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背后响起的声音,老者脸上顿时浮现出了笑容,转头道:“不错,这子虽然修为的确不高,但也不像传言中的那般不堪,反倒是看起来挺顺眼,而且也不表面上那么简单。頂點說,..
玉儿的判断倒是有几分道理的,不过还需要再观察一段时间再。”
老者的话音落下,背后的人儿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回头看去,正是那百花楼的楼魁,紫玉。
紫玉慢慢的走到老者面前,往杯中添了杯茶,继而开口道:“爷爷的意思玉儿明白,但玉儿的心意您是明白的,不管怎样,我都不会改变自己的看法。”
老者无奈的摇了摇头,笑着道:“唉,你这丫头呀,脾气怎么就这么倔呢,也罢,老夫就再送他一场造化,助他一助,成与不成最后还得靠他自己才行。”
听到自己爷爷的话,紫玉顿时眼前一亮,转到老者身后,一边给老者捏着肩头,一边道:“谢谢爷爷,我就知道还是爷爷最疼我。
不过爷爷,您打算给他什么造化呀。”
“哈哈,天机不可泄露。”完老者神秘莫测的一笑,便不再言语。
紫玉无奈,但却没有再去追问。
再轩辰几人出了门,便各自往家奔去。
这个时候,已是傍晚时分,轩战天正在书房中进行修炼。
过了片刻,修炼结束,打开暗室的门,身形一转,进入到了里面。
其中的场面一如从前,宽大的练武场上传来阵阵喊声,形势的紧迫和庞大的压力,让暗卫精英们必须加紧训练,不得有半的松懈。
看到轩战天进入,众人刚要行礼,就见他摆了摆手,示意继续训练,不必理会自己。
众人便不再理会这边的情况,继续训练去了。
待到轩战天落定在座位上之后,约么半盏茶的功夫,暗影的身形才从角落处闪了出来。
刚打算休息一番,再继续出去的时候,便看到轩战天在这里,顾不上身体的疲惫,就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大哥,您来了。”
“嗯,老二,打探的情况如何?”轩战天了头,让暗影坐在身旁,随后对着他问道。
“嗯,大哥,已经有不少眉目了,正在进一步跟进。”
听到他的问话,暗影略微思索了一番,开口回应了一下,继而从身后拿出一个布包,放到桌面之上。
看到暗影拿出的布包,轩战天有些疑惑,便开口问道:“老二,你这是?”
“这里面是这几天打听到的全部消息,我整理了一番,准备让您过目。”
“哦,原来如此,那打开来看看吧。”
打开布包之后,暗影从中拿出了几份名单,还有几张图纸。
指着其中一份名单,对着轩战天道:“大哥您看,这份是朝中与慕容家站在一起的官员名单。”
看了名单,轩战天心头一震,叹道:“没想到,朝中居然有这么多人跟慕容家站在一块,当初真是看了他们。
老二,吩咐下去,让暗处的人密切注意这些官员的动态,必要时……”完做出一个切脖的动作。
暗影心下领会,头,没有言语。
随后指着另一份名单道:“这些是已经调查出与慕容家私下联络的诸侯名单。
其中青云侯,天鹰侯已经被慕容家的人控制住了,旗下兵马也已尽归慕容家。
而武昌侯,天云侯,永定侯,龙武侯与慕容家联系紧密,所部正在大肆招兵买马,蠢蠢欲动。”
暗影的话音落下,轩战天狠狠的拍了把椅子,庞大的力量让地上的石板都裂开了几分。
“哼,这帮混蛋,先帝往日对他们可不薄,想不到到头来他们却要跟着慕容家来推翻苍龙的统治。
要知道当初打天下的时候,是他们跟着先帝一起覆灭的碧池,现在却又如此,真是被猪油蒙了心。”
看到大哥愤怒的样子,暗影走到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大哥不必如此,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他们既然想这样,那就随他们去吧。
慕容家的这碗饭可不是那么好吃的,只怕到时候他们后悔也来不及。”
暗影的话落下,轩战天眸光一闪,随后转头盯着他道:“老二,你指的是?”
暗影微微头,道了声是。
得到二弟的确认,轩战天脸色瞬间变了,惊讶的问道:“他们难道还敢回来?”
“大哥,据我得到的消息,他们的确有要回来的意思,而慕容家不过是他们安排来搅混这潭水的一枚石子而已。
至于这粒石子能不能泛起浪花,对于他们来并不重要。”
听到这里,轩战天豁然站起身来,在大厅中来回踱步,也不话。
过了好一会,才又开口道:“当年那么惨痛的损失,他们竟然还能恢复过来,真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呀。”
“大哥,这些年我也曾私下调查过他们的消息,虽然碍于圣山的压力,不敢明目张胆的出现,但却一直在暗自渗透。
如今的十六国地区看似如常,实际上早已不复当初,很多东西都在变。
只需要一个契机,一切都会爆发出来,到时候恐怕就是一场大的灾祸!”
