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磊上下左右扫瞄着杨眉每一寸肌肤,感觉有些失控地说:“眉……眉姐,我一个大小伙像干柴,你装出个烈火的样子,先说好,我控制不住的哈,万一有什么不轨行为,这事挺难办的。”
杨眉笑嘻嘻地将一支胳膊搁在他肩,浑身顶级香水,熏得赵磊像头猛兽:“嘻嘻,阿磊,姐漂亮吗?咱不是情侣吗?”
“对啊!”赵磊猛拍记脑门,“丫的忘了这茬了,情侣么,这事就好办多了,闹多大动静都没事。”
说话间,赵磊伸出手臂,使命地搂住了杨眉柳腰,另一只手顺势由下往上,就朝她雪白的粉腿根子摸去。
一支冰冷的枪管,轻轻地顶在了他额头,杨眉依旧笑嘻嘻地:“阿磊,摸啊,使劲摸啊。你控制不住自己,我也控制不住手指的,摸得姐兴奋,可是要哆嗦的。看准了哈,保险是打开的。”
“我靠!”赵磊婆娑着手感极好的皮肤,顿时没辙了。
杨眉收了手:“阿磊,现在已是战斗状态,你江湖经验不足。记住,任何时候都要控制自己情绪,因为性命转眼间就会消失。今天起,我们两人独处一间,姐全身都是杀机,如果趁我熟睡时爬上来,不定从哪儿冒出颗子弹,姐真的控制不住,凭本能而为的。”
赵磊讪讪地笑了:“hi,眉姐,那趁你熟睡时,稍微掀起裙子,看看可以吧?晚上睡觉,最好你少穿点,这样小弟能大饱眼福。”
杨眉扭了扭细腰,装了个枪毙的手势。
吐吐舌头,再不敢造次,赵磊顺手拿起了地图,越北小镇这么大,天知道黑豹、黑无常藏身何处。估计此行没十天半月别想撤兵。天天跟个大美女独处一室,关键部位不能动,又不让看,这让人怎么活得下去?
桌上还有张中文报纸,头版头条,登着一则新闻,说是中、越、缅三国,为了清除日趋猖獗的跨国黑势力,正在举行跨国联合军事演习,为期半年。中方由华夏国最精锐的西南反恐特战团,驻守于中越边境的傣县附近,趁演习之机,清扫黑势力。
“这时机,选得真不是时候。”杨眉叹着气,摇着头,默默地朝向了窗外。
黑势力,最忌惮的就是军方。如今军方大规模演习,中方出动的还是赫赫有名的西南反恐特战团,这支部队,连国际社会最强的恐怖势力,都不敢与之对抗,黑豹能不隐藏至深吗?
“眉姐,下去散散心吧,看看越楠国的夜景。”赵磊穿好外衣,顺手拉起杨眉,朝熙熙攘攘的街道走去。
两人装着情侣逛街,实际上全身上下都长着眼睛,每个角落都不放过可疑之人。在街上逛到很晚,几乎逛遍了闹市区每个角落。看看天色不早,便转身朝宾馆方向走去。
途中,来到了中越边境通道口。
赵磊望了望还在不断进出的两国通道:“眉姐,看来希望集团的商机,真是灵敏得很,你看,对面就是傣县,两国经贸以越北小镇和傣县为纽带,正在蓬勃发展。”
“我不太了解希望集团,只关心自己的事。”杨眉淡淡地说。
“南亚首富陈龙希的控股企业。”赵磊解释道,“主业是基因技术,目前多业并举,已介入了金融、贸易等领域,进军华夏国市场。在京城、沪市都有分支机构,傣县是希望集团基因技术总部,还开设了家国际金融中心。股票前不久还在华夏国上市了呢。”
“哦。”杨眉点着头,还在想她的心事。
赵磊却越说越起劲,遥望着对岸,突然拉了杨眉的手:“眉姐你看,对面那幢高楼,是傣县标志性建筑,就是国际金融中心的。”
杨眉无聊地撇了撇嘴:“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吗?看把你兴奋得。”
“嘿嘿,小弟本来寒假时要参加创新班的,现在被学校开除了。”
在赵磊说话声中,一个美女,风姿绰约地从华夏国边境,跨入了越南界线。
赵磊瞪大眼睛,凝视片刻,猛然间把杨眉拉进了暗处。
杨眉吃了一惊:“阿磊,发现了什么?”
“一个熟人。”赵磊说完,就紧抱杨眉,掰过她的小脸,将嘴紧紧地堵住了她的香唇。
从华夏国快速走来的美女,经过一对热吻中情侣,丝毫没感觉什么异常,疾速朝闹市区走去。
“把我给闷死了。”见赵磊松劲,杨眉总算缓过一口气,嗔怪着,心里却吃下了蜜似地。年轻人,劲儿就是大,含着一股不见高/潮不罢休的猛劲。
“快,跟上。”赵磊拉着她,从暗处死死地盯住了前面的美女。
这个美女,叫姚圣依,川大金融系何白涛的同学,也是他参加股神大赛时的搭档之一。
她来这儿干什么?
