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刺陵墓阴谋,虎口夺食 下
林晨蹿入蜀山大殿时,红光爆现,一剑惊虹瞬!
但突然出手的林晨并未有占据先机。?
嗖嗖!大殿两道身影先一步闪去,躲开了林晨的绝技。
虽未伤到二人,但林晨目的已经是达到了。
“小家伙,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一位浑身鲜血淋漓的稀瘦老者,瞧着飞剑而来的林晨,轻笑着喃道。
“三长老?”林晨转头望去,面前稀瘦老者赫然是蜀山七圣之一的三长老,而现在,腹部被整个炸开了个血洞,鲜血淋漓,气息更是虚弥至极。
而蜀山辉煌大殿也狼藉不堪,青石迸裂,就连立柱的庭柱都是倒塌了好几根,到处是气劲汹涌爆炸后的破碎。
大殿中央,供台上盘坐着一位黄衣道袍的老者,老者此时已经死去,身体异常扭曲,骨骼变形,经脉生生断裂,面上更是狰狞露着悲愤。黄衣道袍老人两掌推出,顺着两掌方向望去,在大殿的两头死着两位蓝袍身影。
“大叔!”三长老身后传来声惊呼,小脑袋更是从三长老背后弹出。当看到林晨持剑立着的背影时,眼睛里顿时弥上水雾,哇的大哭出来。
“莫莫?”听着身后哭响,林晨盯着前方小心的退了回去。
轻侧头时,莫莫早是扑倒了林晨怀中。“大叔...呜呜..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轻抚着怀中娇躯,林晨长出了一口气,好在她没事。不过却现莫莫赤身果体,身上还染着血迹。
“这些混蛋!”林晨暗骂一声,天知道蜀山对着可怜的莫莫做了什么,脱下风衣裹在了莫莫身上。
“别怕,有我在谁也别想伤害你。”林晨摸摸后者脑袋柔声道。
“咳咳..”身边那位三长老再是站立不住,跪立在地,哇的连吐着鲜血,身上竟是控制不住的散出气劲。
“抱歉了,小家伙..现在的我连爆都做不到。”三老张愈憔悴,喃喃道。
“前辈!到底生了什么?”望着眼前狼藉场景,林晨实在难以想象,为何殿内蜀山圣阶高手会突然自相残杀?
“噬魂蛊?”林晨紧盯不远处冷笑的两道蓝袍身影。他们的眼中并非血红之色,不像是被噬魂蛊控制。
身后三长老喃喃几声,却是气力不接,哇哇连吐着鲜血,肠肚流落一地。能勉强支撑垂危的身体都是尽力了,哪里还能说出话?
这时,大殿内响起一道冷笑声,一身蓝色长袍的魅影从殿堂转出。魅色眼眸勾摄般望着这边林晨。
林晨杀气腾的破出体外。“毒娘子!”咬牙切齿道。自己就知道她还没死!
“南晨大侠,那老家伙已经不行,我给你讲吧,这场好戏,可是老娘专门为你准备的。你来的不迟不早,刚刚好...”毒娘子摇曳着身躯走出。身上蓝袍褪下,露出肉**惑黑色,一字并肩抹胸,露着大半雪白丰满胸脯。
瞧着她对自己露出魅色,林晨却心中觉得恶心。自己现在只想一剑杀了她!
毒娘子踩着猫步径直落到黄袍道人身上,桃臀直接坐在了道人脑袋上。红唇吮吸着纤细手指,直将两指吞入喉间挑逗般凝着林晨。
她现在对这天下五绝之一的南晨,是越来越感兴趣了。如果能将他收服胯下,也是不错。
“宗主!”瞧着毒娘子直接坐到了黄袍道人脑袋上,露出挑逗神情。跪立着的三长老悲愤欲绝。对他蜀山而言,实在是大羞辱!
林晨微眯眼,原来那死去的黄袍道人就是蜀山号称历代最强的宗主,琉璃圣人?林晨心喃道,可这种等级的强者,怎么会突然死去?他悲愤模样再想起先前那声惨叫,难道...
对了,琉璃圣人肯定是在精神集中时,被叛宗的圣人突然出手偷袭!想来那声悲愤惨叫变能跟眼前场景对上了。
果然不愧是强者,被突然偷袭全身经脉碎裂的情况下, 还能临死一击带走两位蜀山圣阶强者。瞧着那两个被打飞拖出一道深深痕迹的那两个蓝袍长老,被临死的琉璃圣人一击毙命。
可琉璃圣人究竟在干什么,是什么使他精神集中,才被偷袭遭遇不测?
难道是莫莫?
“呵呵,中阶圣人又是如何?大限若到还不是死?什么琉璃圣人,不过一怕死的老头而已。”毒娘子瞧见林晨思索模样,故意蔑笑道。
“原来如此...”林晨轻皱眉道。紧拉着身后莫莫。怪不得...琉璃圣人大限将至,想要以莫莫麒麟血脉延续生机。麒麟血虽有破万毒,化生的作用。可即便琉璃圣人吸取血脉也作用不大,顶多为其延长几年寿命而已。
难道堂堂蜀山宗主,正道之。会为了单单几年寿命伤及无辜?