听了二弟出的情况,轩战天有些发懵,他没有想到眼下形势是如此的严峻,本以为只是慕容一家之事,却没想到牵扯出这么多,甚至连那些人都出来了,实在有些超出控制。
当年,碧池混乱之际,一股自号星宿天军的神秘势力,突然出现在整个万国之疆中,想要彻底掌控这片土地,一时间风云搅动,身处边缘地带的十六国地区更是首当其冲,各路宗门家族遭到了难以想象的重创。
形势危急之下,各方势力组成联盟,汇集力量,拼尽全力才将其覆灭赶出了万国之疆,从此他们便销声匿迹,没有再出现过。
本以为已经全被覆灭,不曾想在这件事上竟又出现他们的影子。
想起当年的那场灾难,还是有些心有余悸,若不是各方势力联合出手抑制,恐怕这天早都变了。
想到这里,轩战天心如乱麻,一阵烦闷,坐下喝了几口茶,冷静了一会,才又继续开口道:“老二,我们先静观其变,悄悄做好准备,私下里再去联络一下交好的势力,准备共同应对。对了,最好给一些大势力传信,明一下我们的发现。”
暗影先是头,随后又摇了摇头,开口道:“大哥,我们做准备是必然的,至于给其他大势力或是交好的势力传信,却是没有用的。”
“哦?这是为何?”
“大哥,你想呀,在这些人眼里当年那股势力早都覆灭了,怎么可能再出现,所以他们必然不会相信。
我们就是传信给他们,他们也不会理会的,认为我们是杞人忧天,反倒是徒增笑耳罢了。”
“嗯,想来确实会是这样,但是这信还是要传,至于那些人怎么做,我们就不管了,总之我们把力尽到。”顿了一下,轩战天开口回道。
“好了,那你就去准备吧,我现在出去也去筹划联络一番。”完,便起身准备离开暗室。
听到他的吩咐,暗影头,随即告退一声,身形一动,便消失在了角落处。
东城区,慕容家之中,左相慕容寻,其兄慕容霸,以及他的三个儿子,还有其他一些族中的长老皆坐在密会厅中,准备开始进行家族议会。
坐在正中的慕容博闭着眼,靠在椅子上,听着底下的人一个个进行汇报。
“二弟,一切都在按计划实施,马上就可以准备好了。”慕容霸站起身来,对着慕容寻道。
“好,战儿,昌儿,铁儿,你们那边怎么样了?”赞了一声后,慕容寻又对着三个儿子开口问道。
“回父亲,我兄弟三人正在加紧收拢各地的帮派势力,现在整个苍龙已经有三成的帮派在我们的控制之下了。”
“嗯,不错不错,还要再继续加快速度。”
三人恭声称是,随即站到一旁。
看着底下的一众长老,慕容寻问道:“六位长老,那药可曾服用?如今进展如何。”
闻言,大长老刘辛起身回道:“回禀家主,我等皆已服用,我已经突破到了武王境,其余五位长老皆达到了武帅巅峰。”
“哈哈哈,好,太好了,到时候就看各位长老的了。”
“家主放心,为家族,我等自当竭尽全力。”六人躬身,齐声道。
对着其余的人又询问了一番之后,就让众人散去了。
厅中只剩下了慕容寻,慕容霸以及慕容博三人。
方才从始至终慕容博都闭着眼,未曾开口一句话。
见众人都退去之后,慕容寻站到了慕容博的面前,恭声叫了一声老祖之后,慕容博才缓缓睁开了眼。
瞅着慕容寻,慢悠悠的开口道:“安排的不错,要不了多久我们就该动手了,速度还要在加快一些,多多准备一番。”
“是,老祖放心。”
嗯了一声,慕容博又看着慕容霸开口道:“霸儿,你过来。”
听到老祖叫自己,慕容霸顿时一脸欣喜的走了过去,像是知道要发生什么一样。
果然在他走过去之后,慕容博弹出一粒丹药到他的手上。随后开口道:“这是一粒,破境丹,可祝你突破武王境,并且没有任何副作用。”
接过丹药,慕容霸心中一阵狂喜,立马跪地恭声道:“谢老祖,我必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慕容博摆了摆手,道:“嗯,好了,你先下去吧。”
闻言,慕容霸告退一声,赶紧带着丹药离开了,想必是要赶紧突破梦寐以求的武王境。
看着慕容霸离去,厅中只剩下慕容寻和他两人之后,他才又开口道:“那边又交代了,让我们最迟在一个月后就要动手,届时他们会加以辅助,助我们复兴。”
听到老祖的话,慕容寻愣了一下,才又开口道:“这么快?会不会太仓促了,我们还没有完全准备好呢。”
慕容博摇了摇头,无奈一笑,道:“没办法,只能如此了,所以我们才要加快速度。
不过有他们辅助,想来也不会有差错,毕竟他们的实力你我还是清楚的。
虽然当初损失惨重,但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想必更加强大。不然也不会轻易出世了。”
“嗯,老祖放心,我明白,我这就去安排。”
“好,那你去吧。”完之后,慕容寻便转身离去,至于慕容博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朝着角落处走去。
对着墙壁拍了三下,一阵响动传出,墙壁裂开一个洞口,身形一闪,便进入到了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