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默地点了一根烟夹在嘴角,烟雾吞吐间陆灏轩微闭上眼眸,香烟的辛辣味吹散了心里刚升腾起的烦躁,手机拿起来打了个电话,说了一句“把查到的发过来”当即挂断了。

    屋内静默的可怕,两人却是不知道外面情况是有些乱的!

    韩芷怡一个个地将人送走,并没有立刻回房间,今晚是有几个人留在家里休息的,吩咐了下人去照顾,她就一个人在门口等着韩芯怡。

    毕竟是自己的妹妹,即使那时候都说得再放心,也不想她在家里还被其他人欺负。

    可被找回来的韩芯怡却有些不高兴,一边往回走一边扭着头往后看,那恋恋不舍的模样看的韩芷怡有些头痛。

    终于还是忍不住咳嗽了一声,韩芯怡这才转过头来。

    “姐,你怎么在这儿?”

    “这么长时间不回来,你觉得我能放心的下?”

    “姐……”

    韩芯怡羞红了脸,拉长了声音嗔怪,还羞得直跺脚。

    看着已经不打自招的韩芯怡,她不免皱眉。

    “芯儿,你还小!”

    韩芯怡有些听不进去了,气嘟嘟的背过身子,再把脸一绷,“我已经长大了!”

    韩芷怡禁不住揉了揉额头,“好了,都这么晚了,先回去睡吧!”

    韩芯怡小意地扭头看着韩芷怡,见她脸上带着薄薄的怒气,不免吐了吐舌头,她刚才好像不该发脾气的,讨好地蹭过去,拉了拉韩芷怡。

    “姐,我知道你为了我好,我以后会注意的!”

    “嗯!”

    虽然点头了,可韩芷怡依然没露笑容。

    “姐……”

    禁不住推了推她,韩芯怡嘴撅的老高,她明明都已经道歉了,还生气?

    “姐夫呢,你怎么没陪着他?”还有空管她的事?

    韩芯怡心里又有些不乐意……

    韩芷怡终于不跟她置气了,转过了身往里走,“你姐夫有事,没有来!”

    “啊?”

    满满的诧异在身后想起,“什么呀,我明明还看到姐夫来了,怎么可能没有来?”

    韩芷怡脚步一滞,脸刹那间煞白如纸。

    “姐,你在逗我吧?”

    踢着脚上前,韩芯怡还满满的抱怨,韩芷怡也回了神,勉强对她挤出了笑容。

    “就是突然有急事,没有过来!”

    “哦!”

    看到韩芯怡没接话,韩芷怡紧了紧手,再继续往前走,这脚步就迈的慢了。

    “芯儿,你刚才去哪儿了?”

    “没去哪儿啊?”

    韩芯怡不乐意说,干嘛问这么多?

    “家里住了客人,你别打扰了他们!”

    “我才没有呢,我刚才又没在楼上,而且我都没在家!”

    芯儿刚去外面,根本没有碰到灏轩,芯儿会说,应该不是刚碰到,那也就是说,芯儿是出去的时候碰到灏轩的……

    韩芷怡的脸又是一白,恨不得现在就上楼破门而入,可她忍住了,生生地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