朵儿出了房间,直奔餐厅,根据这段时间的观察,她的小伙伴们最喜欢闲聊休闲的地方就是吃东西的地方。

    果然,除了三个女生,莱文和朱志强也在。他们一人一份冰淇淋,一边慢慢地享受,一边逗着阿萌玩。

    “主人,你需要什么?”阿萌快乐的问朵儿,她现在不害怕这些人了,还和他们相处的很好。

    “你注册好了?”杨升彤笑眯眯地抬手招呼她。

    “我也要一份冰淇淋。”朵儿对阿萌笑笑,摸摸她的卷发,转头对队友们说:“嗯,都好了。你们也都报到注册了吗?”

    “一早就去报到了,结束的也快。”米月灵笑嘻嘻地说,“听小彤说,你选了五系的食材课程,真牛啊!”

    “不然呢,舍了水系的?”朵儿拿起阿萌刚送来的冰淇淋,笑着对米月灵说。

    “不要啊!”米月灵大叫起来,大家都被她逗的笑起来。

    “现在不过刚开始,以后你会很累。”孙茜也不太赞同。

    “反正我也没其他爱好,前世今生都奉献给美食。”朵儿不在意地说,挖了冰淇淋送进嘴里。

    “哈哈!感谢云朵儿同学的奉献。”莱文阴阳怪气地开口,突然地话锋一转,“不过请你记住,修炼是根本,否则你永远不能登上任何职业的巅峰。”

    “莱文被附身了?”朵儿疑惑地看小伙伴们。

    “他说的是事实。”杨升彤也严肃起来,“朵儿,不知道你想过没有,为什么宗师级的营养师很少?”

    “为什么?”朵儿的确搞不清星际职业的门道,她还没入门。

    “因为先是修为到达紫级,营养师职业才能到达宗师。”米月灵的老师本身就是宗师,她也是了解的。

    “你的修为达到紫级,异能才能和紫级的能量发生共鸣,才能处理研究紫级的食材。”杨升彤详细的解释给她听。

    朵儿点点头,这个她是知道的,曾经在赤火星烹饪中级食物,她的异能起到的作用可以忽略不计。

    “你选择五系,要用大量时间学习和研究,而你本身晋级就……”孙茜也补充地劝说她,五系异能不管怎么说,修炼的速度都比其他人慢。

    “异能不是有的吃就能增长吗?我现在也不慢啊!”朵儿奇怪地问,从她到星际就一直是这么认为的。五味话里话外的意思只要能量够就没问题。明丰瑞也不曾说过这方面。

    小伙伴们一听,脸色都不好了,纷纷感慨着,原来最大的吃货在这里。

    “吃货听着,”连朱志强都听不下去了,“晋级的关键不只是能量多少,还有对元素的领悟和对战时元素运用。”

    “是啊,很多人卡在巅峰几十年上百年都不能晋级,难道吃就能解决?”杨升彤也啼笑皆非地看着她。

    朵儿想起昨夜在星网上,明丰瑞说让她感悟野营训练收获的话,于是慎重地问:“你们的意思是?”

    “无论如何还是修炼最重要,你必须有足够的时间修炼和感悟,才能做其他的。”孙茜面色凝重地说。

    “嗯,我知道了,我会慎重的。”朵儿认真地说。

    “别赶不上我们的脚步拖后腿儿啊,我们可不会等你的哦!”莱文又毒舌地补了一刀。

    “嗯,我会努力滴。”朵儿没精打采地说,“对了,我下来是问大师遴选传承人的事情。”

    “每年开学都有的,一般理论考和野营积分榜前100名由大师亲选。第一名基本都是稳稳能中的,其他的人就看运气,每位大师最多选两名。”杨升彤简单地解释着。

    “传承人有什么好处。”朵儿还是不懂地问。

    “其实就是收徒弟,有专门的老师教导,因地施教。也会把他多年研究的精髓传授给传承人。”这次是米月灵回答。

    “没有的话,也有学校老师教导,但自己摸索费时费力,走的弯路也多,比较辛苦就是了。”杨升彤也说。

    “我是学院的野营积分榜首,也有希望的吗?”朵儿期待地问。

    “朵儿真棒!”米月灵惊喜地拍拍她的肩头说。

    “嗯,提前恭喜你了!”大家都真心的祝贺起来,这是板上钉钉的事。

    ——

    第二天一早,朵儿就乘坐飞车去了学院。遴选地点是在一个切开口的营养丸建筑中。

    朵儿到达时,大门紧闭,遴选还没开始,学校的老师和几位大师级营养师也没到。

    很多新生已经在门外等待,朵儿随便找了个角落静静等候。

    “你是云朵儿吧?”朵儿转头看过去,居然是玉娉娇在跟她说话,旁边还有宋清涛陪伴她。

    因为检测异能那日和米月灵看了全部闹剧,朵儿已经知道前因后果,对插足朋友感情的她没有好印象,便只是看着她没说话。

    “我是杨升彤的朋友,也是来参加遴选的。”玉娉娇温柔地轻声说话。

    “有事?”朵儿冷冷看着她,这个女孩子脸皮够厚,都闹出那样的事,还敢自称小彤的朋友,难怪小彤吃亏。

    “听说周琦是因为你被拘禁的,能请你高抬贵手吗?”玉娉娇提高说话的声音,看着周围的人望过来,装作一副委屈的样子。

    她暗自心里盘算,这个云朵儿是野营积分榜首,有她在大家都少一份被选中的机会,如果让她的名声受损,大师遴选时总会有所顾虑。

    “玉同学这话真奇怪,怎么是我害得她?如果你们有冤枉可以找证据给校卫队。”朵儿呵呵笑起来,这个女子真恶心,一句话说的暧昧不清,好像她把周琦怎么样了。

    “你要多少才放过她,不就是钱么?”宋清涛在一边含怒出口。

    “哼!这件事我的监护人已经出面了,我可没本事做他的主。你们别再我这里浪费时间。顺便提醒一句,我监护人不差钱。”朵儿懒得跟他们罗嗦,转身离开,换了个地方。

    三个人说话的声音都没刻意降低,周围同学也听的糊里糊涂,分不清谁对谁错。

    他们边上,正是一条狭小的通道,一行人正从这里避过外面的学生进入遴选现场,将他们的话听了个正着。

    其中一名身材高大的男人若有所思地看了看三人,记住那个陌生女孩的面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