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鉴道大赛 第三十一章 胜负定

    “一半都不到!”

    听到曼安的话,火冀云惊的下巴差点掉了下来,但最终她还是三分相信,怀疑七分,纵是逆天再天才也不可能只凭一半实力便和素有天才之称的冷如冰打成平手!

    擂台之上,逆天微微喘着息,刚才连续三次不间隔的涌动法力,的确消耗了不少体力。但他还是笑吟吟的看着冷如冰,道:“你的融合法术还真厉害,总有一天,我也会创出不输于你融合法术来的,嘻嘻!”

    若是平日的逆天说出这种话来,冷如冰只会不屑的一扫而过。但是在她见识到七系法术互补短缺的配合后,脑海中却突然冒出一个念头:眼前的这个男人似乎真的会创出一种伟大的融合法术来!

    事实也正如她所料,百年后提到七星大帝的,没有人不提及他的七系融合法术!

    战斗仍在继续,方圆五十米的擂台,此时倒显得有些不够用,二人都是混合法师,所用的法术招式也比普通人多上许多。

    这下观众们可开眼了,场上七系法术接连混杂使出,令人眼花缭乱!等级稍低的法师们不觉用逆天的招数与自己的一一印证,曾经被他们嘲讽的少年,此刻俨然成了他们的良师。

    随着战斗的进行,等级相差一级的劣势逐渐表现出来,虽然逆天的攻击手段繁多,却总是无法破掉冷如冰的终极防御“冰墙术”,无论用何种攻击法术,总能被她用“冰墙术”阻挡开来。

    这就是等级的差距,四级的攻击再怎么厉害,也很难破掉五级的防御术!

    逆天是一个善于在战斗中思考的人,看到冷如冰每次使用冰墙术都能将局势扭转,一个计划渐渐的在脑海中形成!

    冰墙虽然坚固,但也只能挡住一面的攻击,若自己能够从四面八方同时攻击,任她冰墙术再厉害也无济于事。

    ——这就是逆天在战斗中想出来的思路。

    在他计划拟定之后,手上的攻击却明显弱了许多,不管是火球还是冰锥都比先前无力了不少。在观众眼里,此刻的逆天就好像一副法力消耗过度,体力不支的样子,其实这也很好理解,战场上逆天使出七系各种不同的法术,单论法术量来说已比冷如冰凭空多了近一倍,也难怪他有法力衰竭的征兆。

    “他真的是法力衰竭,还是诱敌深入?”

    冷如冰心思缜密,当此关头都没有粗心大意。看到逆天节节败退的样子,她也不敢贸然近身,只是使用一些远距离的攻击招数不断的试探着。

    仙仙和念盈盈的那一场火土大战她也看过,仙仙在最后时刻使用的诱敌深入的确令人难以防范。她怕逆天也会使用这招,所以倍加谨慎。

    在众人难以察觉的时候,擂台上二人的位置已经发生了变化:不知不觉中逆天已经退到了擂台边上,而冷如冰却从擂台边转移到了擂台中央!

    这样的小细节很难被外人察觉,看到逆天节节败退的样子,似乎没有人在意他们的位置变化。

    看到冷如冰所站的位置,逆天嘴角蓦然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就在这时,冷如冰突然感觉到逆天的攻击又猛烈了起来!

    “是强弩之末吗?”她心中疑惑不定。

    只感到眼前一花,耀眼的火球,庞大的冰山,木锥……诸色法物再一次接踵而至,而且看样子似乎比先前更汹涌了一些。

    她没有多想,连忙祭起自己的冰墙术防御,奇怪的是偌大的火球撞在冰墙之上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连一丝应有的震荡都没有产生!

    “怎么回事?这些攻击怎么一点儿能量都没有?”

    她惊诧的同时,一丝不祥的预感陡然涌上心头。虽然还无法解释为什么逆天的这些法物撞到冰墙上起不了一点涟漪,没有分毫的力量,但她几乎可以肯定自己已经落入对方的圈套之中!

    就在这时,一个异常清晰的嬉笑声在猛的在她耳边响起:

    “你输了!”

    声音清楚的犹如发自耳边一般,她甚至能感觉到脖颈上一股热气袭来!

    冷如冰脸色大骇,一扭头便看到一张嬉笑的眼睛正看着自己,二人脸对脸相距不过一尺!

