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女的话让国师一愣,身后传来一道叶流慵懒的声音更是让他瞬间生出一股寒意

    “陛下,既然胜负已分,那我就要履行之前的赌约了”

    “叶流,国师向来重信守诺说出去的话自然不会收回,只是他毕竟是天武帝国的国师,而且今晚主要是为了宴请玄女阁下光临,不如今晚先请国师回府休息,来日再讨论此事,如何?”天武皇帝见玄女无大碍,心中又喜又惊,看来自己这步果然没有走错,但国师毕竟是天机谷的人,他不敢贸然出手,不过今日之后,天武帝国将会再无他的立足之处,这也就足够了。

    “全听陛下意思”叶流点点头,他的目的已经达到,剩下的事情不过是早晚的问题。

    “好,来人,先送国师回府歇息”天武皇帝一声令下御花园暗处出来i两名蒙面侍卫,宴席中几双眼睛不由得一凝:居然是影卫!!!没想到皇帝陛下居然直接派出影卫,那这次的事绝不是什么偶然,恐怕只是个开始。这个叶流,恐怕也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只是这少年究竟是什么来历,居然连天演神算术都算不出,国师也就算了,这玄女可是号称继承了天机谷主衣钵第一弟子啊!

    “好了!今日主要是为玄女阁下接风,众位爱卿,皇子皇亲可不必拘礼,开怀畅饮”天武皇帝一道雄厚的声音打断了所有人的思绪,众人答谢一声,纷纷举杯致意,但目光却不由自主的望向被影卫“护送“离开的国师,御花园内似乎又恢复到先前一片祥和热闹的景象,但铭感之人早已经嗅到一丝别样的气息,官阶稍小的人心中已经开始惴惴不安,那些朝中那些重臣虽表不露声色,但内心已经开始盘算,三皇子更是找了个借口提前离开了御花园。

    深夜子时,皇宫太极殿内,玄女正闭目坐在床上调息,今晚散宴之后天武皇帝以养伤为由将她留在皇宫内,实则是将国师孤立在国师府内,玄女也未推辞,此时的她确实需要一个地方修养,况且这件事她也无能为力了。

    调息了半个时辰,玄女感觉体内的伤势依旧不见好转,这一道伤本不重,但是体内的力量一直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压制着,让她无法疗伤,并且这股力量正一点点向她的全身经脉扩散,就算服下从天机谷带来的九转灵丹也无济于事,现在的玄女连最普通的演算都难以完成,如果在这样下去不出三天恐怕全身的经脉都会被压制,到时她就会成为一个经脉闭塞的废人。

    纤长的手指轻轻点在额头上,刚刚施展算术之时虚空深处那道怒横哼声直到现在还让她脑袋隐隐有些胀痛,体内那压制她的股神秘力量也是那时留下的。

    无计可施之下玄女只好暂时放弃疗伤,慢慢来到支起的梨木窗旁思索着应对之法,看着沐浴再月光下的亭台花木,古树假山,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又浮现出师傅临行前对她说那句话“乾道变化,天机不显,从天来之,是为天命”,叶流!真的是自己苦苦寻找的那个人吗?

    正当玄女沉思之时,突然听见殿外传来一道声音“玄女阁下可有空来殿前花园内一叙??”

    “是他?”

    玄女不由得一愣,思索片刻后,玄女伸手理了理如瀑般的头发,向殿外走去,见叶流正站在门外等候,微微行了一礼“叶公子深夜来访,不知有何贵干?”

