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比什么都温柔,连同每一份失去的悲伤,总有一天都会被悄悄治愈
时间比什么都残酷,连同说过的永远,也会有一天被慢慢风化
时间比什么都无私,总在不经意间丢下美好的回忆
时间比什么都自私,又在无声中将那青春静静偷走
一直追寻的那份宁静的土地,也会在时间的浇灌下,慢慢生根发芽,
一直追寻的那份美好与感动,也会在时间的侵染下,慢慢褪色
美丽的烟花,绽放一瞬的美丽,留下点点美好的回忆;
滑落的流星,点亮漆黑的夜空,留下几分虔诚的祝福
一句不经意的话,一个奇怪的表情,一种奇怪的声音…
也会在下一刻将会被轻轻封存
浅春柔风,半夏暖阳,残秋冷月,冬寒落雪
四季更迭,轮回辗转
偷一杯时光的美酒,将美好沉醉
某天某时某刻的一瞬间
从微醉中清醒

云雨凡睁开了眼睛,刚觉自己好像做了一个短暂的梦一样,但是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却记得非常清楚,而且随着自己的清醒,感觉氧气已经非常稀薄,按照刚才所说的,那个蛮族人应该把力量留给了自己,只要自己集中力量在脚步,用力的跳应该没问题,现在也没有其它的办法了,云雨凡也是找到了河底的石头,踩在石头上,准备跳上河岸,这里的河水大约只有2米深,正常情况,只要拉着河边的树枝或者野草,一下子就上去了,但是此刻却非常的困难,云雨凡做好了准备。
心里默念了三,二,一之后,云雨凡用尽全身的力气,向空中飞去,一瞬间云雨凡感觉自己充满了力量,一下子就跳上了河岸,云雨凡也是来不及喘气,蜘蛛的毒箭和蜘蛛网也是向云雨凡袭来,终于,往前连续的跑动,也是逃脱了蜘蛛攻击的范围,云雨凡也是连忙的喘气,身后紧随自己的小蜘蛛也是停止了脚步,因为刚才撕咬云雨凡的那几只小蜘蛛也是浸泡在河水之后就化为了灰烬。
“让你们追我”云雨凡心理也是新生得意,但是大蜘蛛没有丝毫的退却,瞬间降所有发出奇怪的叫声,小蜘蛛们也是纷纷消失了,大蜘蛛也是一瞬间变大了,然后,那只蜘蛛也是瞬间腾空而起,一下子跳过了大约有7,8米宽的河流,虽然说河里的水不是很深,但是能越过这么宽的河流,云雨凡也是赶紧后退,蜘蛛也是紧追不舍,刚才的套路已经不能在用了,云雨凡也是屏气凝神,不敢有一丝怠惰,虽然说得到了那个人的能力,但是打败这只蜘蛛却怎么也打不过,而且这只蜘蛛听那个人说,这只是那个大魔王手下排名二百开外的家伙,其余的人到底有多强。正在云雨凡逃跑的时候,那蛮族人的记忆有一次涌入了大脑.
那是在一个幽静的地方,除了潺潺的噗噗飞落的声音,周围像是静止了一般,沿着那条弯弯曲曲走进瀑布,然后乘上长长的电梯而下,渐渐地就能听到哗哗的流水声渐生明显,也就很快能见到那大瀑布的真容——在一片青山环抱的峡谷和苍翠的绿意中,瀑布从天而挂,如银如练,如丝如雪,如肌如肤,如雨似雾,仰望而去,天外之水一般,在荆棘遍地的高山中部撕开一道巨口,从高山顶部倾泄而下,从山顶到山腰,水流像撕成几十条绢布似的丝丝缕缕直泄而下,流金泄银般落进山下那个叫“犀牛”的巨潭之中,溅起层层水雾,水声隆隆,水流犹如蛟龙出洞一般,从潭底涌出,沿着怪石嶙峋的峡谷河床汹涌地冲向远方……巨大的水声深深的震撼着人们脆弱的内心,偶尔传来的丝丝鸟鸣声倒也显得十分亲切。蛮族人正端坐在瀑布的正下发,虽然说瀑布的高度不高,水也不算非常多,但是一直被淋着的话,要是我早就疯了,云雨凡也是这样想到,不过蛮族人似乎不为所动,坐在那里,而在远处则站着一位莫名奇妙的老人,不知过了多久,老人也是开口了,
“过来吧,看来你与这股仙气无缘,你的心还不够净”老人也是开口到
“师傅,你在让我试一次,这次我一定能行的”蛮族人也是一副不服的样子。
“唉,不可,不可”
“可是师傅我已经感受到那股力量了,而且马上就要得到它了,不过最后还是被它跑了”。蛮族人倒是有些委屈的说道。