如此正好中了毒娘子诡计。琉璃圣人怎么也没想到蜀山七圣竟然会背叛宗门。
“南晨,你看到了吗?实力再强又有什么用?世道已经变了,识时务者为俊杰。跟我一起来吧,你会忘记以前的痛苦,金钱,美女要什么有什么。”毒娘子缓缓起身,朝林晨扭步而来,纤细手指轻解着黑丝衣衫,缓缓褪去衣物,玲珑秒体,魔鬼身材尽露在林晨眼前。
毒娘子绝色面容更是变得如清纯**般,娇滴滴眸子紧凝着林晨瞳孔。她知道林晨喜欢清纯一点的女人,所以毒娘子今天故意化了淡妆。
眼前毒娘子尽显魅姿,天使面容再配上魔鬼身材,任何生理正常的男人都把持不住。林晨身下都是一团邪火直从小腹升起。
感觉到心底魔障在蠢蠢欲动,林晨气劲涌出,狠狠将这股邪火压下,眼神淡漠盯着面前美人娇躯。手中惊虹早是浮现红光。
“你越是这样,本娘子越是要得到你!”见林晨不被自己美色所动,毒娘子欲心越是涌动。她就喜欢这样的男人,就如处女般,一旦得到了她的身体,就会对你死心塌地般。
“墨奎,步程,夺下麒麟血脉,记得留南晨一命。他是我的猎物。”毒娘子眼中抹过寒光,猩红舌头伸出舔着修长细指冷声道。
“是的,圣使大人。”身后蜀山大长老,二长老十分谦卑的遵命道。身子闪动,内气爆出,从毒娘子果体上跃过,朝林晨杀来!
刷!身后三长老先一步飞出,朝墨奎,步程射去。“南晨!保护好麒麟血脉!决不能让她落入刺陵墓手中!”三长老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大喝道,微弱内气爆出,可他那点内气在大长老,二长老面前还不如半圣的林晨浓郁。
“老家伙,死来!”二人面色扭曲狰狞,丝毫没有因为同门师弟而手下留情。内气拍出直接将三长老身体炸成肉末,化为漫天血雨,好不凄惨。
林晨再强可也没本事一人面对两位圣阶强者,更何况林晨自己还是个半死不活。
在三长老飞身挡去之际,林晨二话不说夹起莫莫朝殿外射去。更是施展起御风绝加身姿。
可林晨轻功本就很差,即便是施展起御风绝对于圣阶强者来说,也没快了多少。
墨奎步程二人顺手解决掉赴死的三长老后,瞬步便追赶至了林晨,火色劲气朝林晨背后拍来!
“火之力!”感觉身后炙热,毫无疑问,这蜀山大二长老,乃是领悟火绝入圣的强者!
而且林晨根本来不及闪躲,这就是林家绝学御风绝的弊端。虽然能将身体瞬间加到极限,可就如疾驶的汽车般,想要停下来,或是要转弯都很费劲。更何况是两位圣阶强者出手,前后不过数秒时间,林晨根本做不到再次施展御风绝转换方向。
只能硬着头皮,将可调动的内力全部涌出挡在身后。
嗤嗤!炙热火火焰般燃烧的内气轰然覆在了林晨背后。林晨那点内力直接被燃烧蒸,连一秒都没有支持住。
可怜林晨那可是自己现在所有能调动的内力了。两股内气落在林晨背后,林晨后背衣服直接炸裂,肉皮如炙烤般脱皮,迸裂。
内气席卷直接将林晨掀飞,一头撞在了大殿,轰隆一声撞破带着碎木残屑飞出了广场之外。
扑通,林晨狠狠的摔在了已经碎裂的地板上,背上本就烤炙皮肤崩裂,再与碎石激烈摩擦,背后血肉模糊。疼得林晨嘶牙咧嘴。不过好在怀中的莫莫完好无损。
诶?林晨摸着后背,嘶牙咧嘴的缓缓站起。却惊讶的现,除了后背撕心裂肺的痛外,自己竟然没有受丝毫内伤?
想起之前毒娘子诱惑自己的模样,林晨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庆幸?若不是他们怕伤着怀中的莫莫,以及自己,那两掌就能让自己半死不活了。
“怎么,想感谢我?”毒娘子已是蹿处,座在大殿前,身上披着蓝袍缎,两条雪白细长润腿在空中晃悠,雪白胸脯也是露出大半,林晨甚至能隐隐望见那些粉晕。
“呲...”林晨撕嘴,强忍后背撕裂般剧痛,紧紧将莫莫保护在身后。
嗖嗖!与此同时,蜀山二位长老亦是从大殿建筑内撞出个大洞飞出,落在林晨身前,冷笑的盯着林晨。
(heihei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