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顾倩每次经过那个老旧的教室时,心里都渗得慌。
这孤单单的教室在教学楼五楼走廊最里面,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便闲置不用了,里面后半部分堆满了桌椅,灰尘懒懒的躺在每一个角落里。
但是这里真的很安静,很适合放课后独自来看会书。
固执如顾倩,尽管知道是有点阴森的地方,她还是将这个地方给暂时“攻下了”。
今天意外下了大雨,顾倩还是一如往常的去了废旧教室外的走廊。虽然天气有些阴沉,但她还确实有一件必须得在那儿完成的事——分一些吃的给那只每天下午都会“光顾”教室的小黑猫。
“喵喵,快出来!”顾倩一如往常地唤了一声。
她在过道的阳台上垫了张纸,用筷子轻扒出自己饭盒里的一些吃食,盛到了上面。
“喵呜~”她又唤了一声。这小家伙今天很奇怪,按理说应该早就扒在窗台上伸着懒腰等着她了呀……难道是因为这大雨……它被困在哪个角落躲雨了么?
校园里的小动物是十分可怜的,虽然有很多好心的同学会偶尔施舍它们食物,但是这不能保证每一顿都不挨饿,且一旦遇到这样的糟糕天气,这群无家可归的小东西通常只能躲在某个角落或者树洞里瑟瑟发抖。
顾倩不由得担心起那只小黑猫来。她焦急地望向那间有些恐怖的教室,这小家伙会不会从没关的铁窗户栏里钻进去了呢?
一时间,顾倩的担心战胜了恐惧。
雨势很大,天色越来越暗了……她鼓起勇气,缓缓地望向那间幽暗教室的每一个角落。
小黑猫并没有被找到,但在教室左后方,那个积压了密集桌椅之处,到她看到了一个身穿白T恤,全身湿漉漉的少年。
她倒吸了一口冷气,到是没有惊吓到叫出声来。
因为……那个男孩子正在对着她温柔地微笑呢。
他的头发微卷,像是被大雨淋潮了。他笑起来好看极了,睫毛很长,笑眼弯弯。
男孩右手拄着下巴,表情温驯,伸出左手轻轻朝她挥动着,虽然他的出现有些突然,但此情此景,他帅气的脸和礼貌的行为却很难让人害怕得起来。
顾倩也不知怎么给对方一个合适的反应,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回敬了对方相同的挥手动作,却是很难笑得自然。
没想到男孩竟很大方地站起身来,朝着教室门方向走来了,几乎没有费任何力气,“哗”地一声从里面拉开了门。
这门,居然能打开?genius!那是当然,不然他是怎么进去的?
他个头很高,渐渐走近的过程如“墙”来一般遮挡了顾倩的视线。
这时的顾倩也顾不得思索这整件事的前因后果了,脑袋里一片灰懵。只听那少年说:“雨太大了,我在里面躲雨呢,吓到你了不好意思。”
“没……”顾倩有些尴尬,“请问,你有没有见到一只黑猫呢。”
少年抿嘴笑了,表情中闪过一丝狡黠:“没有见过。”
(二)
那天之后,小黑猫照样每天来老地方“讨晚饭”,而那个奇怪的少年再也没有来过这里。
这间破旧教室门外的走廊,依然是顾倩一个人的秘密基地。
她喜欢在那儿看书、吃东西和撸猫……渐渐地,这教室于她来说完全脱离了开始时阴森恐怖的形象。
这样平静的生活一直延续到了高二,直到她遇到了“那个人”。
“顾倩,我有话要对你说。”
说话的男孩是校篮球队的胡允。
球赛中场休息的当儿,他走过来直勾勾地看着顾倩,周围的女孩子们对她投以惊讶和羡慕的目光。
顾倩不笨,但在感情上,却是个呆拙迟缓的个性,一直到学校去年的大型篮球联赛,她才第一次知道了胡允这个人。
之后,她也算是情窦初开,尝尽了暗恋的滋味。
只要一有时间,她总会偷偷去篮球场瞄瞄这个男生在不在,如果碰巧在了,会默默看对方打完篮球,再独自离开。
周围并没有任何小姐妹发现她的心思。要知道那是顾倩,除了周末偶尔会和大家一起聚会一起嗨,平时话都很少的人,放课后总爱玩“秒闪”,大家都已经习惯了她的古怪,自然也没有察觉出她的异样。
她虽然很喜欢这个叫胡允的男孩,可除了悄悄关注对方,根本就怂到不敢多靠近他一步……顾倩觉得这感觉甜蜜又感伤,内心自比为黑夜中孤单盛开的繁星花,觉得自己忧愁得很。
尽管她连篮球赛的规则都不懂,却丝毫影响不了她对胡允每场球赛津津有味的观看。
相对的,她原本的那个秘密基地、那个破旧的教室和黑色猫咪……慢慢的就有些被她冷落了。
直到那一天,胡允突然在球赛中场直勾勾地走向她:“顾倩,我有话要对你说。”
他的主动,让顾倩一度以为自己摆脱了这场马拉松般的暗恋。
顾倩顿时有些惊慌失措了:他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
说好了只是暗恋啦,顾倩觉得自己从来不曾犯规啊,现在是什么情况?
