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兹跟着卡莎在街上乱转着,在奥兹还没弄明白卡莎是如何进行追踪的时候,就已经莫名其妙地走到了那名小偷的身后。

    但是让奥兹感到意外的是,那名小偷在见到自己后,虽然看起来很害怕,但是却紧紧地抱着手中的钱包,一副生怕被人抢走般,要钱不要命的态度。

    “喂,你一副‘不要抢我钱’的模样是怎么回事啊!?”奥兹看着眼前这个少年,忍不住吐槽道,“那明明是我的钱啊!我只是来索回我的钱的好不好!?”

    少年看着奥兹,紧紧地咬着牙,犹豫了半响,终于将手中的钱包交还给了奥兹。

    这次奥兹多了一个心眼,接过钱包后,打开来看了看。钱都在里面。

    “对了,这个是你的钱包。”奥兹将之前少年用来欺骗自己的钱包交还给少年。两个钱包看起来几乎一模一样,如果没注意的话,的确很容易被忽悠过去。

    “那、那个……”少年咬着牙,突然跪了下去!

    “放心吧,我不会把你送给卫兵的。”奥兹看了突然下跪的少年一眼,回头将钱包交给卡莎,“卡莎,钱还是由你保管吧,我怕下次又被人顺手牵羊了。”

    卡莎:“好的,主人。”

    就在这时,那名少年突然用力地磕了个头:“即使你将我交给警卫也没关系,但是求求你,救救我妹妹!”

    奥兹回头看向那名小鬼:“您不会是想说你上有重病在床的八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妹妹吧?”说着奥兹露出一脸不满,“小鬼,别太过分了。我已经原谅了你两次,如果你还想欺骗我的话,我可就不客气了!”

    听到奥兹的话,少年身体微微一颤:“不、不是的。我真的有个妹妹!从上周开始她就经常出现昏迷的情况,我想带她去找治疗师,但是却没有钱。”

    奥兹:“……抬起头来。”

    少年听到奥兹的话,慢慢地抬起头来,不安地看向奥兹。

    奥兹深深地看着少年的瞳孔,想了想。

    “比利城城南区,塞拉米街有一家诊所。等演唱会结束后,我会过去。你带上你的妹妹在诊所外面等我吧。”

    听到奥兹的话,少年露出一副惊喜的表情:“谢谢!谢谢!”

    奥兹:“塞拉米街在哪儿,你知道吧?”

    “嗯!”少年用力地点点头,“就在城南的公民居住区吧。”

    “等演唱会结束后,在诊所门口碰头吧。待会儿见。”奥兹说完,带着莫娜等人离开了。

    “是、是。”少年对着奥兹的背影,用力地磕了几个响头。

    由于耽搁了一点时间,当奥兹一行人回到广场时,演唱会已经开始了。

    至高神的光辉穿透云层,在此汇聚,庄严而神圣的圣歌飘荡在广场上空。即使距离舞台的距离非常远,但神圣的歌声仍然无视距离的阻碍,包围在奥兹等人四周,回荡在耳边。

    圣歌并非单纯的声音,而是一种类似范围魔法的神术,只要在神圣的领域内,此歌永存!距离对于圣歌没有任何意义,无论是在神圣领域的最外围还是最中心,听到的声音都是完全一样的,这是圣光的公平。

    在庄严而神圣的演奏中,光精灵们慢慢聚集了过来,开心地在上空起舞着,点点光辉自天空洒落,那是光精灵们对于世界的祝福。

    在至高神的光辉下,在神圣的歌声中,在精灵们的祝福里,信徒们跪在地上,仰望着天空,祈祷着,祈愿着,祈求着。

    诸神啊,虽然世间诸多罪恶,但我等仍然满怀希望!

    诸神啊,虽然世间如此不公,但我等仍然满怀希望!

    诸神啊,虽然世间遍布绝望,但我等仍然满怀希望!

    赞美你,至高至圣的神。

    ……

    虽然整个广场中都弥漫着一股庄严而神圣的狂热气氛,就连莫娜都受到影响在那里跳着奇怪的舞蹈,但是奥兹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果然,现在听起来只是普通的歌而已,虽然不错,但是已经感受不到那种震撼人心的感觉了啊。”

    “主人,我不喜欢这个歌。”卡莎是除了奥兹外,唯一不受影响的人。

    “嗯……对了!西娅曾拜托我帮她录音来着。”奥兹从包里将西娅给自己的魔法水晶拿了出来。

    当奥兹按照西娅告诉自己的方法,打开魔法水晶的时候,奥兹发现四周的声音突然都消失了!

    “咦?怎么突然没声音了?”正在跳舞的莫娜突然停了下来。

    奥兹瞅了瞅自己手中的魔法水晶:“这玩意儿的录音原理究竟是什么啊?开启后还有隔音效果?”

    “大哥哥……”海雅丝紧紧地抱着奥兹,身体微微颤抖。似乎在害怕着什么。

    奥兹将目光从手中的魔法水晶转移到了海雅丝身上:“怎么了吗?”

