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时钟塔礼装在魔力的修复下逐渐恢复原状,少年拍去身上沾染的灰尘,又收好了吉尔伽美什给的宝石后,才往巷子外面走去。
他打算跟上雨生龙之介,要是能抓个现行报警那就再好不过了,但刚走到巷口,在恬静的阳光洒在他身上的那秒开始,体内传来了令人焦灼的痛感。
少年踉跄了下,脸色霎时间如纸一样白。
刚才那样勉强的以御主身份发动宝具果然消耗太大了,刚才还没有察觉到,现在全身的魔力几乎被清空,甚至五脏六腑都开始隐隐作痛。
“立香!”
远远的,传来了谁的呼唤,他没来得及看清是谁就晕了过去。
身着西装的骑士王将少年往自己肩上一扛,对身边的贵妇人说:“抱歉爱丽丝菲尔,今天的闲逛就到此为止了。”
银发的女人摇了摇头,担心的问:“比起这个,他没事吧?”
“这里不太安全,我们先回去。”
越过了黑暗之后,藤丸立香嗅到了花的芬芳,脚下的土地不知道何时变成了草地,不知名的花朵争相绽放。
拥有着不可思议的虹色长发的魔术师背对着他坐在一块石头上,待他走近了些才宛若唱歌一般的说:“迷路的旅人啊,在此停歇脚步如何,让我来讲一讲王的故事吧。”
他怔了怔,“梅林。”
花之魔术师转过头冲他笑起来,“哟,立香君,看起来很累了啊,在这里休息下吧。”
“这是你的梦境吗?”藤丸立香问,尽管他空有警惕心,但在这里丝毫拿不出来。
“这个嘛,可能是我的,也可能是你的,还可以是别人的。毕竟人类的梦境和精神对于梦魔来说,就像是营养那样呢。”
“……”
他沉默了,不由自主的往梅林身边走去,那隐匿在心脏深处的叫嚣终于有片刻停止了——他在梅林旁边坐了下来,有风轻轻的划过草地,撩起了他的耳发。
“我杀了百貌。”
“是的。”梅林答道。
他问:“你不会觉得奇怪吗?”
花之魔术师没有答话,而是伸出漂亮的手指给他指了个方向,风吹起了花瓣,在那花雨之中有个女孩的身影。
少年愣在了原地,一个带着馨香的花环落在了他的头上,少女轻快的喊了声,“前辈。”
无数悔恨和憎恶顿时翻涌出来,草地周围有黑影在蠢蠢欲动,藤丸立香艰涩的把那个名字呼唤出口,“玛修……”
眼泪一滴滴的跌落在他的手背上,犹如一场细小而绵密的雨,不肯断绝。
“前辈已经做得很好了。”她伸手盖在了他的手背上,轻柔的为他拂去了水泽。
不,他没能救下玛修。
那个时候魔术协会把全体工作人员全部集中在了一起,所以……也没能救下迦勒底的大家。
少女轻柔的环住了他,像是想要把自己的温暖传递给他一般,“现在先好好休息吧。”
她的话仿佛具有安定的魔力,藤丸立香在她的膝上沉沉的睡了过去,只有玛修梦呓般的声音在这个空间响起,“其实啊,前辈你拯救了所有人,包括我在内,所以这份情感……与我的盾一起,会守护您一直到那个时候。”
少女说完,惊觉身边还有人,顿时脸红得不像样,“啊…那个,梅林先生……”
“哈哈哈哈,没事没事,恋爱的问题也欢迎你和我探讨哦。只是,把你的梦境和立香君的梦境连接起来对于你来说会非常辛苦。”
玛修垂下头凝视着睡着了的少年,手指摸了摸他的发尾,“我是前辈的盾,到现在我依然能够保护他,光是这点我就很高兴了,只是暂时没有办法在现实见面……”
她扬起头,脸上还带着点羞赧的红晕,但话语却坦白率真,“会让我觉得有些寂寞吧。”
“这……好像让我有点明白嫉妒这种情感了呢。”梅林弯了弯唇角低声答道。
少女没听清,追问道:“您说什么?”
“不,没什么。”
花朵不断的在魔术师的脚下盛开,它们形成了一条通往藤丸立香身边的路。
花之魔术师半跪在地,用手指拨开了少年的额发,带着美妙芬芳的轻吻落下,“至少在此给予您花的祝福,MyLord。”
狂风乍起,草地周围的被吹得零落不堪,黑色的泥泞中诞生了许多不可名状的怪物。
梅林苦恼的挠了挠头,“真是些粗鲁的家伙啊,不依不饶的,就这么想要打破我们久违的聚会吗?嘛,总之立香君就拜托你了哟,玛修。”
“是!请交给我吧!”