    冷如冰脸色微微一红,刚要转身,却听逆天嬉笑着道:“别乱动啊,我的土枪可不长眼睛,先认输!”在逆天说话的时候,冷如冰已经感觉到一个凸物抵在了自己的腰间。

    这一刻,冷如冰感觉好像天地都变成了灰色,孤傲如她此时双眉也不觉垂了下来,她知道:自己输了,输在了一个自己曾不屑一顾的男人手里!

    结果已经很明显了,逆天那诸色繁杂的攻击手段不但令人眼花缭乱,而且配合无间,令她输的心服口服。

    “我认输!”

    淡淡的一声传来,在观众耳中却异常刺耳。

    天才双系法师冷如冰输了?

    这样的结果太出众人意料,观众席上喧哗声也渐渐大了起来,细听却可以听到这样的声音:

    “完了,完了,我把下个月的生活费全部押在冷如冰身上了,这下全输光了,可让我下个月之怎么活啊!”

    “他妈的,你算好的啦,老子把一年的生活费都押上去了,老天,你为什么这么不公平,逆天,你这个混蛋,你为什么要赢,为什么……!”

    当然,其中也不全是臭骂声,偶尔也会传来几声兴奋的尖叫:

    “我发财了,我发财了,我也是有钱人,赚了整整一百多倍,逆天,我爱死你啦,我爱你一万年……!”

    “唉,才赚了一个紫金币,早知道多下些就好了!”

    “你小子是不是故意气我啊,赚了那么多还嫌少,我不管,下个月我全吃你的!”

    观众席上悲喜交杂的怨道声逆天没去在意,他只是淡淡的朝冷如冰笑道:“承让了,冷大小姐!”

    冷如冰幽怨的看了他一眼,冰冷的脸上透出一丝疑惑,她终于忍不住问道:“你……到底是怎么赢我的,最后的那些火球都是假的么?”

    逆天笑道:“其实能够赢你全凭运气,你看到了吗,今天的太阳似乎特别大!”他说着便用手指了指天上的太阳。

    冷如冰脸上的惑色更重了,道:“那又怎么样?”

    逆天笑吟吟的道:“你最后看到的那些火球、冰锥的确都是假的,那些都是幻影,这是光明法术的一招,叫‘梦幻泡影’,其实这招平时很难使出来,它需要太多光强,所以我说我今天很幸运,因为今天的光线强度恰好足够。嘻嘻!”

    冷如冰叹了口气,道:“在‘梦幻泡影’的掩护之下,你用‘咫尺天涯’绕到我身后是么。”

    逆天挠了挠头,嬉笑道:“是啊,不过距离太远,我只好连续用了两次‘咫尺天涯’!”

    冷如冰又问:“这么说,你先前的示弱也是为了诱敌深入了?”

    逆天笑道:“‘诱敌深入’什么的不敢当,我只是想把你引到擂台中央,如果你站在擂台边上,我永远也破不了你的冰墙,算起来,也是你太粗心了,呵呵!”

    冷如冰没再说什么,一脸淡漠的径直走下擂台。

    她知道自己已经够谨慎了,但最终还是落入了逆天的圈套,能够在战斗中想出如此缜密的计划,他绝对不是战场上的雏儿,从他的战斗经验来看,说不定已经经历过不止多少次生死的考验。

    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冷如冰还是第一次对一个男人这么好奇。

    刚刚从惊愕中复苏过来的主持人此时才朗声宣布道:

    “逆天对冷如冰,逆天胜!”

    不料却引来观众席上一阵暴骂:“到现在才宣布,全场的人都知道比赛结果了!”细听,那些出口破骂的人大都是输了钱的人。

    逆天走下擂台的时候,却是正好迎上了正在出口等待的仙仙等人。他一眼便看到了曼安,不由嬉笑着道:“曼安姐,你怎么有空来看比赛了!”

    曼安微笑着拉着他的手,道:“我没空也得来啊,今天是我好弟弟最关键的一战,我能不来为你加油吗。不过,说起来,你小子还真让我大吃一惊呢,快给姐说说,你是什么时候成为全系法师的?”

    火冀云、木芷妃等人也连忙把脑袋凑了过来,她们对逆天这个突如其来的全系法师身份犹自不太适应。

    逆天看到众人那期盼的目光,戏谑的笑道:“说起来还得感谢大美女,我当时正为无法吸收火系法力元素而苦恼,谁知大美女误打误撞让我一下子吸收了七系的自然元素,后来在大荒山又遇到了一些奇遇,才成了现在这样!”

