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慕轻月和云夜。

    在别的士兵忙着逃命的时候,这两人却是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

    慕轻月是一脸笑,云夜则是冷着一张脸。

    西北军对于云夜和慕轻月都是陌生的,然而唐腾飞以及几位副将却是认识两人。

    特别是云夜,那可是西凉国唯一的王爷,自然就更惹人注意了。

    看到有两个东莱国的兵还往这边冲,西北军有人就坐不住了。

    “那两人是不是找死!”

    “就是啊,不逃跑就算了,居然还有胆子往这边来!”

    “这两人还真是不怕事,老子佩服!”

    “怕是两智障吧!”

    “……”

    这些人说话压根没有避开人,而且声音比平时都要大,好像是故意说给慕轻月和云夜听的。

    云夜的脸是越发的阴沉,慕轻月却是笑出了声,偷偷的瞄了一眼脸色阴沉的云夜。

    唐腾飞听到这些士兵的话,嘴角抽了抽,一脸的同情。

    副将们更是伸手捂脸,特么的抬丢脸了。

    连王爷都不认识就算了,居然还说人家是智障,来找死的。

    副将们已经不能想象王爷发怒的样子,一个个小心翼翼的望着脸色阴沉的云夜。  云夜和慕轻月终于来到了西北军面前,两人还没跨出一步,就见面前的西北军一脸凶恶的抽出长剑,拦在两人面前,怒声喝道:“来人,将这两个胆大妄为的家伙抓起

    来!”

    “大胆,还不给王爷和王妃下跪道歉!”唐腾飞气得脑袋疼,他才刚从马背上下来,准备行李,就听到士兵那牛气冲冲的话,差点没晕过去。

    什么?

    王爷王妃?

    就是面前的两人?

    “哎呀我就说着两人气质非凡,一定是王爷和王妃!”

    “老子早就看出来,这么俊俏的公子哥,一定就是王爷。”

    “去去去,你丫刚才还喊着人家是智障了!”

    “你丫别乱说,老子揍不死你丫的!”

    刚才还气势汹汹的一群人,顿时就露出讨好的笑,恭维的话那是张嘴就来。

    看着眼前一群活宝,慕轻月嘴角抽了抽,视线移到了唐腾飞的脸上。

    此刻的唐大将军一脸的尴尬,这帮兔崽子还算是机灵。

    云夜心里的怒火渐渐的消了,可是看向唐大将军的眼神,还是让人背脊发凉。

    “王爷,王妃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唐腾飞惊喜的同时也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云夜冷冷的瞥了唐腾飞一眼,慕轻月却是拉了拉唐腾飞的袖子,提醒道:“唐将军,咱们还是回去再说吧。”

    “对对对,回去再说!”唐腾飞连连点头,转身在前方带路。

    慕轻月和云夜跟了上去,西北军这才掉头往军营的方向去。

    ……

    将军帐。

    云夜和慕轻月分别将东莱国士兵的盔甲脱掉,这才落坐。

    唐腾飞有一肚子话想问,却又不知道先问哪一句。

    望着一脸为难的唐腾飞,慕轻月倒是先开口问了起来。

    “唐将军,你有什么疑惑都可以问。”

    “王妃,您跟王爷是真失踪还是假失踪?”唐腾飞作为武将,那可谓是有勇有谋,可是却问出了这样一个愚蠢的问题。

    云夜一记冷眼扫了过去,唐大将军别过脸,不去看,倒是冲着慕轻月笑。

    慕轻月翻了个白眼,“唐将军,失踪是真的,一路走来,还不知道京城的情况怎么样,麻烦唐将军告知一二。”

    一听是真的,唐腾飞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紧张的问道:“你们没事吧。”

    “唐将军,你还是说说本王失踪之后的事情!”云夜伸出手指敲击着案几,是笑非笑的看着唐腾飞。

    知道王爷脾气不好,唐腾飞赶忙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

    说道自己的儿子和女儿,他是深深的叹气。

    “我就知道唐胖子会这样做!”

    听完唐腾飞说的那些话,慕轻月顿时就笑了起来。

    写给西北军的那封信,虽然是云夜口述没有错,可她也加了自己的意思,不过是在云夜同意的情况下。

    现在她倒是想看看西凉城那边怎么样了?

    “唐将军,本王还有个疑问,为何这次攻打西南军的是东莱国的人?”云夜深邃的眸子闪过一抹厉色。

    唐腾飞摇了摇头,“关于这个问题,本将军也很想知道。”

    “南越国没有动用一兵一卒吗?”慕轻月忍不住的插了一句。

    在她看来,应该是南越国和东莱国练手攻打西北军才对。

    唐腾飞要摇了摇头,苦笑起来:“南越国没有参与,东莱国却借道而来。”

    云夜冷笑起来,看向慕轻月。

    慕轻月皱起了眉头,摇了摇头:“南越国虽然没有参与,却借道给了东莱国,要说南越国没有私心本王妃才不信。”

    这一点慕轻月不说,云夜和唐腾飞都知道。

    “唐将军对南越国是怎么个想法?”云夜勾起唇角问了起来。

    唐腾飞皱眉,却没有马上回话。

    这时候门口传来了传信兵的急切的话。

    “王爷,将军,南越国大皇子的信。”

    “进来!”

    传信兵进到帐篷将信交给唐腾飞,转身就离去。

    唐腾飞将书信打开,摊开放在案几上。

    只见书信上这样写着:唐将军,对于这次的事情,本皇子感到很抱歉,本皇子将于明天前来谢罪,具体的话咱们明天再说。

    这么一段话下来,但是让人更加疑惑了。

    既然都借道给了东莱国,现在来谢罪,也太马后炮了。

    “王爷以为如何?”唐腾飞收起书信,问云夜意见。

    云夜挑了挑眉,嘴角扬起一抹戏谑的笑:“本王今天就会离开,但是希望将军不要将本王活着回来的消息告诉任何人!”

    唐腾飞一脸惊讶,却还是点了点头。

    “王爷,本将军这就去下令,让他们全部忘记。”说着话,唐腾飞就站了起来。

    慕轻月疑惑的看着云夜,用眼神询问为什么这么做?

    云夜但笑不语,伸手倒了一杯茶水。

    “王爷,那我们什么时候走?”见云夜不回话,慕轻月问了另外一个问题。  云夜笑着伸手给了慕轻月一个暴栗,后者一脸幽怨的瞪了云夜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