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战斗在双方都有准备的时候展开,大家都极有默契地在距离母星比较远的几个太空枢纽打,就连雷烈也没想过破坏什么……即使大幸的确不是他的母星。
因为五十年前,大幸打败了卡莎拉帝国,虽处置了皇族,却没有虐待平民,没有大肆毁坏代表卡莎拉文明的历史遗迹以及文化珍藏,甚至没强迫卡莎拉人改变自己的信仰。
因为大幸是一个包容度极高的文明,对自己的占领地从不采取血腥压榨政策,而是帮扶与共赢,才使这个千年来不断征战扩张,80%以上为外来人口的国家,内部能够成为利益共同体,非常稳定。
雷烈作为卡莎拉帝国公主之子,其实在卡莎拉星获取的支持不多。因为民众过得富足,没人想复国。甚至许多小文明,是主动投诚的。
大幸千年来的理念与行为,影响了周边所有人,所有人都遵守一个规则——战争的归战争,不波及平民,不破坏文明。
雷烈本身群众基础就差,更不敢随意犯众怒。
战斗开始,双方都在做试探,并不算激烈。沐瀛扮演沧元帅,坐镇指挥。宁微风欣赏了一会儿他男人指挥若定的飒爽英姿,很快觉得无聊,他退出了“风”,回到地球。
地球的事情也一大堆,全推给哥哥们也不太好。
此时正值春末夏初,地球三艘星舰在沐瀛的原“帝国第二远征军”,现“私人近卫舰队”的帮助下完成了改造,很快要进行地球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真正意义的太空远航——飞出太阳系。
这种历史性的时刻,宁微风自然要露面。
希望岛上,人人对宁微风行礼问好,宁微风一一点头。
芝芝蹲在宁微风的肩膀上,心情十分明媚,因为沐瀛在“忙”,没让小魂体“长”在他脑袋上。
不过沐瀛也没让宁微风离开自己太远,他的身体还在焚天旗舰上,整个舰队以宁微风为坐标,一直隐身悬浮在上空,直线距离不超八千米。
这点距离,对沐瀛来说不算什么。
宁微风都无需遇险,他作为灵术过十二级的宗师,只要敏锐的超感察觉危险,沐瀛作为身体彻底交融,心神相连的伴侣,能瞬间感知,传送到宁微风身边。
芝芝忍不住吐槽:【这也盯的太紧了吧,你都没有一点私人空间了?】
宁微风一点不在意:【神魂都交换了,还要私人空间干么?】他其实恨不得天天腻一起,可惜两人都有责任在身。
芝芝:【……】无言以对。
端木沉星正在和人谈事情,他瘦了很多,精神倒挺好,没有楼景刚离开时的颓气,应该走出来了。再说,楼景被端木慈带走,也不是一点希望都没有。
端木沉星看到宁微风,让身边工作人员离开,上前就揉乱了宁微风的头发:“臭小子,最近沉浸在温柔乡,连我都难见你一面。胖了啊……嗯?长高这么多?”
宁微风笑眯眯的凑上去和端木沉星比高:“哥,快超过你了。”
“吃激素了?”端木沉星调侃,却清楚原因,因为他自己最近也有二次发育的征兆,不过他还是捏了一下宁微风更加嫩无暇的脸蛋,滑意味深长道,“长得快、脸色红润,还体灵突破……你男人那东西,比修复液还有效果哎。”
宁微风老脸红了一下,冲端木沉星翻个白眼。
端木沉星其实是开玩笑,谁知误打误撞猜中了。他看着人家鱼水幸福,就想到楼景,心痛了一下,想着:自己那东西怎么没这种滋补效果?不然楼景也不会……
宁微风安慰他:“咱爹把人带去,不会有事的。”
端木沉星伸手揉了宁微风的脑袋,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走吧,看看飞船去。陈将军是舰长,大表哥是太空舰的卫队长了吗?”宁微风和端木沉星并肩走,北戢领着最精锐的三百锦衣卫保护他们最高统帅的伴侣。
风霆卫三百人,包括谢翰池则整个打包送到了太阳系边境防线,进行特训。
端木沉星和宁微风一路闲聊,上“华夏一号”之前他们去了趟厕所。嘘嘘时北戢不会跟,端木沉星才问:“大幸真的内战了?”
“嗯。”
“你男人……没说什么?”端木沉星觉得沐瀛很奇怪,一个击败兄姐成为帝国储君的人,一个赫赫有名的星际战神,居然那么轻松被剥夺了继承权。帝国改制,内战也半点不关心的样子,天天在家给宁微风做饭,一副结婚后回归家庭的架势。
宁微风也不好多谈,只道:“放心,他心里有数。”
“我主要是担心你,你和他结婚,他有事你也不会好过。”端木沉星道,宁微风受影响,地球的未来也会很悬。
宁微风给端木沉星一个安抚的笑容,别的不敢说,只道:“他给我共享了名下一切产业,很……呃,这么说吧,就算没大幸,我哪天想称个帝玩,他能给我个比大幸更厉害的。”
端木沉星哑然。
原来不是不管,而是不在乎。
……
两人进入“华夏一号”,先去见过舰长陈将军,聊了几句,就去参观改造情况。两人身份特殊,星舰一切对两人来说都不是机密,高级机械师一路陪同,一路说明。
到训练区域,他们看到了陈屹立。
陈屹立刚从训练室出来,满身大汗,几近虚脱。宁微风知道他练这么狠是为了更大的安全保障,也没说他,把他按在休息桌上,查看有没有修炼劳损。
北戢看宁微风在光膀子的男人身上乱摸,眉毛跳了跳,笑道:“哪用阁下亲自出手,我们来就行了。”给一个胸口绣了医疗标识的锦衣卫使眼色。
端木沉星颇觉好笑,怕是沐瀛当面,都没北戢这么防范。
锦衣卫中的医疗兵,在训练损伤方面是专家,宁微风也不坚持,把陈屹立给他,坐一旁聊天。
“大哥,还有几天就启航,练得怎样?”
