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吓尿了
“嘶!!!”看到如此一幕,众人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
修为最高的人顷刻间毙命,彻底吓坏了众人,当下便有人迫不及待的喊道,“我同意!只要你把通过的方法告诉我们,我同意你可以优先选择一样宝藏!”
“我们也同意!”
“姑娘快说吧,我也同意!”
眼前的一切尽在预料之中,紫凰开口道,“众位考虑的时间有点太长了,现在条件改了,我不仅要宝藏的优先权,还要宝藏的三成!!!”
太过分了!
这简直是坐地起价,令人发指!
众人听完紫凰的话又惊又怒,却怎么也没有人敢再去亲自尝试这恐怖的棋盘机关了。
“我数十秒,若是众位考虑的时间超过十秒,那么我可又要改条件了!”紫凰正是因为了解众人对于宝藏的执着与贪婪,才敢如此的有恃无恐。
“哈哈,紫凰啊紫凰,你真是一次又一次的让我刮目相看啊。”司箜铭看着紫凰一个人便轻易掌控了整个场面,不由得低笑出声来。
“好,就依你说的办!”司箜铭深深地看了紫凰一眼,在众人还有些迟疑的时候率先开口道,“并且我可以保证你绝对的安全。”
司箜铭的这句话简直比紫凰的话还令人震惊!
那个修为最高的中年男子被棋盘机关杀死后,整个大殿中整体实力最高的就变成了司箜铭这一方。
而司箜铭的这句话,明显将紫凰等人护在了羽翼之下!
这让本来准备着先假装答应,等安全通过之后再和紫凰算账的许多人的眼神都闪烁不定。
紫凰笑着看向司箜铭,“够义气!我没有白救了你的菊花!”
“啪”的一声。
司箜铭捏断了自己手中的折扇!
饶是他心机深沉,在此时的环境下听紫凰又提起菊花两个字,还是有些尴尬。
一直安静的站在紫凰身边的炎陌玉听到紫凰和司箜铭的交谈,突然仔细看了司箜铭一眼,神色一动,居然又开始不安分的找茬,“嘤嘤嘤,小凰凰原来不止对我的裸.体感兴趣,原来还对别人的菊花感兴趣,我好伤心啊……”
“闭嘴!”紫凰一脸黑线的看向炎陌玉,偏偏这家伙正演戏演得上瘾,哭得兴致勃勃。
求求老天赐给她一颗后悔药吧!
如果她早知道这个炎陌玉这么能作妖,她一定在见到这家伙裸奔的时候立马掉头就走,坚决杜绝一切被这家伙缠上的可能!
风清浅跟着紫凰进殿以来,炎陌玉一直都是翩翩佳公子的模样,但哪能想到此时突然如此作态,简直让她惊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紫凰,你,你们……”风清浅有些迟疑的看看炎陌玉,又看看南宫明月,最后视线落在了紫凰的身上。
没办法,炎陌玉的话实在是太惹人怀疑了,这么暧昧的话很难不让人误会。
“他脑子经常抽风,你别理他。”紫凰对上风清浅迟疑的眼神,顿时更加崩溃。
偏偏这个时候,南宫明月吃醋了。
明月吃醋的后果很严重!
他完全没有预兆的开始火速的脱衣服,眼睛中满满都是委屈,“娘子你是我的,只能看我的裸.体!”
而就在紫凰被南宫明月搅得焦头烂额的时候,她却并没有看到一直假哭的炎陌玉突然抬头和司箜铭对视的一眼。
那一眼冰冷无情,暗含着浓浓的警告,完全没有了面对紫凰时的柔色。
司箜铭与炎陌玉对视了一眼,脸上的笑意也收敛了几分,似乎对炎陌玉极为忌惮。
紫凰等人说话的空隙,对岸上的几方人马也都达成了共识,纷纷无奈的同意了司箜铭的话。
见目的达成,紫凰微微勾起唇角,没有再过多的拉仇恨,很干脆的将正确通过棋盘的顺序告诉了众人。
等最后一人也安全通过棋盘机关时,众人都不自觉的松了口气。
这个机关带给众人的阴影,实在是太恐怖了。
而显然,他们这口气松的太早了。
好不容易通过棋盘机关的宫殿,本以为这扇门后面便是令人痴狂的宝藏,但谁能想到,门的后面,居然比刚刚的棋盘机关更让人抓狂。
“这这这,这是什么……”众人简直欲哭无泪。
本以为推开门会看到堆积如山的金币,武器还有丹药等等。
推开门后的宫殿比棋盘机关的宫殿更加宏伟,面积也大了一倍有余。
可正是因为这大,才更显得这座宫殿空旷。
是的,空旷。
这么大的宫殿,居然是空的啊啊啊啊!
