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三个干嘛这么热心帮忙?”我奇怪地问。
“我们三个有把柄在慕方雨手里嘛。”金晟非无奈地说。
“什么把柄?”我又好奇了。
“不说行不行?”金晟非好像做错事的小孩,撅起嘴可怜巴巴地看着我。
“不行!”我瞪起眼睛,“不说我就不亲你了!”
“好吧我说!”金晟非一咬牙,压低声音说,“我误删了电脑里面的重要复习资料,请慕方雨他们帮我找回来。谁知道他们不但恢复了我误删的资料,连以前我看的***和一些变-态图片也恢复出来了。你知道嘛,大学生看点***也没什么,但是那些变-态图片就……”
“不是吧!”我瞪起眼睛,“什么样的变-态图片会让你这么紧张啊?”
“就是一些人-兽的图片,我们使坏把里面的人头兽头换成我们认识的人了……”金晟非越说声音越小,最后小到我都听不清楚了。
“啊……”我无法置信地瞪着金晟非倒吸一口冷气,他们竟然把熟人的头像换到变-态图片里面?这不是拉仇恨吗?!
忽然想到关键问题,我猛地抓住金晟非衣领恶狠狠地说:“不会也有我吧?”
“绝对没有!”金晟非大声说,然后瞬间转换成小声,“阿珺倒是建议过,被我强烈反对了,所以没弄你的头像。”
“呼——”我大松一口气,放开金晟非拍拍胸口说,“敢弄我的头像,我一辈子不理你!”
“肯定不敢嘛。”金晟非撒娇地看着我。
“好了继续说!”我又兴奋起来,“后来他们怎么样了?”
“后来啊……”金晟非继续讲述。
慕方雨和晏于安那边吵得面红耳赤,为数不多的几个社员也没心思练习了,散到场外看着他们俩吵。金晟非听了一会才听明白,他们俩是因为争论到底是跆拳道实用还是拳击实用吵起来。
万俟珺看他们俩吵个没完实在不耐烦,建议他们打一架,谁赢了谁说得对。
这个建议让吵到头脑发热的两个人一致同意,立刻拉开架势打起来。
虽然我休学之前金晟非曾经揍过晏于安一顿,不过晏于安和女生对打倒是不会那么弱。而且慕方雨学的跆拳道是比赛派,只有腿法没有拳法,那就更吃亏。
两个人一动手,金晟非就看出慕方雨不是晏于安的对手,提醒晏于安注意点,别伤了人。慕方雨一听就急了,对晏于安发起猛攻。
由于晏于安要让着慕方雨,而慕方雨又是步步紧逼,一腿一腿毫不留情。终于在晏于安躲闪不及下,挨了慕方雨一脚。
当时晏于安摔在地上,鼻子流了血,慕方雨却非常得意的让晏于安向她赔礼道歉,并承认拳击不如跆拳道。
“这么说,慕方雨根本就不知道晏于安其实是让着她的?”我小声问。
“嗯,她水平太低,根本看不出来。”金晟非点点头。
“这么说,这件事不能怪晏于安?”我又问。
“这个……”金晟非犹豫一下,“你继续往下听就知道了。”
“哦。”
“晏于安摔倒之后,看到自己流鼻血,而慕方雨又叫喧着让他赔礼道歉,立刻就怒了。”
金晟非的脑袋和我凑到一起,讲得绘声绘色眉飞色舞。
“我们一看就知道慕方雨要倒霉,可是对她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样子也不喜欢,就放着没管。晏于安气得脸通红,站起来走过去抓住慕方雨的道服领子,往她脸上狠来了一拳。”
“啊!”我吓得低呼了一声。
打脸啊!女孩子的脸啊!
“你是没看到,晏于安那一拳带着拳风,‘呯’的一下就把慕方雨打懵了。慕方雨倒在地上,可晏于安还扯着她的道服领子,然后就……”
说到这里,金晟非忍不住笑了一声,“哈哈!慕方雨道服里面没穿T恤!你自己想吧!”
“啊?!”我大吃一惊,“难道,她里面什么都没穿?”
“不,还是有点布料的,哈哈哈……”金晟非低头握拳挡嘴笑得欢。
“天啊……怪不得慕方雨一见到晏于安就像见了仇人一样。”我震惊地张大嘴,已经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又想笑,又觉得慕方雨可怜,也觉得晏于安可怜。出了这种事,通常晏于安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吧。
“那晏于安什么反应?他是故意的吗?”我问。
“他肯定不是故意的!”金晟非边笑边说,“当时晏于安都吓傻了,立刻松了手躲到一边去了。”
“那……慕方雨走光了?周围的人都看见了?”我又问。
“也不是都看见了吧。”金晟非缓下笑,“由于角度问题,有几个看到了,有几个没看到。苏理及时跑过来帮慕方雨拉好道服,慕方雨还懵着,靠在苏理怀里缓了好一会。”
“后来呢?”我期待地眨眨眼睛。
“后来嘛,当然慕方雨是跆拳道社的老社员,又是女孩子,还被晏于安一拳打懵了。所以她博得了跆拳道社所有在场社员的同情票,围殴了晏于安一顿。”
“啊?那你们不管吗?”我托着下巴。
“关我们什么事,我们只是看热闹而已啊。”金晟非理所当然地说。
“这么说,这件事他们两个都有错咯。”我捏捏下巴。
“一个巴掌拍不响嘛,当然是都有错。”金晟非说,“那几个社员打了晏于安一顿之后,让他向慕方雨道歉。晏于安说刚才是意外,他不是故意让慕方雨丢脸的,但是他没错,绝对不道歉。”
“两个人就这样对上了?”我扬起眉。
“发生这种事,慕方雨哪还有脸继续呆在跆拳道社啊,当时就退社了。所以也说不上对上不对上,反正以后他们也见不到面了。”金晟非耸耸肩,“苏理当然也跟着她退社了。”
“哎,这仇可结死了。”我叹了口气,“其实这件事他们双方都有错,但都不认错,所以一直僵持到现在。”
“对啊。”金晟非笑嘻嘻的把脸凑过来,“呐,我都告诉你了,你要信守承诺哦。”
我盯着金晟非的脸颊犹豫一会,在他再次催促之后一咬牙,闪电般在他脸上亲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