她觉得自己有些颤抖,紧接着听见从自己嘴里发出一个闷闷的声音来:“同……同学,有什么事么?”
“其实,你,可以……”胡允玩味地看着羞涩的她,“你可以不要每次都只是来看我打球么?”
“……?”顾倩不是很懂。
“比如说,可以顺便给我捎瓶水什么的?”胡允说着突然脸红了。
这场面——俨然形容不来是尴尬还是暧昧了。
那天之后,顾倩和胡允的关系逐渐走近。
“胡允,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
“找朋友的朋友打听咯。”
“篮球场上那么多来看你打球的女生,干嘛偏让我给你送水?”
“因为你看起来最好欺负。”他哈哈哈地笑出声来。
“……”顾倩羞涩地擂了胡允一拳,低头沉思了一会,“走,带你去看我的秘密基地。”
(三)
顾倩和胡允到了那教室时,又值黄昏。
走廊上仍然空无一人。
“这里……”胡允不明白这样一个阴森的地方对顾倩到底有什么特殊意义。
“我看书的地方。很安静吧?还有一只猫咪。”
“嗯……确实很特别。”胡允有些后怕的朝着教室内看了一眼,“这教室已经很久不用了吧?你不害怕么?”
“习惯就好,没什么好怕的。”顾倩坦然一笑。
“嗯嗯。”胡允向四周看了看,边应着声,边向顾倩挪近了一步,顾倩瞬间心跳加速。
胡允闭着眼睛慢慢靠近了她的脸……
等等啊等等!顾倩心中实在惊慌失措。这个,是要开始初吻了么?但一切不是应该从牵手和拥抱开始的么?啊~呀~
接着她听见胡允说:“你今天洗头了?什么牌子洗发水?”
她赶紧捂着红透的脸转向了另外一边:我到底是在想什么?
周围充满了胡允调皮的笑声。
又被捉弄了,她内心其实有些不甘。
就在她要开始反驳胡允时,身后的教室门突然“吱呀”一声开了。
她见到了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
头发微卷,在某个雨天眉眼弯弯的温柔少年。
但今天,他的表情不是很高兴。
“是你……?”
“是我,看样子你的脑子还没有那么坏,记性不算太差。”他用不太美妙的语气回答了顾倩。
胡允有些莫名其妙:“你们认识?”
“你们两打扰我看书了。”奇怪少年说着责备的话,但愤怒的目光却没有从胡允脸上移开。
大家不欢而散。
这几天顾倩在思考着下午要不要换一个地方看书。
她没想到那儿除了她还经常会有人再“光顾”,但是小猫怎么办呢?