他们死了这么多人,还和紫凰达成了不平等条约,好不容易到达了藏宝地,居然是空的???
“老子不信!这一定是障眼法!”一方紫凰不认识的武者阵营中,率先有一个男子因为极度不甘心而冲向了空旷的大殿内。
“不太对劲,都小心一点。”紫凰站在大殿门口,明显感觉有些不对,低声嘱咐着智障小分队的几人。
“啊啊啊啊啊!救我!救我!”就在紫凰话音刚落,那率先冲进去的男子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
“看上面!那是太阳吗?!”有眼尖的人瞬间惊叫着指向大殿的正上方。
紫凰眯着眼睛向上看去,只见在那男子进入的同时,本来空无一物的大殿突然在房顶某处绽放出一道耀眼的光芒,直直的照射在男子的身上。
而令人惊恐的是,那男子居然惨叫了没多久,就在那道光的照射下逐渐融化了!
不过几息时间,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了一滩血水!
尸骨无存!
这座大殿居然比棋盘大殿还要恐怖许多!
一时间,众人都站在大殿的门口,气氛变得极为凝重,没有一个人敢再次轻易的进入大殿中。
紫凰面上不动神色,意识却再次进入空间中,一眼就看到了域正在等她,“域,这光是什么?你知道破解之法吗?”
从紫凰进入这座宫殿开始,域就一直在密切的注意着紫凰的行动,刚刚这道大发神威的诡异光线他自然看得一清二楚。
域没有直接回答紫凰的话,而是神情有些凝重的说道,“我之前低估了这处密藏,这里居然会出现这个,看来有一样东西一定在这里。”
“到底是什么东西啊?你都快把我说晕了!”紫凰最看不惯域每次故作高深的样子,明明一句话就能说清楚的事他非要说个似懂非懂。
看着紫凰懵懂着急的模样,域没有再兜圈子,而是直接说道,“这道光是由太乙神镜发出的!太乙神镜的威力巨大,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宝贝。而更重要的是,有太乙神镜的地方就一定有定魄珠!”
“说了这么多,你到底知不知道破解的方法啊?!”紫凰有些无奈的看着域,“这么厉害的宝贝,你总得教了我拿到的方法我才能得到啊……”
域嘴唇动了动,正准备说话,正在这时,却有一道尖刻的女声穿过紫凰的意识,打断了域的话,“姐姐你刚刚破解那棋盘机关的时候不是很厉害吗?我相信这次你也会有办法的,不如就帮我们探探路吧?”
紫凰的意识从空间中退了出来,对紫菲突然打断域的话十分恼怒。
本来马上就可以知道破解的方法了,却又被紫菲打断了,看来利息收的还是不够多!
紫凰眼中闪过一丝厉色,没耐心再应对紫菲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身形一动,突然出现在了紫菲身边。
“既然你这么想探路,我就送你一程!”紫凰冷声说完,便一把抓着紫菲,将紫菲猛地扔进了大殿中。
“啊!!!紫凰你这个贱人!!!”紫菲彻底慌了,在半空中奋力挣扎着,“太子哥哥快救我啊!”
南宫澈的脚微微一动,似乎想要救紫菲,但他的目光在大殿地面上那摊触目惊心的血水上顿了顿,又默默的收回了脚。
紫菲几乎要被吓破了胆,几乎是在被紫凰扔出去的同时就闭紧了眼睛,似乎这样就可以少害怕一些,多一丝生存的可能。
在紫凰把紫菲扔出去的时候,紫凰的意识也立马再次跑到了空间中,迫不及待的问道,“域你还没告诉我呢,到底怎么破解这太乙神镜啊?!”
“很简单,不要用灵力就好。”域的表情淡淡的,“太乙神镜只能自动识别灵力辨别位置发动攻击,对于没有灵力的人是没有用的。”
紫凰眼珠子转了转,突然贼兮兮的笑了,“那这镜子岂不是专门为我量身定做的?要知道我可是天生的废物啊……”
对于紫凰这么快能反应过来,域赞赏的点了点头,“不错,你的灵力特殊,修行的功法也比太乙神镜高阶,太乙神镜根本无法锁定你的方向攻击你,所以你想要太乙神镜,直接取就是。”
得到了满意的答案,紫凰心满意足的将意识从空间中退了出来。
哪知道她一退出来,看了眼大殿的方向顿时惊讶极了。
只见大殿正中央,紫菲因为极度害怕而浑身颤抖着,紧闭着眼睛缩成了一团。
她的身下一滩水迹。
面对这座大殿的恐怖,紫菲居然吓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