姚圣依走到一家四星级宾馆门口,也不回头,掏出镜子抹着口红,实则在观察身后动静。
杨眉吃惊了:“阿磊,这美女你熟悉?她具备一定的反跟踪技能,受过训练的。”
赵磊恨恨地:“玛的,老子差点栽在她手里,伪装得真好。”
“你跟她交过手?”杨眉惊讶了。
“在股神大赛上交过手,原来她也经过训练,那么跟何白涛一样,属于黑豹手下无疑了。”
姚圣依确认身后无人跟踪,扭着大屁股走进了宾馆。赵磊和杨眉分工监视,封锁了出门宾馆的两扇门。他们知道,姚圣依在等人。
赵磊紧抱着杨眉,贴着她耳朵轻声说:“我想起来了,姚圣依多次主动接近我,当时我还以为,丫的老子神勇盖世,风度翩翩呢,现在看来,这臭娘们在摸我的底。”
“怎么摸的?”杨眉此刻和赵磊,仍旧伪装成情侣模样紧抱着,头颈交错,一会儿狠吻一阵,一会儿乱摸一通,其实在变化着姿势,紧盯几个方向的动静。
“就是这么摸的。”赵磊两只巴掌,恶狠狠在地杨眉臀部捏了把,随即正色说道,“现在回想起来,她的每句话,都在套我。甚至问到我跟军方是否有接触的问题。幸好老子意志坚定,没怎么理睬她,否则非露馅不可。”
“阿磊,你猜姚圣依会是什么角色?”
赵磊把杨眉压到墙上,左手伸向了她的胸部,头稍微扭转,打量着另一侧动静。杨眉此刻让这小子摸遍全身,占尽便宜,可是毫无办法——人家在执行任务呢,你能不配合?
“非常有可能是黑豹或黑无常情妇。”赵磊轻声说道。
一个黑衣男子,渐渐接近了宾馆。
赵磊还没看清,杨眉却瞬间睁大了眼睛,一把将赵磊翻过来,反压到了墙上。
“别动,该姐主动一些了。”她身子像壁虎般贴住赵磊,小嘴捂得赵磊喘不过气来,微侧脸,仔细盯着那个黑衣男子。
“你跟老公做的时候,也是这么大劲?”赵磊百忙中缓过口气,偷眼打眼了眼黑衣人,随口问道。
“跟老公有审美疲劳了,跟你就激情四溢。要不,等下回宾馆,姐把特工如何利用美色的培训课程,都传授于你?”杨眉死盯那个黑衣人,终于看清了他的脸。
“正好爽一爽,今晚就来个梅开五度吧。”赵磊见杨眉俏脸含怒,知道她认出了黑衣人,“是黑豹或黑无常不?”
杨眉微摇了摇头:“不是。”
赵磊感到非常遗憾,不是黑豹,那关他们什么事,他轻轻叹了口气:“唉,那走吧,春宵一刻值千金哪眉姐。”
黑衣人风一般走进了宾馆。
杨眉轻轻把赵磊推开到安全距离,这才说出了那个黑衣人名字:“阿磊,此人是被你拿下的原高亭县城关镇副镇长顾江东,何白涛表哥。”
赵磊刚才被杨眉压在身下,看不清那个黑衣人,听到这个名字,顿时有些明白了。股神大赛时,他入侵何白涛电脑,无意中发现了他和教官的一段对话,说要到西南特战团傣县营部体验生活。现在,何白涛身边两个人,随着黑豹重心转移,都跟到了这儿,这说明,何白涛去军营的目的,肯定是黑豹授意打探军方动静的。
“我们跟进去?”赵磊对于特工实战经验,毕竟少得可怜,他拿不定主意。
杨眉摇了摇头:“不行,这家宾馆的情况我们不熟,天知道黑豹的眼线布在什么角落。”
“那怎么办?眼睁睁看着这两人联系完,从容离去?”
“你的超能军团是吃素的?”杨眉提醒了句。
“对啊!”赵磊顺手就拿出手机拨通,“蓉儿,马上带王小石到四星级宾馆来,该他出一匹马喽。”
两人飞身杀到时,杨眉已经调查清楚姚圣依住在403房间,蓉儿随即原地返回待命。赵磊三人迅速找了个安全区域,杨眉负责警戒,王小石双手在空中乱点,眨眼间便将宾馆附近所有电波截获,构建出一幅全息光波图。他把其他房间的光波信息全部删除,发现403室,没有任何信息流动的迹象。
十几分钟后,顾江东风般跑下楼,朝海关的华夏国方向而去。他和姚圣依,好像在这儿完成了什么交接手续,姚圣依留下,顾江东返回国内。
三人耐心地等候着,终于,一道强劲的光波自403室而出,径直射入远方——姚圣依向远方发送了条短信。
“手机是特制的,信号超强,但信息被加密!”王小石轻声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