她也很是迷茫,虽然还是经常去喂着猫,其实心有千千结。
胡允这段时间的训练比较频繁,和顾倩见面的时间开始变得越来越少。
1月29日。
顾倩看着日历上的这串数字,思绪神游。
胡允的生日要到了,要好好和他庆祝一下的。
(四)
顾倩很早就省好了零用钱,且早早就想好了要送胡允的生日礼物。
但天公不作美,到了那一天,又遇到了大雨倾盆。放课铃一响,顾倩举着雨伞早早等待在胡允的教室门口了。
想着待会胡允打开礼物也许会开心,顾倩觉得心里像开了花儿似的。
一直到这个时候,她内心还是存在着很多奇怪的自信的。
可就在下一秒钟,当看到胡允和另外一个女生从教室一起出来时,顾倩就只剩下当头一盆水的感觉了。
她都不敢再多走过去一步,感觉脚下有千斤重。
那个站在胡允身边的女孩长着大眼、黑发,可以说是非常漂亮了,顾倩撸起自己马尾上的“一卷枯黄”看了看,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她从旁边的走廊悄悄穿过,敏捷地消失在了那个等了很久的地方。
精心准备的礼物终究是没有送出去。
晚上胡允打来的电话,她一个也没有接,她真的只想要静一静。
顾倩的妈妈在接到胡允第三个座机电话时,开始有些怒了。
“顾大妞(顾倩妈妈给她起的外号),请你处理好个人感情问题。”
“妈~我说了,就一普通同学,说我不在就行。”
“我再说一次你不在,估计这个男生真要急得满大街找你了。”
“……”
顾倩仍然执拗地躺在床上纹丝不动,脑袋深埋进柔软的枕头里。
她突然发觉自己是一个很冷酷的人。
不过……等胡允真急到去了大街上找人了再说吧!
真有这个可能么?也许这又会变成一个永久的秘密。
以前就听人说过,这类个子很高运动神经又好的男生,大多都被女孩们宠坏了。
现在的顾倩,觉得这句话是千真不假的事。
不过还好,她及时醒悟了不是么?这段初恋,噢不,这段暗恋,也许就要无疾而终了吧。
1月29号,顾倩为胡允准备的生日礼物,也许将永远深埋在“某个地方”了。
之后一直接近高考,顾倩再也没有联系过胡允了。
高考在即,考生们全都忙得不亦乐乎,顾倩去到秘密基地的次数也不断攀升。
并且,她很频繁的开始遇到那个老是会突然在秘密基地“打断”她的奇怪男孩。
“你很奇怪。”
“怎么了?”
“为什么每次非得我在的时候你才出现,我们可以错开时间使用这儿的不是么?”
“我们都要放课后才会有时间的,不、是、么?”他嘲讽。
“……可你每次出现,小黑猫都不敢来,它可能会因此饿肚子!”
男生听到这句话抬头看了看顾倩:“你担心的是这个?”
“是又怎么了?”她没有好气地答到。
“你听着同学,我不想和你关系闹得那么僵。”对方的态度变得超级认真,“也许我在“某种”状况下得罪过你,但我不是故意的,是你们先惹到我了。现在要高考,我希望大家来这儿能把重心放在学习上……”
“可以!我懂了~”顾倩堵着气来了句,“不就是把你当作空气,当成不存在么!?”
她生气地背对着他坐下去,开始翻动数学书,而此刻,她身后的少年突然露出了异常悲伤的神色……
她讨厌他。她不喜欢和不熟悉的人分享同一个空间,并且……她心里老感觉这个怪人是在故意接近她。
她完全没有想到,这位“方便面”头型的少年,此后依然“厚脸皮”又顽固地经常来到这儿和她一起看书,一直持续到高考放假前的最后一日。
(五)
高考,几乎所有人在青春年华里的“挣扎”目标。
毕竟真正能快乐沉迷于其中的人是少数吧,那些青春里的爱恋、痛苦,失落……全部都一起沉淀在这高考里了。
而有的秘密,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被人知道。
高考放分前,顾倩心里即放松又煎熬,毕竟谁都对自己成绩很担心。
短暂的解放了,她每天都起得很晚,清醒后便窝在家里胡乱调动电视频道,她无所事事,但这一切于她当然不是一种享受。
晚饭后,待太阳小点了,她仍然带着一些吃食去到学校里,老地方,照常喂小黑。
也不知道那个经常来和她抢地盘的男孩子高考还顺利么?现在怎样了?
还有胡允,他现在还好么?
高考放分那天顾倩心情不错。上了一本线几十分,是她的正常发挥水平,结果还算是如她愿的。
但好心情只持续到下午,她开始纠结于填报的院校了。
到了晚上八点左右,顾妈妈在外面大喝着让顾倩接电话。
是胡允打来的。
几乎在听到那头声音的一瞬间,她就认出了他的声音。
“顾倩,好久不联系了,你还好么?”