    听他这么一说,木芷妃登时也想起当日在小桥边的情景,恍然大悟的道:“哦——我明白了,怪不得你当时莫名其妙的说什么‘突破玄关’,原来就是这个!”

    火冀云却好奇的问道:“那……你在大荒山遇到了什么奇遇?”

    逆天笑道:“本来我心海内的七系法力元素是无法分开的,但是在大荒山上,我中了冷厉一掌,他无意中将我的七系混和法力打散,这才使我能够成为一名真正的七系法师,说起来还得谢谢他!”

    火冀云眼睛不由朝曼安处望了一眼,恍然的叹息道:“原来如此。”

    鉴道大赛的半决赛就在众人的惊愕中结束了,赛会最大黑马终于露出了他真正的实力,顺利闯入决赛。

    此时的校园到处都是议论逆天的声音,不过,再也无人敢称他“绝世笨蛋”了。

    下午进行的是另一场半决赛,四绝中的“绝顶天才”沈君落对“绝色美女”木芷妃。

    虽然木芷妃有神秘魔兽小黑的帮助,但由于木芷妃等级的限制,小黑无法发挥出百分之百的实力,所以,还是看好沈君落的人多些,这一点从福彩部开出的赔率就可以看出来,沈君落胜的赔率是一赔三,而木芷妃胜的赔率是一赔五。

    仙仙早早的便来到赛场为木芷妃加油,但知道比赛马上就要开始时,她也没看到逆天的身影,心下不由得一阵失望,但转念又一想:经过一上午的比赛,逆天大哥应该是累了,好好休息一番也对!

    此时星斗学院几乎全部的人都集中到了中央广场的赛场之上,而校园的其他地方倒相对安静了许多,平时人来人往的小路也失去了往日的喧哗,静静的卧在大地上,好似睡着了一般。

    真好像睡了一般,竟然发出“噜噜”的鼾声!

    细听之下,却可以发现鼾声来自路旁的一条长长的石椅上。

    石椅上,一个懒散的青年正仰面而卧,睡的不亦乐乎。徐徐的鼾声有节奏传出与中央广场那惊天动地的呐喊声形成鲜明的对比。

    这时,一个相貌秀美,轻灵无比的少女悄然接近,她看到石椅上睡的死死的少年,脸上陡然生出一丝捉弄之色,轻巧巧的走到石椅边,从怀中掏出一支画笔,小心翼翼的在青年脸上画着,嘴角强忍着才没笑出声来。

    须臾,她的“大作”已成,看到那青年脸上的一个个的黑色圈圈,少女脸上早已笑翻了天,若不是她用双手捂住嘴巴,此刻早已把那少年吵醒了。

    过了好久,少女连续深呼吸几次,才平复了神情。

    这对男女正是逆天和小魔女水灵。

    水灵镇定神情后,身体陡然扑在逆天胸前,伸出皓如白玉的小手在他的脸颊拍了拍,忍笑道:“起来啦,大懒猪,就知道睡觉,赶紧起来!”

    逆天伸了个懒腰呻吟几声,翻了翻身体,又继续睡。

    水灵哼了一声,张嘴一口咬在少年的耳朵上!

    逆天吃痛,一骨碌爬了起来,看清眼前的小魔女登时大怒,道:“怎么又是你这小鬼,你是兔子吗,干嘛咬我!”

    看到画在逆天脸上的黑圈随着他的表情变化上下阖动,小魔女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连忙又用双手捂住嘴巴,一副想笑又极力忍住的样子。

    逆天还没意识到自己脸上的东西,看了她一眼,莫名其妙的道:“笑什么,吃错药啦!”

    就在小魔女笑的不可开支,而逆天又莫名其妙的时候,身后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

    “逆天,我想和你谈谈!”

    感受到这熟悉的冰冷气息,逆天用膝盖想也知道来的人是谁。他转身果然看到冷如冰正站在不远处冷漠的看着自己。

    他一骨碌爬起来,当即便嬉笑着道:“原来是你呀,你和我有什么好谈的!”

    出乎意料,一向不苟言笑、冷若冰霜的冷如冰看到逆天的脸时,竟然突然笑了一声。而在一旁的小魔女水灵也终于忍耐不住,坐在草地上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

    即使逆天再傻,也预料到发生了什么事,狠狠瞪了水灵一眼,连忙朝不远处的小池塘跑去。

    冷如冰一笑即逝,看着往远处跑的逆天,她突然对小魔女道:

    “灵儿,你似乎早就知道……他是一名全系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