“那不是它跑了,而是它拒绝了你”老人也是叹气的说到。
“敢问师傅这是什么意思?”蛮族人也是疑惑。
“实话来说,就是你与它无缘,这山间是聚集了天地灵气,四级长春,土地富饶,从千年前至今一直如此,全是靠这股灵气,所谓灵气是通人性的,它会选择适合它的人,如果心里有贪恋或者异念都会被拒绝”
“这么说来,我与它无缘了?那师父你能教我更多的东西吗?这样我就可以和那些官吏对抗,保护我们村子了”蛮族人倒是很诚恳。
“我已经能把教你的东西都交给你了,如果想要得到更多的东西就全凭自己的悟性了“然后两人也是一边走一边说着些什么,然后走到了普通的小木屋,要不是记得路,估计没人知道在哪。
“你感觉自己学的怎么样了?”老人也是问道。
“感觉自己还远远不够,但是现在时间紧急,我想我需要赶紧回去了”
“这么着急就要走了吗?还想你多陪陪我,这个地方已经很久没人来了?“老人也是笑着说到。
“万分歉意,村里已经被官吏气压很久了,而且经常有魔物袭击村子,村里现在正是需要人的时候,而且我是偷偷出来的,我的父母还在那里,我也是万分挂念“
“也罢,你现在也该出去闯闯了,教你的东西终究是纸上谈兵,实际战斗更要多加小心才是”
“谢师傅教诲!”
“师傅,我看你从刚才起就在叹气,有什么事情吗?”
“我看最近天色异常,瘴气密布,恐怕不久将会有大灾难降临“
“那就让弟子去化解这场灾难吧!”蛮族人倒是很直爽,但是更多是一种无脑。
“哈哈,那天下苍生靠你了“老人也是笑着
“你天性耿直,容易冲动,此去离开切记不要急功近利,更不要与人冲突才是,不然将会给你招至大灾”老人也是劝说到。
“谢谢师傅教诲,师傅的恩德徒弟没齿难忘”虽然蛮族人比较耿直,但是也是懂得不少礼数
“走吧,此次回去可能危险重重,凡是三思啊”老人也是再三叮嘱。
“师傅,我走了,以后有时间我会再来的”蛮族人也是知道自己学不到东西也是走人了,不过自己在这里已经提升了很多,回去对付那些所谓的官吏是绰绰有余。
云雨凡也是只看到这里的回忆,这是什么东西,云雨凡也是吐糟到,要是因为这种莫名其妙的会议让自己被那蜘蛛攻击到,死在这里,那可真的是得不偿失了,不如说是后悔都来不及的,果然蜘蛛的毒箭插着头皮飞了过去,头发都已经掉了几根。云雨凡也是冷静下来,为什么自己会有这么一段莫名奇妙的回忆了,难道是别有用意,云雨凡才想起自己可以拥有那蛮族人的回忆,也就是说自己在思想上替代他,掌握这所谓的仙气,他不是因为异念被拒绝,也许我可以,。
云雨凡也是一边跑一边想,真是一心可以二用,虽然很难,不过多亏了这人给自己的身体能力,才可以,没过多久,云雨凡就看到了那人在瀑布下的的一切。
瀑布的水滴在头上,冰凉冰凉的,一直不断地冲击,让大脑内的思想好像都被清空了一般,而随着思想的抛弃,出现在的世界是一个混沌的空间,里面空旷无比,看不到边界,周围的世界只是黄白相间的光芒,唯一看见,浮游在这其中像是紫色蝌蚪般大小的东西在慢慢的游动,自己正端坐在其中,不断的有蝌蚪接近自己,但是很快就离开了,然后蛮族人也是想要伸手去抓,但是怎么也抓不到,莫非这就是所谓的仙气”云雨凡一下子明白些了什么,如果自己能够代替他的思维或许可以成功,但是现在自己远离那个地方,就算成功了,未必也就可以杀死眼前这只怪物,不过这能赌一下。
云雨凡也是有一次加速,瞬间拉开了一段距离,跑到了河边,留给自己的时间最多只有一分钟。如果获得不了力量,自己将会变得被动,拖延下去,即使自己可以逃脱,艾薇拉赫菲丽雅也一定会死去,自己所做的一切将变得毫无意义,在鲜血的力量失效的情况下,这是自己现在有的希望,至于为什么要选择在河边,因为这条河流很神奇,即使在这边被邪灵,或者说是魔物侵占的森林里面,依旧清澈的这股神奇的力量,应该可以被看作是仙气吧。云雨凡也是端坐在河边,回想起那种被瀑布拍打的感觉,尽量的清空自己的思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