陈屹立眉头打成死结:“差强人意。”就是很不满意还要面子。
宁微风笑道:“我调一批锦衣卫来做教官,直接跟航吧。”
这样安全虽然更有保障,可陈屹立心里不太舒服,总觉得像小孩被大人牵着手走。
宁微风一看就明白,叹气:“你们啊,都和我分这么清楚,我刚才和陈将军说派一支护卫舰护航,他没答应。我塞几个人进来,你也不愿意。一家子都这么倔。”
陈屹立不说话,死忍着被锦衣卫按揉的痛。
宁微风拍他一下:“这可由不得你们了,”叮嘱端木沉星,“明天召开会议,商量我派护卫舰和大幸教官跟航的事。”
“华夏一号”死倔,各国首脑不会倔,其他两艘太空舰也不会。
“真不用……”陈屹立拒绝。
端木沉星知道宁微风坚持肯定有理由,不由道:“弟,把话说明白吧。”
宁微风语重心长解释:“大哥,这不是个人、家族的事,甚至这次航行,也不光是地球的事。沉星哥刚才问我,大幸改制、内乱对我有没有影响,可见连他也觉得现在是沐瀛最薄弱之时,很可能有人想趁机打打他的脸。他的第二远征军改成私人舰队,基本没伤筋动骨,那么,找地球舰队下手就是最容易,也是打脸最疼的。”
宁微风指了指自己大拇指上,和沐瀛同款的龙戒,叹气:“我与他如今同气连枝,荣辱与共,不能因为莫名其妙的自尊,就成了他的弱点,谁都能来咬两口。”
端木沉星明白了,陈屹立也不坚持,陈家也有情报网,几乎立即得到汇报,最终叹气,算是妥协。
宁微风看事情算敲定,聊起私事,问陈屹立:“嫂子还好吗?”
楼家大姐前几天才离开治疗仓被接回陈家。
“情况还算稳定,我想正式谢一谢公孙军医长。”陈屹立道。
“我会谢。”宁微风抿唇,“她还不知道楼景的事?”
陈屹立摇头:“我只告诉她小景被带去了高级文明星医治,反正……也不算骗她。”
的确不算骗人。
端木沉星面色沉了下去。
宁微风知道说这些大家都不开心,也就不说了,问:“小表哥浪到哪儿去了?”
虽然宁微风现在有夜行卫权限,还有地球暗卫,却从没在几个哥哥身边安插眼线。
“这两天和龙腾战队一起,帮《开拓者》游戏进行最后调试。”端木沉星提起那位看着贵气有范儿的莫家太子,居然是个深藏的游戏迷,就觉得可乐。当年宁微风去龙腾战队打ksv,就是他第一个支持的,还总借着陪伴弟弟的名义,跟着玩游戏。
陈屹立失笑摇头,宁微风也笑了。
……
这些人都问了,宁微风回办公室,就给谢翰池打了通讯,问问他的训练情况。
谢翰池很快接了,汇报了一下风霆卫在太阳系边境的训练进度。公事谈完,也关心了一下宁微风:“我在这边听说大幸内乱,你……你们不会受牵连吧?”
宁微风笑道:“没事,大幸距离地球远着呢。沐瀛也被革去了封号职务,闲人一个。再说,他的私人舰队也不是吃素的,不会受影响。”
谢翰池才放心了一点,似乎有点欲言又止。
宁微风问:“想说什么就说,我们之间还有什么不好说的?”
谢翰池苦笑:“我在这边看到了卫悯,他们说他被……软禁在这里。”抿了抿嘴,问,“应该不是因为我们……那事吧?”
宁微风通知了一下夜行卫,给谢翰池身边清场,确定安全才说:“的确不是,他再荒唐也只是私事。软禁卫悯,是因为卫家有一半人跟着雷烈反叛,其中包括卫悯的亲生父亲。他目前在接受调查,乐觉被放走的事,不知道是不是与他有关。”
谢翰池瞠目结舌,紧张问:“那他不会有事吧?”
宁微风微微蹙眉。上辈子他没和卫悯打过太多交道,却知道那家伙魅惑天生但没有心肝,一直不结婚,游戏人间,不知碎了多少玻璃心。
爱上他的人注定很受伤,特别是谢翰池这种认死理的。
宁微风曾经伤害过谢翰池,明知道自己没立场,可还是忍不住干涉了:“阿池,训练提前结束,你回来准备一下跟‘华夏一号’出航。”
“可是……”
“阿池,别再想卫悯了,沾上他,比毒-品还痛苦。”宁微风心疼那么好的谢翰池,还没彻底从自己的坑里爬出去,又掉进了别的陷阱。
谢翰池知道宁微风是真心为了自己好,他垂下眼帘:“知道了。”
可惜……
已经成毒的相思,不是一句两句劝,就能戒断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