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浩然捡起后才看清这是一支精巧的录音笔。
到底是纵横了商场那么多年,这种录音笔不同于外面贩卖的那种,说白了,就是用来掩人耳目偷偷录音的。
只是,是谁会往他口袋里面塞这种东西并且他还全无察觉?
陆浩然细细回想,今天他的身边除了唐如意便没有人再靠近过他了,等等……
秦昊拥着萧雨漫离开的时候,萧雨漫似乎有意无意的看了他一眼,两肩轻轻擦过,他西装的下摆像是被她拂过一般。
浓眉紧蹙,陆浩然不再多想,长指按了下播放键。
陌生男人的声音从录音笔里面传来,陆浩然有些不解,却是在不断听下去的时候,那英俊的脸庞蓦然变得僵硬铁青起来!
录音很短,很快就播放完毕了,而男人却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在这个寂静的凌晨,陆浩然不知道自己来来回回究竟听了几遍,只是每听一遍,他的心就更加凉一分。
要他怎么相信,陌生男人嘴里那个心机沉重,手段卑劣的女人是他的未婚妻?
过了很久,陆浩然颤着手将录音笔搁在床上,脚步沉重的走到卧室的落地窗前。
他从口袋里面掏出一支烟,点上,烟雾模糊了他沉冷的视线,好久都没有缓过神来。
不知道在这样微凉的夜色下站了多久,他从口袋里面掏出手机的时候,屏幕亮起,已经是将近凌晨三点。
粗粝的拇指解锁手机屏幕,陆浩然找到萧雨漫的手机号,犹豫着,终于还是打了过去。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
电话里面传来好听却让人心凉的女声,陆浩然怔怔的看着通话界面。
雨漫……什么时候换的手机号?
心里顿时是一记压抑沉闷的敲击,轰轰作响的回荡在他的心房里面。
这些年来,就算他和萧雨漫不再联系,但是他始终相信萧雨漫会保持着可以彼此联络的方式,一如以前她对他的依赖一般。
到底是他太高估了自己,还是高估了萧雨漫对他的那份执着和感情?
秦昊的出现,难道真的不是她和他赌气的婚姻?
心绪复杂,很多的点点滴滴都在心间蔓延开来。
这一刻,陆浩然根本分不清自己的心里,究竟是对唐如意做这件事情的怒意更多一些,还是对萧雨漫受到这样的伤害的心疼更多一些?
恍恍惚惚,凌乱的过往片段把他折磨的万分痛苦!
忽然——
‘砰’的一声!
男人结实的拳头砸上了落地窗户的玻璃,伴随着这一声重响,男人的关节处也已经由泛红到青紫。
陆浩然握着拳,转过身看着那支微小却刺眼的录音笔。
掂量许久,终于在心里落下了决定。
...
第二天正巧是周末,夫妻两都醒的不是很早,因为昨晚闹闹腾腾的,你一言我一语的,聊到凌晨才慢慢入睡。
缕缕阳光蔓延在大床上,女人睫毛轻颤,素手搭在男人的腰间不自觉的动了动,一双惺忪的睡眼睁开,抬眸,便对上了男人笑意满满的俊脸。
因为城北建设的烦扰和MAX会所的那桩事情,萧雨漫感觉已经很久没有在美好的清晨,醒来看见秦昊微笑的样子了。
她怔楞,一副美眸一时间忘了移开视线。
男人怀抱着她的手微微收紧,低下头来,薄唇轻轻在她的额头擦过,微凉的寒意。
“夫人,一大早就开始垂涎我的美色了么?”
他淡淡的调侃声音传来,看着他眼角暧.昧,雨漫姑娘这才回过神来,冷哼一声,毫不客气的抬起莹白的腿踹了男人一脚便下床洗漱。
小女人用的力气倒是不小,男人无防备的吃了痛,可他今天的心情似乎真的很好,一点也不生气,就这么视线牢牢锁在她忙碌的小身影上。
也许是形成了一种习惯,每次萧雨漫醒来秦昊如果还在的话,她就会替秦昊选好衣服放在床头。
今天也不例外。
萧雨漫熟稔的给他拿了套家居服,可转过身对上男人专注的视线,脚步倏然一顿。
男人看着她愣住的样子,唇边勾上了一道好看的弧度,萧雨漫看着,脑袋无意识的就回想起了昨晚差点擦枪走火的事情!
洁白精致的小脸顿时有些微热,她走过去将衣服搁下便头也不回的往浴室走去。
秦昊看着她迅速的动作,在浴室门关上的那刹那,终于是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这小女人,似乎脸皮挺薄?
莞尔的摇了摇头,男人起身换了衣服。
...
半个多小时后,客厅里面饭菜飘香,萧雨漫大快朵颐的吃着男人煮的午餐,男人见她爱吃,便也不断地给她夹菜。
午后,秦昊在书房继续处理公事,萧雨漫窝在书房的大沙发里面看着关于广告文案方面的书籍。
两人偶尔视线接触,男人会恶作剧的用那种若有所指的眼神看她,萧雨漫小脸微红的避开,但经过昨晚的那件事情,好像在无形之间,让两人的关系更加亲密了一分。
平时清冷的书房,在这样一个和煦的午后变得温暖甜蜜起来,夫妻两也渐渐开始享受起这样恬静自然的时光。
宁静安好,彼此相伴,不正是这世界上关于夫妻之间最美好的事情么?
然而,这样的美好不是散落在世界的各个角落的,此刻的萧宅,已经算得上是硝烟弥漫——
装修华丽的客厅,陆浩然手持录音笔站在唐如意的面前,眼底是言不尽的失望。
“为什么要这么做?”
客厅内不知道沉寂了多久,男人的声音似乎忽然将气压都拉低了许多。
唐如意一直沉默,垂落在身侧手握了拳,小身板颤抖着看向目光冷冽的陆浩然。
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件事情会留下了证据,更是被秦昊揭了开来。
“为什么不说话?”
陆浩然继续逼问,唐如意咬着失了血色的唇,用了力,已经微微泛出血丝来。
“是我……”
“是我让如意做的!”
沈叶琳眼见唐如意就要开口承认,着急之下开了口,只见唐政和陆浩然都用一种讶异的眼神看着她。
事已至此,沈叶琳必须替唐如意把所有的事情扛下,不能让这件事情影响到唐如意和陆浩然的关系,不然便会失去陆氏集团这个靠山。
年迈的唐政不敢相信沈叶琳又背着他做出这样的事情,布满沟壑的老脸因为愤怒而显得有些扭曲。
他缓步走到沈叶琳的身前,老夫妻两相视许久。
忽然——
本文来自看書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