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手制止了尼坤同学试图继续感谢的话语,李珉哲怕他在店里咬舌自尽,把这帮人接进了店里,店内就已经有十几号人物了,而后自己公司的李智恩也赶了过来。

    看到了这么多人,李智恩一时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李珉哲了,要知道因为对他的尊敬和感谢,李智恩一直叫他社长的,不过她也知道这里这么多人,一定不能这么称呼的。

    看到了门口的李智恩不知所措的站在了门外,就是不进来,一脸为难的表情。李珉哲理解的走了出去:“没关系,花篮没买就算了,浪费那钱干嘛。”

    被李珉哲这样好心的解围,李智恩却反而发现了门口的花篮,小女孩哪里知道这些,拼命的向挣脱开李珉哲的手,非要去买个花篮,而小女孩的心里则是:最为LBC的第一位练习生,怎么能被sm和jyp的人比下去,哪怕自己就一个人,也不怕他们。

    申智这时恰好走了出来,先是赏了李珉哲几个暴利,而后拉着李智恩走到了一边。看着对面的两人背着自己说悄悄话,李珉哲揉着脑袋很是不满。

    不过听过了李智恩的想法,申智大为赞赏:“没错,咱么LBC的人,怎么能认怂。”说完掏出了钱包拍在了李智恩手里。

    而后回头拉走了还想上前劝说的李珉哲,不过等到李智恩走到花店后要付钱时,打开申智的钱包,里面只有两张1w的纸币和一大堆的零钱。

    已经和这位粗心的努纳住了一段时间,自然知道申智不会是故意的,李智恩只能小心的掏出了自己的浅蓝色手帕,打开后里面是团的很整齐的纸币:从最大的5W元到1000元都有。

    这其中有李珉哲给的零花钱;有帮申智下楼买外面时候剩下的零钱,申智都给了她自己;还有碰到金钟民、安日永他们时,都会请自己吃好吃的,或者留下一些零花钱。

    感受这周围对自己满满的关爱的懂事,李智恩也在拼命的练习,这些人可能根本就不会需要自己的报答,所以把这些感情都放在了LBC这个名字上,公司已经牢牢的印在了她的心中。

    所以她想在任何方面维护自己的公司,花篮只是一方面。既然公司只有自己个练习生,那她就一定要是最好的练习生,所以最近PK公司的练习生教师总是在烦郑在庆,想把这一个好苗子彻底留在公司。

    而和李珉哲穿一条裤子的郑在庆百般推脱,最后都说出了不行我们就走的话,才让老师们放弃了这个想法,不过对这么努力、天赋如此之好的小丫头,要在那种不知道是多小的公司出道,很是惋惜。