    “没什么,我这人就喜欢半夜闯美人的住处”

    见玄女依旧一身素衣,赤足来迎,叶流微微一笑,右手忽然猛的一挥便印在玄女小腹之上,没想到叶流会忽然动手,玄女羞怒之下正要反击一道气劲便直接透体而过,痛哼一声,玄女突然发现体内压制自己的那股神秘力量已经消失不见,受伤的筋脉少了那股力量侵蚀后也开始慢慢修复,惊讶的抬头看向叶流,发现他不知何时已经退到三丈之外准备离去。

    “别这样看着我,我只是见你修炼算术不易才帮你一把,你那个玄华师弟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否则下次可就没那么好的运气”叶流本无意伤玄女,她只是尽其本分且行事黑白分明,谁知这女人算术的确了得,不知情下居然想强算天道,这才导致天怒反噬,如果不是叶流出手,天罚的力量会渐渐封印她体内经脉,无法可解。

    “叶公子留步!”玄女见叶流要离去连忙出声道

    “还有事?如果是道谢的话就不必说了”叶流转身看着玄女,月华正要洒在她身上,沐浴在皎洁银光中的更显圣洁,让他不由的眯起眼睛欣赏起来。

    “玄女知道似叶公子这样的人行事必定不会在乎回报,只是我确实有一件事想想你请教”玄女感受到叶流的目光脸上微微有些发热,

    叶流和玄女在庭院中随意走动着,玄女喜静,所以将派来的伺候的侍女打发了回去,所以也无人来打扰。宫内庭院很大,曲曲折折,假山鱼池,深夜虽静,却听不见两人脚步声,这让叶流不由自主的将目光转向那双晶莹的玉足,不知这女人是怎么做到常年赤足在地上行走,看起来居然比普通女子更加白嫩完美。

    感觉到叶流的目光,玄女淡淡道“赤足修行,是为了磨练躯体,亲近自然,这样更容易感悟天道”

    “天道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你的天赋绝佳,天演神算术也的确玄奥神奇,但天道茫茫,无形无际,普通人连窥视都没资格,又岂是那么容易感悟的”叶流抬头望着满头星斗,何谓天道?这是无数修真者花费千百亿年都参悟不透的问题,若不是他的本体蕴含着天道之中一线生机也无法彻悟。

    玄女见叶流抬头凝目间闲定惬意,眉宇间从容不迫,竟隐隐有种大彻大悟的意境让她不由得有些吃惊“叶公子教训的是,玄女才疏学浅,说起感悟天道还相差甚远!!”

    “你也不必过于妄自菲薄,你天资过人,且体质特殊,前面的路还很长”叶流看了玄女一眼,目光似乎变得特别深邃。

    “你。。。你能看出我的体质?”叶流的话让玄女浑身一震,关于她体质的是她最大的秘密,甚至可以说是整个天机谷的秘密,师尊曾不止一次的告诫她绝不可以对第三人提起。她的体质乃是万古时间才会出现一次的罕见体质,如果泄漏出去不止是她,恐怕连天机谷也会受到毁灭性的灾难,就算那些隐世了不知多少岁月的老怪物也会按奈不住出现,届时就算把整个大陆掀翻也不无可能。

    “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瞒过我的眼睛,不过我对你体质没有什么兴趣“叶流的态度让玄女有些摸不准他是否真的看出了自己的体质,普通之下难道还有对自己体质不感兴趣的人吗?微微摇了摇头,尽量不去想心中那些疑惑,玄女迎向叶流深邃的目光轻声道“叶公子,其实今夜留你下来是想请你帮一个忙,但是在这之前玄女想请你答应,无论你是否愿意,但一定不能向其他人透露今夜我们谈话的内容!”

    “有点意思”叶流见玄女神色凝重的样子不由的暗笑一声“好!保密可以,不过你这忙还得先说出来,若是帮不了我也无能为力”

    “多谢叶公子”玄女低着头想了一会儿,随后下了什么决心般轻咬朱唇,将那只白嫩的手掌在叶流面前摊开,露出一个玄奥复杂的符号“麻烦叶公子将手给我”

    叶流看了低头轻咬着朱唇的玄女,伸手握住那只在微微颤抖微凉的小手,就在两人手碰触的瞬间,一团刺眼的金光从玄女手下升起,耀眼的光芒从两人指缝间射出,瞬间穿破夜幕映在远处的楼阁上,若不是两人手掌握住,恐怕整个庭院都会被金光覆盖是那个玄奥的标志!未待他仔细察看,那团金色光芒猛地碎裂,化作星星点点渐渐消失在虚空之中。

    “你果然是天命之人!!!”玄女欣喜的看着叶流,不自主的握紧了他的手

    “天命之人??”

