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雪珑的话,成功的激将了程婷雪。

    她一咬牙,使出了十成的功力,演出一副不谐世事的清纯可爱,站了起来,朝容霖翊走了过去。

    “翊,你说句话啊……”她撒着娇,自认没有男人可以抵抗,“你那晚上明明说过,会娶人家,会宠人家疼人家的嘛……”

    在这安静的片刻,容霖翊早就已经埋头去看手机。

    程婷雪说什么“那晚上”的话,他根本无视得彻彻底底。

    从昨天开始,他容霖翊这辈子,都只可能有一个女人,也只可能有一个妻子。

    那个女人的名字——叫苏胭云!

    其他女人,根本不会再在他眼中留下任何的影子。

    就算他注视着她们,对他而言,也就是一个虚影,连一个生命体都算不上。

    然而就在他打算离场,去找他的小女人的时候,程婷雪的身子突然靠了过来,并顺势挽住了容霖翊的胳膊。

    “翊——”她娇声媚语着,想把胸蹭到容霖翊的手臂上。

    这一瞬间,除了程司令在满意的点头,容家的其他人,脸上都出现了不约而同的呆怔。

    也就在这一瞬间,原本只是眼神暗沉的容霖翊,一双眸子,突然染上了血红色。

    他像是一头沉睡的巨龙,被击中了逆鳞,顷刻间狂风暴雨般震怒。

    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没看清他的动作,只觉得虚影一晃,程婷雪的身子,已经在半空中画出一道弧线,砸向了屋子角落,那一堆贵重的生日礼物。

    礼物散落的巨大声响,和程婷雪的惨叫声一起响了起来。

    “婷雪!”程司令变了脸色,他第一个冲过去,扶住了滚在地上的程婷雪。

    “啊啊啊,痛……痛啊……”程婷雪痛得面容身体扭曲,她惨叫连连,“啊啊啊……”

    程司令转头对容霖翊怒目相视,“姓容的小子,你!”

    然而目光相对的那一刻,程司令却被震住了。

    眼前的容霖翊,浑身散发着修罗般的煞气,血红的瞳孔中,是肆虐的杀意。

    就连曾在枪林弹雨中洗礼过的程司令,都感到了被死神收割般的恐惧……

    容夫人已经冲到了容霖翊的面前,她张开双臂,挡在了他的面前:“翊儿!没事的!去洗干净就可以了!你马上去洗干净就好了!”

    “这叫什么事儿啊!”容老太太嚎了起来,“我这难得的大寿,一点面子也不给我啊!”

    听到容老太太的尖嚎,容霖翊眼中风暴更甚,他突然转身,疾步向前方一个六层大蛋糕,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抓起了那把切蛋糕的刀。

    满屋再度寂静。

    容家人,除了依然看戏的容雪珑,全都神色紧张。

    容霖翊眼中浓黑如深渊漩涡,他一字一句,令人战栗:“刚刚,谁碰了我?

    他一声怒吼:“说!”

    房中大部分人,都不由自主颤了颤。

    那把锋利的蛋糕刀,闪着和容霖翊眼中一样的寒光。

    这时候,只有两个人敢站在他不远处,一个是容夫人,另一个是容景晖。

    容夫人伸出双手,是哀求的口吻:“翊儿,没有,没有人碰到你,是你敏感了。你冷静一点,没人碰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