    李智恩为了省钱,自己扛着这个比她还高的花篮走向了不远的店里,虽然掏空了自己的一小半库存,但她心里很是得意:她们人多又怎么样,比那些sm和jyp的花篮大了一倍呢。

    虽然都是临时通知,李珉哲的明星朋友们都不可能赶得到,到一直到下午,都有花篮被陆陆续续的送过来,小区里的居民看着这些熟悉的名字,纷纷猜测是不是这家人自己随便写的。

    此时的房间中,以郑秀妍和闵先艺两个深受公司文化熏陶为首的人,彼此都不理会对方,在各自的小圈子的聊着天。

    让看到彼此很开心的安昭熙和徐贤都不好意打招呼,因为各自的大姐都在盯着彼此,秉承着两家公司至少是现在的基调——老死不相往来。

    随着午休的时间渐渐过去,金妈妈的按照人头叫了炸酱面,众人吃的不亦乐乎,而吃完后看着闵先艺和权侑莉忙头忙尾的帮着收拾,有些脸红的郑秀妍急忙上前。

    权侑莉看着郑秀妍拿起纸巾的一脚,全身向后倾斜,也不看着地面,闭着眼睛胡乱的擦了两下,然后迅速退开,拍着胸口仿佛干出了什么大事一般。

    “姐,你不想我们因为迟到而被老师教训,就去那边和她们聊天好不?”看着自己聚拢好的垃圾,被郑秀妍这样弄散开,权侑莉哭笑不得的说道。

    收拾好后,李珉哲和金妈妈等人送别了这些小朋友,看着分着三个方向走出的三拨人,还只是小孩子的这些人,有谁能想日后的他们……

    把申智和金钟民都打发走,当然签名合照什么的都留了下来,李珉哲又陪着金妈妈坐了一下午,聊着家常。

    “泰妍要转到这边念书?”听到了金妈妈的答案,李珉哲不禁可怜起了在那趴着睡午觉的金泰妍,以后晚上要练习,白天还要去学校上课。

    看到李珉哲出身的反映,金妈妈还以为是李珉哲在羡慕可以上学的金泰妍,于是也就开口劝说:“珉哲啊,别怪阿姨多嘴。明星这个东西不是能做一辈子的事情啊,虽然你现在赚了不少钱,但等你们退休了什么都不知道怎么生活。”

    看到李珉哲正视了自己的话,金妈妈继续说道:“趁着现在年轻,去上学吧,先去读高中,然后考个大学,这让阿姨也放心些。”

    “读书吗?”李珉哲看着金妈妈慈祥的目光,一时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很久很久都没人劝过自己读书了。

    当年是为了生活,只能去挣钱没办法读书;现在有钱了,虽然忙的不像话,但是能读书还是真的不错呢,那怕去个三流大学也好啊。

    “好的阿姨,我会认真考虑的。”李珉哲站起来对金妈妈点着头,随后就退了出去,外面郑在庆已经在等着自己了。

    坐上了车,李珉哲还在想着刚刚金妈妈的话,不禁问起了郑在庆。

    “读书?怎么想到这个了?”郑在庆回头看了眼李珉哲:“不过也是好的,我其实也一直想劝你来的,毕竟有个文凭要好看一些。”

    对于李珉哲关于课业的关心,郑在庆哈哈大笑:“你以为那些出道的明星有多少时间去上课?学校是为了你们的名气,你是为了学历,互利互惠,不用担心,我会给你联系一家最好的学校。”

    听到郑在庆的回答,李珉哲放心的靠在了椅背上随口问道:“我们那个校服广告什么时候去拍?”

    原本已经闭眼打算睡觉的李珉哲没有听到任何回答,隐约感觉有些不对,于是眯着眼看了看,果然周围的几人包括申智都有些不自然。重新闭上了眼睛:“说吧,是出意外了吧?”

    后面的金钟民最先感觉到了放松,为了不让李珉哲多想,最近他们瞒的好辛苦:“那个广告被取消了,还付了咱们违约金呢,什么都不用做还有钱拿,多和算。”

    听着金钟民话中似乎隐藏了些什么,李珉哲故意的生气的说道:“你还想瞒到我什么时候,不知道我都已经知道了吗?”

    “原来你都知道了,徐志元那个混蛋宁可不收代言费,带着他的团队把咱们的广告抢过去了。”金钟民看着申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知道好像自己又说错话了,小心的闭上了眼睛。

    李珉哲也是面无表情的躺在那里,车内的气氛顿时压抑了下来,被申智盯的难受,郑在庆硬着头皮来打着哈哈:“珉哲不用担心,那个混蛋这么做是破坏圈子里的规矩,你看这吧,几家大公司包括咱们自己都不会放过他的。”

    而申智也在旁边搭着话,说道了口干舌燥李珉哲才迸出了一句:“我就是在睡觉而已。”

    拍了李珉哲一下,申智也调整下姿势睡了过去。等到车里除了司机都睡着的时候,李珉哲微微的睁开眼,看着路边不断掠过的风景。

    “徐志元,要不是现在那帮大哥还在那个公司里。”李珉哲想着正在跑着非人行程的NRG,强行咽下了这口气,像条毒蛇一样,静静的继续着力量,等待着一击必杀的机会。

    (今天继续三更,请大家多多支持吧,拜谢!)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