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熙被颠的头更晕了,只感觉胃里一阵翻滚。
努力的睁开眼便看到顾熙那张漠然的脸。
他虚弱道:“又怎么了?
顾熙指指李俊的方向:“他要找你!”
李和熙艰难地转过头去。
李俊对上他的眼神,汗就哗哗的往下淌。
“那个,我听说您病了,所以特地来看看,没事了吧?”
李俊说完这些便为自己的机智感动不已,明显的这种情况不适合道明来意,他就将错就错,干脆说是来问候对方的身体。这样还能混个好感度,他真是太聪明了。
但李和熙并不这么想。生病难受之时,又看到讨厌的人,他的心情可想而知。
原本脾气就不好的李和熙发飙了。
将李俊大骂一顿赶走后又陷入深深的睡眠中。
这一觉就睡到了下午,醒来以后跟赵昀焕两人都觉得病轻了很多。
也有了胃口吃饭。
然后两人很自觉地给餐饮部打了电话送饭上来。
顾熙他们是绝对指望不上的。
果然顾熙看到他们点的小米粥才反应过来,要吃饭了。
两人吃了饭才总算感觉活过来。
第一次生病有人陪的李和熙心里满是温馨,虽然“看护”的人从头到尾只是看书,连他中间起床上厕所,晕晕乎乎的摔倒都没扶一把。
但李和熙就是觉得比住在特护病房被特级护理无微不至的照顾还要开心。
“你那个奖品七日游的机票是什么时候的?”
赵昀焕一听讽刺道:“还惦记着那个毕业旅行呢?”
李和熙道:“当时然,反正又没什么事!”
“明天下午的!”顾熙看着书头也不抬道。
李和熙一听连忙拿起手机定了两张跟顾熙同一趟的飞机。
然后就跳起来开始折腾,打开电脑看海湾的景点,定酒店。
赵昀焕无语。
去了七八百次了至于兴奋成这样吗?
顾熙却而突然道:“顾源生还没放出来!”
李和熙一听怒了,这林育成是要做什么,专门打他的脸,亏他早晨还跟顾惜拍着胸脯说一个电话搞定的。
“林育成,你故意是吧,赶紧将顾源生给我放了!”
电话那头传来李和熙恼怒的声音,被一个年龄能当自己儿子的人跟孙子似的训,林育成却在不痛快也只能认了。
但通过调查李和熙竟然认识那个叫顾熙的女孩,两人现在还住在一个酒店里。
他只能陪着小心道:“李少,人我肯定放,您都发话了,只是这里面有一个小小的问题,希望您能帮忙!”
李和熙不耐放道:“我管你什么问题,赶快给我放人!”
顾熙看着这样的李和熙,不仅想起第一次到他的样子。
嚣张跋扈,还真是不可一世。
颇似五华界那些名门大派的受宠弟子,仗势而已。
想想自己来到这个时空接触到的这几个世家子弟。
莫子华的精明狡猾,李和熙的霸道暴躁,赵昀焕因为一开始认识的起点不同,在自己跟前还不显,但还在云州上学时,就听了不少他的丰功伟绩。还有就是柳思成的傲气。
若做对比她发现她还是更喜欢李和熙和赵昀焕一些。
一个虽然脾气暴,但为人直率。另一个就更不用说,虽然痞赖了些,却也诚信的待自己。
参照看了一天的人际关系书籍,她觉得每个人身边都有很多的圈子。
朋友,亲人,敌人,伙伴,同事……等等。
这些一个又一个的圈子组成了一个俗世之人的纷杂人生。
她若要投入,便也需要这些圈子。
首先是离她最近的朋友圈。
所以朋友就是跟她在一个圈子里的人,不会背叛的人吧?。
顾这么想着时,李和熙已经挂了电话挤过来。
“那个姓林的疯了,他说你能治好肺癌?让你去治他家老头子!不想放人也要编个像样的理由,真是的!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他放人的。”
顾熙想既然已经将李和熙放入她需要建立的圈子里,她便要坦诚一些,便认真道:“他没有疯,我确实能治。”
李和熙呆住了。
“你不是一直好奇我们被绑架那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我现在也可以告诉你!”
李和熙连忙道:“真的,那你快说,那些人到底是怎么死的?我一直告诉他们你也被绑架的事情,我够意思吧!”
顾熙一笑,然后卧室里的等突然熄灭了。
赵昀焕和李和熙正疑惑间,突然觉得一股寒气逼入骨髓。
尤其是后背凉的渗人。
一转头不由吓的惊呼出声。
但很快那抹惨白的身影就不见了,寒冷褪去,灯也亮了。
依旧吓的腿脚酸软的两人一屁股坐在地上喘气。
“就,就是那个东西,我那天,在,在,在,在你身边看到的!”有过类似经验的李和熙率先清醒过来。
顾熙点头:“它们是我造出来的。而那些绑匪不过是阴气冲体造成了幻觉,自相残杀或者自杀而死!”