“……我很好。谢谢关心。”她条件反射地蹦出了这句话,带着些隐忍,也许是赌气。
电话那头久久沉寂。
“想好要去哪个学校了么?”他突然问。
“没有啊,”她装作很轻松地问道,“你呢,想好了么?你平时成绩那么好,这次一定也是考得很棒吧。”
胡允受女生欢迎是合理的。一个又高又帅,运动和学习双优的男孩,哪个女孩会不被这样的人吸引?
也正因为如此,他哪里有道理看得到她这只丑小鸭。
那么自己的这份小心思,确实有些莫名其妙和可笑了。
“嗯,还行。”他回答得淡淡的。
电话不几句就聊不下去了。
事后顾倩觉得,那时胡允电话里的口气貌似是充满“善意”的,但却被她接连不断的冷场和强撑的话语把对方的热情硬生生地掐灭掉了。
(五)
顾倩出发去青岛的大学报道前,在最后一天,她如往常一样带着饭菜去到学校给小黑送食物。
那天小黑不在。
她一直等到了傍晚,在走廊尽头,她看见了一个高大的人影。
那个人背对着夕阳,周围充斥着暖暖黄黄的光线。
那个情景就像:出现在末日里的一帧精灵画像。
顾倩看得有些走神了。
对方渐渐向她靠近,她终于看清了对方的长相:一张英俊又清秀的脸庞。
他竟是那个留着“方便面”头型的奇怪少年。
“嗨……好久不见。”顾倩莫名其妙地和他打了个招呼。
不对啊,那是个她从来不待见的人吧,这刻怎么招呼能打得那么自然了?
难道是因为大家都要毕业了,有些释怀了?
男孩并没有回以那句客套的“好久不见”。他微笑着应了声“嗯”,接着平静地坐到了顾倩的身边。
“你要离开这里了么?”他的口气竟然有些伤心。
顾倩觉得这气氛很是奇怪。
“嗯,我明天就去青岛了,你呢?”
男孩突然难过地把头埋进了手臂里:“我还在这里。”
顾倩突然就有点尴尬了。
每年高考结束,有人欢喜有人忧。
在一个那么失意的人面前,不善言辞的顾倩好像无论说什么都是错。
“那个……”最后一次见面了,无论如何,顾倩还是决定打开心扉,安慰一下对方,“休息几天,打理打理心情,该干嘛干嘛呗。”
男孩含着泪歪头看了看她:“可是,无论怎么调节心情也没有用了。事实是,再也不会遇到第二个你。”
顾倩无法理解这句分量很重的话。
这是告白么?她心里自然一阵小鹿乱撞。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怎么可能啊?但她心悸得无法思考。
那么现在,需要给个什么回答?或者说,怎样接下这话。
“同学,不要那么伤心。”她看他好像更伤心了,急忙接过了这硬梗:“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么,要学会释怀。”
顾倩心想:我刚刚说了什么呢,把自己比喻成了一个啥?
没想到这招有点用,“方便面”没哭了。
顾倩递给了他一些纸巾:“诺,给你擦擦眼泪,这事我保证不外传。”
他听后笑得热泪盈眶,那本该很狼狈的表情,在他脸上竟然意外的好看。
临走时男孩塞给了顾倩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送给你的,分别礼物。”
回家后顾倩一想起那男生哭得“梨花带雨”的样子,就一个哆嗦。
虽然当时是很同情他啦,可是吧,那么大个子一男生哭成那样……咿呀……
算了,最后见一面了嘛,谁还没有个脆弱的时候啦?
她小心翼翼地打开了“方便面”送给她的那个精致小白盒。
里面静静的躺着一颗“黑色的心”。
这颗心被一个水晶心形玻璃罩包裹着,除了奇怪倒是没有什么特别。
他果然是个怪咖。顾倩心想,但突然有什么引起了她的注意。
那颗毛绒绒的黑色的心,它的材质,好像是动物的毛。
就像小黑那样的毛。
她突然内心震慑。
仔细回想,小黑和“方便面”从来没有同时出现过!刚刚方便面一直说着“再也不会遇到第二个你……”,难道说,方便面就是小黑?
