  “呃,阿姨,我的前爪应该早在元谋人时期就解放了。”(注:元谋人是迄今为止中国境内发现的最早的直立人。)  大块头他妈又拍了一下大腿:“那不就得了,成,你们坐着,马上开饭!”  看着大块头他妈风风火火旋进厨房,小眼镜儿立刻飚了:“混蛋,谁叫你跟你妈乱说的?”  “我实话实说!”  “老子被你们母子俩弄得精分了,吃了饭我就走。”  “我的活儿做的不好吗?”  “嘎?”  大块头看了眼厨房,伸手一把捂住了小眼镜儿的裤裆:“我记得你上次爽得射了我满手,怎么,忘记了?”  “那是……那是,啊!”小眼睛骚的脸一下子就红了,紧紧咬住了嘴唇,这混蛋居然还敢揉?  “爽不爽?”大块头逼问。  操了,能不爽吗?  小眼镜儿紧紧抓着大块头的手,想要挪开,但是,是真他妈爽呀:“混蛋,别弄,要硬了!”  “还走不走?”  “操,不走了,老子不走了,赶紧拿开,小心被你妈看见。”  大块头挪开手,盯着小眼镜儿的裤裆邪笑:“你硬了!”  “再看我把你眼珠子抠出来!”小眼镜儿用衬衣衣摆遮住小帐篷,气不打一处来!  这一顿饭吃得小眼镜儿差点消化不良,大块头他妈那就是一奇葩,一顿饭不是宝宝就是天天,艾玛,听得小眼镜儿直哆嗦。看一旁的大块头,人家丝毫不受影响,吃得那叫一个香,小眼镜儿就搞不懂了,这琚宝同他妈到底是拿什么东西把这混蛋喂成了藏獒而不是泰迪犬的?这明显不科学呀!  饭后午睡,大块头他妈直接把两人赶进了大块头以前的房间,屋里有电脑有书架,最夸张的就是那张大炕。  小眼镜儿家在城里,还没睡过炕,赶紧脱了鞋子就爬了上去,打了几个滚,感叹道:“乖乖,这么大的床,随你怎么折腾都摔不下去。”  大块头站在炕头双手撑在小眼镜儿头两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小眼镜儿,道:“干你也方便。”  小眼镜儿一听,邪火直冒,双手撑炕,抬臀甩腿,双腿直接甩回去夹住大块头的头,把人往前一拽……  小眼镜儿也是被大块头气狠了,根本就没考虑过后果,他们这个姿势哪里适合用这招,大块头是被他拽了一个趔跄,不过最后定格的画面是,大块头和小眼镜儿来了个头尾相接,最最无语的是,大块头的裆部刚好压在小眼镜儿的脸上。  “哈哈哈!”大块头爽爆了,故意用那里在小眼镜儿脸上使劲蹭了几下,然后快速翻身爬到一边:“媳妇儿,大白天就来口活不像话!”  “你,你……”小眼镜儿把眼镜取下来放在一边,气得脸通红,骂道:“不要脸的臭痞子,你要敢碰我一下我就炸了你的老窝。”  “炸吧,我妈说这房子太旧了,准备到L市买一套,以后给咱两做饭。”  “不是吧大哥,你妈辛苦大半辈子,你还是给她留点钱养老吧,你看你这不孝儿,我都替你妈寒心。”  大块头在小眼镜儿身边躺下来:“我家好几十亩地,政aa府要建厂子征收了大半,够买房了,你不用担心!”  “操,谁担心了?”小眼镜儿有种鸡同鸭讲的感觉,特么蛋疼。  大块头长臂一伸,直接把人捞进自己怀里,小眼镜儿看着那张让他蛋疼的俊脸压下来,直觉心脏跟抽风了一样狂跳起来,正在小眼镜儿犹豫着要不要抡一巴掌的时候,门突然被打开了……  “宝宝啊,这是什么东东?爽滑块感,恰是海的温柔?”  小眼镜儿和大块头一起抬头,大块头的萌妈手里举着一只蓝色的瓶子,看见自己儿子搂着一个大男人正要那啥一点也不觉尴尬,好奇的要命。  大块头跳下炕,从他妈手里夺过瓶子:“润滑剂!”然后把他妈一把推出去,关门,上锁!  “我操,你这混蛋,你什么时候买的?作案工具都准备好了啊,禽兽!”小眼镜儿炸毛了……  作者有话说:浅问今天抽风,恶搞了一把大块头,亲爱的们别喷,我明天就抽回来,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