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站一边,等着
回到属于自己的位置上,林陌却仍旧无法安心翻译,脑海里,总是不由自主地便浮现出当自己在洗手间吐完后,皇甫夜突然出现自己的面前,将自己打横抱起去了他的休息室,并且那样轻柔地将自己放在他的大床上的场景画面。
当时皇甫夜的表情是怎样的?
是没有表情?还是带着淡淡的温柔,神色专注?
她记不起来了,又或者,她根本没有看清楚,因为那个时候的她,已经彻底的傻了。
但不管那个时候皇甫夜的表情是怎么样的,她都无法理解皇甫夜对她做出那样亲密的举动来,是因为什么?
因为喜欢她吗?
不,不可能!
是因为同情可怜她?
或许吧!
“林翻译,你的粥好了。”正当林陌望着舷窗外思绪混乱的时候,身边,忽然响起了邵凯的声音。
林陌错愕,侧头看去,一眼便看到邵凯端着个托盘,盘子里放着一碗冒着腾腾热气的淮山红枣粥。
看着那碗卖相极佳的淮山红枣粥,林陌微微有些愣住,没想到,总统的厨师竟然真的给她熬了粥,而且由邵凯给她端了过来。
邵凯是皇甫夜的贴身副官,身边最信任的人,除了皇甫夜,整个总统府里,没有任何人敢使唤他做事,包括朴柏林,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
自然,错愕的人不止是林陌自己,看到端着碗粥停在林陌面前的邵凯,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地诧异。
“我……”
“林翻译,你不会再让我把粥端回去吧?”看着林陌,在她要拒绝的话还没有出口的时候,邵凯立刻便笑着道。
其实,皇甫夜对林陌的感情,他看得很清楚,但同时,他也很能理解林陌的那种诚惶诚恐。
毕竟,林陌跟皇甫夜,他们的距离,相差太远太远了,再者,众所周知,皇甫夜是有未婚妻的,而且也都知道小昕是皇甫夜跟未婚妻沈漫歌的儿子。
这中间一切的一切对于林陌来说,都是一道道跨不过去的坎,她要是还有一点自知之明,就不可能那么轻易接受皇甫夜的感情。
更何况,这一切对皇甫夜这个总统来说,也是一道道砍,至于能不能过得去,这个真不好说。
看着邵凯,他脸上的笑意那么温和又善良,林陌又怎么好再拒绝,所以,她微微一笑,伸手接过了邵凯手里的托盘,由衷说了声“谢谢”。
邵凯点头一笑,这才转身离开。
看着邵凯离开,林陌合上电脑,将电脑和要翻译的文件放到一旁,这才将粥放下。
看着面前那碗热气腾腾的粥,林陌的心思,像是打翻了五味瓶般,百转千回,一时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你和郑副官是不是很熟?”正当林陌看着面前的热粥有些出神的时候,耳边,忽然响起了金小桃好奇的声音。
林陌侧头看向她,微微一笑,“还好吧!”
之前她手被烫伤的时候,邵凯给她送药,这次,邵凯又给她送粥,如果她说她跟邵凯不熟,别人会怎么想?
跟邵凯熟,总比说跟总统先生比较熟好多了吧!
金小桃也是一笑,“难怪他对你这么好,又是来帮你拿电脑,又是来给你送粥的,很体贴嘛。”
林陌看着她,微微笑着,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拿起勺子,搅了几下碗里的粥,然后开始慢慢地吃了起来。
粥的味道,很好,吃下去,胃里很快就暖暖的,她整个身子都舒服了。
可是,皇甫夜对她,到底是因为小昕的爱屋及乌,还是因为可怜同情?
或许,两都都有吧!
……
厚厚一叠几十页的法案,林陌花了差不多六七个小时的时间才翻译完,翻译完了之后,她又一个词一句话的校对了一遍,确定没有任何问题了之后,她才拿了翻译好的文件,送去给皇甫夜。
当来到总统专用区域的时候,看到守在不远处的邵凯,林陌直接朝他走了过去,希望由他来帮自己将翻译好的文件转送给皇甫夜。
谁料,邵凯看了一眼她手里的文件,想都不想的便直接拒绝道,“林翻译,这个忙我不能,你自己送进去吧。”
林陌看他一眼,“……”
既然邵凯不愿意送,那她总不能强人所难吧,所以,只能是硬着头皮,自己送进去。
当她拿着文件进去的时候,皇甫夜正靠在椅背里开视讯会议,神情专注,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走了进来的她,连半点儿眼神都没有给她,只是一瞬不瞬地盯着视讯会议的画面,听得认真。
为了不至于打扰到他,林陌只好站在进来的地方最靠角落的位置,静静地等着,并且低垂下头,以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不过,当她等了十来分钟后,发现自己站在这儿等似乎一点儿也不妥,因为皇甫夜并没有允许她进来,更没有允许她这样光明正大的“偷听”他开会的内容,她这样站在这里,算怎么回事,所以,林陌只得再次硬着头皮走了过去,然后,将手里的文件放到皇甫夜的办公桌上的一角,为了不至于打扰到专注的他,她赶紧便转身打算离开。
“站住!”
只不过,林陌才转身要走,身后,便传来一道凉幽幽的低沉嗓音,林陌心弦微微一颤,立刻便停下了脚步。
视讯会议的那头,正在和皇甫夜开会的几位政府要员听到皇甫夜的声音,更是一愣,一下子全部噤了声。
“给我站一边,等着。”
在林陌脚步停下后,身后,又继续传来某个男人凉幽幽的低沉嗓音,情绪不明。
林陌眉心微蹙一下,深吁口气,不得不又硬着头皮转回身去,看向皇甫夜点了点头,尔后,退到一边,安安静静地站在那儿,等候发落。
一双沉沉的黑眸觑着林陌退到一边站着之后,皇甫夜才又对着视频里的政府要员,继续刚才的会议内容,林陌则站在四五米开外的地方,安静地听着他开会,虽然,她对会议的内容一点儿也不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