    小女孩缩进奥兹怀里,摇了摇头,却不说话。

    “魔王大人,这个萝莉控之歌有点不太妙啊。”莫娜停下了舞蹈后,用一副专家口吻道,“如果经常听这个歌的话,很可能会被洗脑成萝莉控啊。”

    奥兹看向莫娜,感到一阵无语:“如果那些至高神的信徒们听到你的话,非烧死你不可。”

    “魔王大人,我可没开玩笑。”莫娜一脸认真,“那个至高神是个萝莉,这首歌完完全全就是一首萝莉控之歌!如果经常听这种歌,迟早会变萝莉控。”

    “别人好好的宗教组织,被你形容成‘萝莉控之家’,教宗会哭的。”奥兹忍不住吐槽道。

    “不是‘萝莉控之家’那样的博爱组织,而是只控金发金瞳的傲娇萝莉的至高神后援会!”莫娜纠正道。

    奥兹一脸无语:“太多吐槽点,搞得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吐槽了。”

    “总之,魔王大人,如果你不希望自己的下属变成萝莉控,最好别让她们听这样的歌。”

    “好吧,我知道了。”奥兹轻轻拍了拍抱着自己的海雅丝,无所谓道。

    就在这时,隔音结界外的情况突然一变!只见覆盖整个广场的圣光突然一颤,一股清新自然的气息瞬间取代了圣光,覆盖了整个广场。

    广场上的人们一脸惊讶地看着眼前的情形,不太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紧接着,一个空灵的歌声,取代了之前严肃而神圣的歌声。

    与之前充满震撼感的圣歌不同,这是一个非常美丽的歌,沁人心扉,惹人怜爱,让人……好想侵犯她啊!

    好想侵犯她啊,想把她按倒在桌子上,然后抓住她的耳朵,听她的唔咽声,接着压住她,侵犯她。

    好想侵犯她啊,想把她困在化妆准备室,在外面其他人准备舞台的声音中,在化妆台前侵犯她,听她的哭声,弄脏她的礼服。

    好想侵犯她啊,想在保健室里藏好她的衣服,让她在无法离开的情况下侵犯她,递药给想要进来的人。

    好想侵犯她啊,想在舞台剧的时候抓住她,按在角落的幕布里,看她怕被大量的观众发现的情况下侵犯她。

    好想侵犯她啊,想在住所的阳台上脱掉她的内裤和裙子,压在晾晒得棉被上,看她畏惧被发现的样子侵犯她。

    好想侵犯她啊,想在她的房间里让她做早安咬,听她用含糊的声音支开她的父母,然后在她“快点”的哀求下侵犯她。

    好想侵犯她啊……

    整个广场,沸腾了!所有人犹如发疯般冲向舞台,杀掉所有阻挡自己侵犯她的人,杀掉所有妄图碰触她的人,杀掉除了自己外所有的人!

    海边,某个银发萝莉正坐在巨石上,透过一颗水晶球,观察着广场上的情况。

    “真是的,早知道那个小鬼会将麦迪文的魔法书带在身边,咱就没必要特意让你将那个特制的录音水晶交给他了。”

    “哦!哦!哦!奥菲索拉卡大人,快看!海星巨乳!”在不远处,人鱼西娅正拿两个海星,贴在自己胸前。

    奥菲索拉卡嘴角微微抽搐:“西娅,你又在犯什么傻啊!?”

    “奥菲索拉卡大人,你听我说啊。”西娅跑到银发萝莉身边,趴在石头上,诉苦道,“那个人类实在是太过分了,看到人家居然一点**都没有!”

    银发萝莉木然地看着眼前这只天然呆人鱼:“……你很希望他对你产生**吗?”

    “当然!这可关系到我身为女人的尊严!”西娅昂首挺胸!

    奥菲索拉卡看着西娅的胸部:“……放弃吧,那个男人是个非巨乳无法勃起的恋母癖,你没机会的。”(奥兹:……原来我在你心目中是这幅形象啊?)

    “奥菲索拉卡大人,我现在还年轻,将来一定会变成一个巨乳的!”西娅一本正经。

    银发萝莉头疼地捂着额头:虽然咱很高兴她能够和咱平等对话啦,但是这个家伙能不能别老是这么呆啊!

    西娅凑过来,瞅了瞅银发萝莉手中的水晶球:“这就是人类圣女的力量吗?还真是恐怖呢。”

    奥菲索拉卡叹了口气,拿起水晶球:“那个圣女的确是个天才,竟然能够将这首歌给唱出来。这种事,即使是创造出‘最初之音’的麦迪文也没有料到吧。”

    “这有什么了不起的?”西娅撇撇嘴,“这首歌,我也能唱啊!”

    “她唱的不是歌,而是自己的灵魂!你这个音乐白痴!”

    “哈哈哈,奥菲索拉卡大人,你这回可别想再骗到我。这点常识我还是有的,灵魂怎么可能拿来唱嘛~”

    银发萝莉轻蔑地看了西娅一眼。

    西娅:“你这犹如看待可怜虫般的眼神,算什么啊!?”

    奥菲索拉卡不再理会自己旁边这只天然呆人鱼,将目光投向水晶球。就在这时,奥菲索拉卡的瞳孔微微一缩:“咦!那个小鬼要干嘛?”(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