一缕寒光从法杖中溢出,花之魔术师缓缓抽出了剑,嬉笑的神色褪尽,那双眼眸中只剩下凛冽的战意。
剑光一闪,花色缭乱,“接下来,就是我的战场了。”
爱因兹贝伦城堡内。
天空有繁星点点,爱丽丝菲尔往庭院中男人的背影走去,越是靠近,脚下的烟头数量也越来越多,自从saber把那个少年带回来开始,他就一直是这副烦躁的状态。
她拉了拉他的衣角,“切嗣,你在生saber的气吗?”
“那个家伙把麻烦带回来,起码这个据点就已经暴露了。”卫宫切嗣用鞋底碾灭了烟头,随后离去,“我不擅长和她打交道,剩下的就拜托你了爱丽。”
爱丽丝菲尔站在原地,掩盖下红瞳中的忧虑后快步往城堡内走去。
房间里,藤丸立香已经醒了,骑士王正在跟他说着什么,她进去的时候正好听到笑声。
爱丽丝菲尔先是和少年打了个招呼,然后说:“收到了教会的消息,caster和他的御主是冬木市连续绑架案件的犯人,如果能成功剿灭caster的话,可以获得额外的令咒。”
藤丸立香摸了摸下巴,阿尔托莉雅已经告诉他遇到了caster拦车的事情。
这么说来,雨生龙之介的从者是吉尔·德·莱斯吧,那个有特殊的贞德幻视的魔术师。
记忆倏尔飘远,回到了雪山之巅。
迦勒底起先并没有规划男女宿舍分区,大家也相安无事,但在魔术师吉尔来了以后就不太一样了。
“贞德!我美丽的圣少女,噢噢…这一定是神明的启示!还有不同形态的贞德,御主哟,这是您对我的恩惠吗?我吉尔·德·莱斯铭感五内!”
吉尔对着迎面而来的阿尔托莉雅系列痛哭流涕,藤丸立香尴尬的挠了挠脸颊,“那个不是贞德,真的不是……”
“您说什么?您难道也被神蒙蔽了吗?那就是吾心爱的贞德啊,可怜的悲哀的圣处女,我立刻将您解救出来——”
“咿呀!”
“对Lily动手动脚的你在干嘛!”迦勒底的御主大喝一声,上前揪住他的衣领。
旁边窜出条黑影,同时开始念道:“卑王铁锤,极光倒转——”
藤丸立香慌不择路朝其他英灵求助,“lancer的阿尔托莉雅你快帮忙阻止下!”
端坐在马上的lancer点了点头,拎起了手中的武器,“圣枪,拔锚。由尽头之处发射之光——”
御主静默了半秒,对此感到了绝望,“不……你们为什么都开始念宝具台词了,停一下停一下,救命啊梅林!!!!”
“觉悟吧,邪魔!”
事后所有参与人员都跪坐在医生面前被狠狠的教训了一顿。
不过拜其所赐,迦勒底实行了男女宿舍分区,并且在每一个女性房间门上都贴上了“吉尔·德·莱斯与狗不得入内”的条幅。
库丘林:这关老子屁事!
“爱丽丝菲尔!”
骑士王的声音把他拉扯回了冬木,银发的女人捂住了自己的心脏位置,“有人、有人入侵了进来…我没事,那边的水晶球saber你能帮我拿过下吗?”
阿尔托莉雅把她扶到椅子上坐下,又为她架设好了水晶球,通过爱丽丝菲尔的千里眼,他们看到了一群孩子正朝着这边走来,四周有海魔的触手在蠕动。
吉尔·德·莱斯抬头对水晶球前的三人眯眼微笑,配合凸出的眼球,场面显得格外诡异,“晚上好,圣处女,我依约前来迎接您。为此我还带上了足以消遣的贡品,好了孩子们,我们来做个游戏吧,只要不被我抓到就好了。不然——”
旁边的海魔忽然暴起,张开布满尖锐牙齿的口器,一口咬断了附近孩子的半个躯体。
“就会像这样,好了好了,现在捉鬼游戏就开始了。”魔术师愉快的笑起来,“恐怖!畏惧!全部加诸汝身!这就是我对神的愤怒!”
见到血肉横飞的场景,阿尔托莉雅捏紧了拳头,闪亮的银铠包裹住了她的身体,“立香,虽然我和他有同僚之谊,但是作为骑士,无法容忍这种无法无天的行径。”
略微思忖之后,少年笑了起来,“不如,我来助你一臂之力吧。”
毕竟,他可是有对吉尔·德·莱斯专用宝具。
“此为万物之始,其真名为「理」,以微末之躯将此高奉……以下省略…!”藤丸立香一边咏唱一边释放宝具,“回应我吧,圣杯!回应我吧,命运!”
汹涌湍急的魔力洪流从杯中溢出,它时而温柔时而残酷,纯白的光辉点亮了黑夜。
它为光明,必定驱散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