    “叶公子见谅,玄女冒失了“意识到自己的动作,玄女连忙松开叶流的手,转过身轻声道“叶公子对天机谷了解多少?”

    “略有耳闻而已”见那只柔软的手收了回去,叶流暗道一声可惜

    “其实世人皆说我天机谷来历神秘,普天之下出本门弟子从无人知晓位于何处,那是因为天机谷的位置一直就不在这个空间之中,而是依托一颗古树修建在大陆的一处奇特的空间内”玄女背对这叶流一边平复心境,一边娓娓说道

    “原来如此!”玄女的话让叶流想起白虎风灵母女生活的那处密境“不过,你说古树是何物?”

    “那颗古树名叫天机祖树,无人知道它生与何时,祖树的根基绵延万里,枝叶遮天蔽日,自成一界,天机谷就在古树之内”玄女看了一眼左手,手心内的符文已经消失不见“天机谷自建立以来便和祖树相互依托,当初天演神算术就是从祖树身上所得,所以天机谷的气数和命运都和祖树息息相关,但一千年前老谷主一念之差,为了突破天演神算术第十一层,不听劝阻一意孤行算计上天,准备蒙蔽天道,一举成就传说中的神镜,怎奈天网恢恢,终于招来天罚降临,不但老谷主重伤垂死闭关,天机祖树也分担了一部分天罚,受到了无法愈合的创伤,力量开始渐渐流失,从原本枝繁叶茂慢慢开始枯萎,一千年来天机谷的长老们用尽了所有的手段也没有办法治愈祖树,如果再这样下去,祖树就会彻底枯树,而没有天机祖树天机谷也将不复存在”

    “所以你想请我帮忙治愈天机祖树,而我就是你口中那个天命之人?”叶流找了个地方悠闲的坐下看着玄女淡淡道“你们自称参悟天道,天下万物无物不算,但可知所谓天道,就如同一条长河一般,河中蕴含天地万物,身为算师本应立于河流之岸,远观天下大势,近看万物轮回,虽能看见天地演变,却不可改变其中的规则。天地虽不仁,但却掌握轮回,引导大势,天下万物自有规则,但你们老谷主连一丝天道气息都未完全掌握,就妄图打破规则,蒙蔽天道,不过是咎由自取而已!”叶流虽不喜天道无情掌控万物,但确不得不承认,若无天道制约,天下将再次回到混沌混乱之中,这天机谷主依托祖树或许的确有几分修为,但天道可越不可违,如果连这点都悟不透那也难有什么成就。

    “叶公子说的不错”玄女叹了口气,叶流的话虽刺耳却也是事实“但这个惩罚已经一千年了,当初老祖也只是一念之差,这一千年天机祖树不断枯萎,天机谷的地域也不断在缩小,而且天机谷的弟子一代比一代少,人才凋零,如果再这样下去,天机谷一脉就真的要断绝了“

    玄女顿了顿,接着道“也许真是天不绝人,三年前老祖突然出光,用天演神算术算到大陆上出现了一名天命之人,所以师尊才名我入世寻找此人,并且传讯天机谷弟子从旁协助!”

    “你是如何知道我就是你要找的人?”叶流有些奇怪,难道这玄女还有什么特殊方法,哪有何必寻找三年之久

    “出谷前,师尊和我说过,只有引起我手中这枚符文反应的才是天命之人,这些年我走遍大陆,一月前玄华师弟传讯说天武帝国三皇子极有可能就是我们要找的人,但未曾想玄女还没来得及确认就遇到了叶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