李和熙闻言不由打个寒颤,有些不敢直视顾熙结巴道:“那,那你喝我的,血,干什么?”
“我当时太过虚弱,体内阳气不足,怕被自己调动的阴气反噬,必须要童男的纯阳血液来中和阴气!”
当听到童男两个字的时候,李和熙在赵昀焕诡异的目光下,色厉内荏道:“看什么,这说明我这个人洁身自好!”说完以后反应过来:“难道,你不是了?哇!什么时候跟谁?”
赵昀焕一听心虚的看了顾熙一眼,推说肚子疼钻到了厕所。
等他一走,放李和熙和顾熙单独在一起,他看着顾熙冷漠的脸就开始发憷,
同时心里十分庆幸,当年自己没做蠢事,真的得罪了顾熙,否则他现在的尸体都化成白骨了吧。
“那个,顾,顾熙,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但最后好奇心还是战胜了胆怯。
见到顾熙点头,李和熙连忙道:“你到底是谁?我是说你的真实身份,我听说南疆那里有一个神秘的巫族,什么能指挥僵尸,能召唤鬼魂的,你是哪里人吗?”
“不是!”
“那你那种本事是怎么来的?那个柳思成知道吗?我是说柳家知道你这种,这种,就是本领吗?”李和熙越说越心虚,最后不由想扇自己的嘴,为什么每次一看到顾熙就不受控制呢?
顾熙似笑非笑的看他一眼:“我必须回答?”
“不,不用!”
“问那么多做什么?”顾熙淡淡道:“你只要知道,当你跟我站在一个圈子里时我不会害你就可以!”
李和熙连忙点头,原本暴躁的跟狼一般的性格,此时在顾熙面前乖的像小绵羊。
然后他顿悟了:“赵昀焕是不是一直就知道你的本事?”
顾熙点头:“第一次见他时,他已经要死了,我救了他,所以他的命是我的,他的所有都是我的!”
李和熙更是惊的合不拢嘴,只觉得自己可能还没睡醒,感冒越严重了。
许久他才从打击中恢复过一丝理智。不仅喃喃道:“难怪那小子跟个大内总管样巴结着你。”
然后就晕乎乎的坐在那里,就是赵昀焕出来都没反应。
许久后他突然跳起来,惊恐的看着顾熙:“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你杀了那些绑匪也算救了我,难道你也想要我的人生?”
顾熙从书本中抬起头,面无表情看他道:“你想多了,你对我没用,我要你干什么?”
李和熙再次松了口气,但随即又不岔起来:“我怎么没用了?那赵昀焕又有什么用,比我强在哪里?你要说他长的比我漂亮更像娘们,那我真比不上!”
赵昀焕躺着中枪,不仅跳起来:“你是不是皮又痒痒了!”
李和熙立马瞪过去:“难道我说的不对,小娘炮!”
“你大爷的!”
……
顾熙放下书,看着打成一团的两人,生平第一次有了叹气的冲动。
她决定了她朋友的圈子就止于此,再多她会受不了。
当天夜里李和熙直接去了林家亲自带走了顾源生。
因为顾熙明确的是不会帮对方看病的。
林育成气的要发心脏病也没办法,就这样林家原本由一个病人变成了两个。
他那个蠢弟弟,现在终于不蠢了,而是完全的傻了。
每天嚷嚷着有鬼,并且大小便失禁,最后不得已将他送往疗养院。
自己家里两个病人一个顾熙不肯治,一个估计是被她害的。
林育成恨不得将顾熙千刀万剐,但根据调查那个顾熙跟李和熙关系非凡,他根本不能动也不敢动,一肚子的憋屈发不出去,险些气的厥过去。
与他的愤恨不同,
顾源生此时更是忐忑,
他晕乎乎的跟着那个俊的异常的男孩到了市里最好的星级酒店。
一路上心里都在想,刚才那个林育成在在这个男孩面前都点头哈腰的模样,让他明白对方是个比林育生还要牛掰的大人物。
虽然他年纪看上去二十不到,但周身那种关于发号施令的气势却不是假的。
只是他带自己来酒店干什么?还不停的问他跟林育成问过的同样问题。
跟顾熙怎么认识的?是什么关系?
便不仅担心不会是刚出狼窝又进虎口吧,那他也太倒霉了。
不过万幸他总算没有非要他说出那个叫顾熙的女孩的下落,否则他真有想死的心了。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