顾倩推理完毕,接着一把推翻了所有。
不可能,顾倩你又不是活在奇幻世界里,请你理智、理智!她嗤笑了自己。
(六)
大学生活的开始,意味着你和未成年的世界正式saybyebye了。
全新的生活,你感觉自己的灵魂还没完全从高考前的忙碌中抽身呢,就匆匆汇入了万花筒般的人流中。
开学后的第一周,顾倩做了新发型,也买了新衣服,看着镜子里那个熟悉的自己居然散发出了淡淡女人味,她有些小开心。
她参加了大学里几个社团,终于有时间碰碰自己放下了很久的兴趣爱好了,学习和生活也被她安排得有条不紊,不亦乐乎。
不过,她自认为的这些美好平静,不久后便硬生生被一个电话打破了。
“顾倩,我生病了,可以来看看我么?”
这个曾经熟悉至极的声音,从电话那头悠然传来,在她心里荡漾出一个巨大的涟漪。
胡允告诉顾倩,他生病了。
他想要见她。
她虽然很担心他,但她在电话里表现出的态度却不像内心那么火热。
她莫名责怪了自己。
在她去到医院前,她已经想好了无数种“寒暄”的方式,但在真正见到对方的那一刻,那些原本想好了无数的寒暄字句却是说不出口。她很想要正常地关心眼前的这个人,不想别扭了。
胡允躺在病床上,左脚吊着三角牵引带,一脸憔悴地微笑着看向她。
他在一场比赛中受了伤,怎么说呢,长期的体能训练和难以预估的伤病本来就一直折磨着这个男孩,所以此情此景,除了不太好的脸色外,在他的神情中并看不出任何和平时不一样的地方。
“顾倩你来了,你看,我大学也报了青岛的呢,这太巧了。”他急着想坐起来,可惜力不从心。
顾倩很清楚,以平时男孩在学校里的成绩排名,他本是可以去到任何地方上学的。
她走过去坐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用食指戳了戳男生腿上的石膏:“小心点啊,疼不疼啦?”
“见到你我就不疼。”他笑得痞痞的。
“来这边念大学也不事先和我说声。”顾倩有些郁闷。
“你妈妈知道我报了这边的大学的,”胡允挑起一边的眉毛,歪嘴笑了,“我打算过来了给你一个惊吓嘛。”
不敢说惊喜,只好用惊吓来形容了。顾倩觉得胡允真够自觉的,她忍俊不禁地笑出声来。
“你看我都这样了,你还能这样笑也太心狠了吧?”胡允邹着眉头假装生气。
顾倩边笑着边有泪花从眼眦流了出来:“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其实,一直都很想再见到你。”
在填报志愿以前,胡允“收到”了顾倩本准备生日那天送给他的礼物。
是一颗红色玻璃心。
你们可以想象到顾倩之前收到“方便面”那个相似的黑色心形时的诧异么?
一样的告白方式,一样的那么不大浪漫。
你们也想象不到胡允从“方便面”男孩那儿收到这个转送礼物时的惊讶吧?
而这个礼物,本是早被顾倩藏在了秘密基地的一个毫不起眼的角落里。
失而复得的心事。
而这份礼物也给了迷茫中的胡允以勇气。
“两个人之间最重要的是信任,我想以前我错了很多,没有给你足够的信心。”胡允满是遗憾的口气,他一直觉得顾倩的逃离是因为他对感情的不确定呢。
他其实至今不知,生日那天的顾倩一直守在他的教室外,目睹了他和自己同班的表姐一起“亲密”走出教室的场景。
但当他收到顾倩那份“别有意味”的生日礼物时,他突然觉得那所有的猜疑和困惑都不重要了。
其实顾倩也很清楚自己——没搞清楚状况,但是疑心又很多的那个自己。
顾倩挺不好意思的答了句:“莫名其妙,说什么给不给别人自信的瞎话,电视剧看多了吧你。”话出口后脸上已是一片红晕。
胡允才不管呢,一脸超级认真的表情,牟足了劲儿侧身逐渐凑近了她:“那么……做我的女朋友可以么?”
“……”
(七)
顾妈妈抚摸着一只小黑猫,非常满意于小家伙脖颈上那搓手感很不错的绒毛,她边撸着猫咪,边在它身旁放下了一个盛满食物的小碗。
“呐呐,孩子,你还真是准备赖在我家不走了?”顾妈妈戏谑地看着眼下这个黑乎乎又很黏人的小家伙。
“喵……”小黑猫嘴边的毛毛沾着些细小饭粒,抵着顾倩妈妈的手背,用小脑袋亲昵地蹭着这个新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