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古朴的字如万丈高峰直直压在每个老祖的心上。

    “禹皇墓!竟然是皇主的墓葬!”王老家主已经忘记了一个聚神天应有的仪态,满脸潮红的惊叫出来。

    而在一旁的其余几人也好不到哪去,满满都是狂喜。最起初几人都以为这只是一个霸主级别的墓葬,想不到石门打开后,迎来的是一个皇主的墓葬!

    悟道境的霸主,万衍境的皇主,破界境的大帝。造化三境每一个境界的距离都是天与地的距离。如果说悟道境霸主的修行就是领悟规则,那么万衍境就是用规则衍生一切。境界决定实力,如果一个霸主墓葬是高山,那么一个皇主的墓葬就是一个国度。机遇与危险并存,墓室的大门已经打开了,里面的仙药神珍也展现在众人眼前。虽然几位老祖对于发现一个皇主墓葬满怀惊喜,但是几人也不敢随意踏入这墓葬中。

    几位老祖驻足良久,盛唐太上皇握住玉锏的手青根炸起,他已经等不下去了,想即刻冲入墓葬中,那里有他的机缘。

    一丝叹息响起,“惊天机遇在前,却不是我等所能染指的,可惜啊。”玄木老祖摇了摇头。满脸落寞。

    这一声叹息如醒魂钟鸣,唤醒了陷入魔怔的盛唐太上皇。

    盛唐太上皇知道他没有多少时间了,冥冥中有一个声音告诉他不出百年他就要坐化了,所以他渴望一切突破的机会,一切延寿的机会。也就这样,他掉入了自己设下的魔怔!假若刚才没有玄木老祖的一声叹息,贸然冲入墓葬中,那迎接他将可能是生死道消。那不是一般的墓葬,那是领悟了完整规则,演化万物的皇主墓葬!哪怕只是一根皇主的头发都足以镇压他这看似强大的聚神天巅峰,因为那是规则,规则之重如天如地。

    “玄木老祖,为何如此说?虽说是皇主墓葬,哪怕不能获得皇主的传承和道途,但是只要我们齐心协力,也必定能偷取到一点规则之物。”雷火教教尊不知何时换上了一身蓝白色宝衣,一道道蓝雷白电在宝衣上闪烁。

    雷火教尊对于皇主墓葬的渴望不下于盛唐太上皇,比盛唐太上皇更加不如,他估计三十年内就会坐化了。盛唐帝国还好,聚神天巅峰的存在不止一个,而雷火教却只有他一个聚神天巅峰。等到他坐化了,雷火教离覆灭也不远了。不论是为了他自己的生命还是为了雷火教的传承,眼前的皇主墓葬他都必须一闯。

    “雷火教教尊,皇主墓葬内有什么禁忌我们都不知道,贸然进去,估计是九死一生,还是听听玄木老祖有什么提议吧。”这时一直沉默的泰州巫主接过雷火教教尊的话。

    对于破解了石门奥秘的玄木老祖,在场的几人都是很信服的。此刻泰州巫主站出来支持玄木老祖,其余几人极力压下心中的冲动,看玄木老祖为何道出这墓葬内的机遇与他们无缘。

    又是一叹,玄木老祖指了指拉开的石门一面,“几位老祖,你们看这石门。”

    不同于石门表面,这朝向墓葬内的石门,竟然一个门面上一个旋涡。原本静止的旋涡当眼神落在其上时,竟然急速旋转一来,如若吞噬所有一般。

    “这是!”几位老祖都是猛的一吸气。

    玄木老祖点点头,“万衍境的道域!”

    当规则之力领悟到十成后,规则之力就会形成道!而万衍境皇主用其自身的道衍生一切,演化万物,形成了独立的空间,而这空间就是——道域!

    “这道域有着皇主设定的规则,不满足条件,强行进入我们只会被道域同化掉,成为道域的一部分。”玄木老祖失落低语道。

    玄木老祖的话如敲碎晶石的巨锤,一下敲碎了其余老祖的希望。

    进入道域,必须要满足皇主设定的规则。假若他们能进入道域,适才就不是神识被吞噬而是直接身体消失在原地了,显然他们未能满足进入道域的条件。

    石门打开后呈现的世界是这个墓葬的主体,而进入墓葬却不是跨入那普通的墓葬门槛。进入墓葬必定要经过墓葬中皇主设下的道域。道域就是进入墓葬的通道,无论是从石门上的旋涡,还是直接跨入墓葬门槛,所有生灵都会进入道域中,而不是直接进入墓葬中。

    雷火教教尊满脸死灰,他不知道错过这一次后,何时才有机会获得规则之链,踏入那一步。“难道就没有办法了?”

    雷火教教尊低声喃语道出了在场所有人的心声。

    话音才落,一丝不知名的阴寒勿地在这地洞卷起,让在场的老祖一震。脸上的落寞一转换上了浓浓的戒备。神识瞬间扩散开来,手中的道兵光芒伸缩不定。

    一股苍老的声音打破了地洞凝固的气氛,“今是何世?”

    几位老祖大惊,立即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只见一个身着兽皮的老人立在门内。老人平凡的如平常人家的长者,如果不是老人身后的飞舞的神珍和满地的仙药,此刻几位老祖都不会如临大敌一般。

    玄木老祖放松僵直的身体,躬身道:“前辈,如今是六道纪元。”

    “一道一古,太古,远古,上古,原来已经过去了三道纪元了?悠悠岁月,转眼几世……”老人似乎陷入了回忆中。

    良久,老人背着手转身步入墓葬深处,身影缓缓而散,苍老的声音却回荡在地洞中,“墓葬有中着老夫的道统,你们几个玄境的后辈过了传承的根骨了。去,去找些黄境的小子过来,通过考验,墓中的一切就是通过者的。”

    苍老的声音在地洞中回荡,话语中的内容让几位老祖眉头紧皱。

    盛唐太上皇盯着已经空无一人的墓葬世界道:“这是墓主的魂种,肉身已灭,独留一丝残魂。”

    其余的几位老祖都是点点头,显然也是了解这一切。

    “上古时期,阶品分级不同如今,我们对应是玄境,那么黄境对应的应该就是后天期了。”盛唐太上皇又道。

    话音落下,几位老祖脸上燃起了一丝希望,看向那丝丝光芒落下的洞口,那里有着他们势力的子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