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  见到君莫笑后,风映寒便说明了来意,不过君莫笑并不同意,因为他早就归隐山林了。
经过风映寒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后,终于劝说动了君莫笑,于是二人便朝着云华山赶去。
到了约定的日子,双方开始大战,可魔教无论后天高手还是一流高手数量,都远远超过正道。
这场战争大家都以为正道输定了,不过谁知道风映寒居然请来了一位先天高手,这下双方都有先天高手了,那么关键就在魔头和君莫笑之间的对决上了。
不过虽然魔头与君莫笑都是先天高手,可也是有差距的,一招之间,君莫笑便被斩杀。
接下来魔教和正道下面的人之间的战斗,几乎就是一面倒的战斗了,不一会儿,正道的人都被抓了起来。
魔头听说正道里面有铜卦仙师的弟子,于是就把风映寒叫出来看看,看过之后,努努嘴道:“也不过就如此,真是玷污了仙师他的名头。”
风映寒苦笑,没有反驳,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么弱,的确是玷污了师尊武林神话的名头,只是无可奈何,痛苦地看着魔头道:“魔教教主,不知道移花宫的少宫主苏玄清她怎么样?”
“你说她呀?”魔头眼睛一亮,脸上浮现出一抹淫荡的笑容,啧啧嘴道:“她和她母亲可都是极品尤物啊,那对母女花当初可是然后我爽翻了的,而且我们魔教讲究雨露均沾,这些天来所有弟子都尝过了,最近应该是在服侍我们魔教的那些牲畜吧……”
“啊!我和你拼啦!”
风映寒一听魔头的话,目眦尽裂,脑海中闪现过一抹抹和玄清在一起的画面,泪流满面,他终于知道了,原来他早就爱上玄清了,而且向来玄清也是爱他的。
曾经一份真挚的爱情在他面前,他却没有珍惜,现在逝去了,却徒劳追悔莫及。
唯有极于情,方能极于剑。
风映寒此刻悟了,剑法也瞬间大成,境界也突破到了先天大圆满。
风映寒扑上去,和魔头战斗在一起,不要命了似的打法,以伤换伤,杀敌八百,自损一千,一时间魔头居然都处于了下风!
不过毕竟魔头是老牌先天高手,风映寒不过是临阵突破,虽然境界相同,功法也更顶尖,然而终究是积累不够,不一会儿就被压着打了。
风映寒心存死志,全无生意,看了看不远处的万丈悬崖,忽然笑了笑,然后在所有人的惊愕之中,上前一步忍着魔头的攻击,抱住了魔头,朝着悬崖那边奔去,纵身一跃。。。
。。。
因为魔头死了,没有了魔头的震慑,在全武林的反扑之下,魔教很快就覆灭了,武林从此恢复了往日的和平,而江湖上也多了一个风映寒的神话。
京城外,官道旁,一个驿站内。
一张桌子上,几个江湖侠客正在聊天。
“话说一月前那场惊世之战,全靠铜卦仙师弟子风映寒大侠,临阵突破,成为了先天高手,然后抱着魔头一起跳下了云华山顶的万丈悬崖,和魔头同归于尽,这才有了今日魔教的覆灭,武林从新繁荣昌盛啊!”
“是啊是啊,不过风映寒大侠也太可惜了,年纪轻轻就陨落了,而且太清御剑诀也从此失传,否则不到二十岁的先天高手,那又是一个武林神话啊。”
“云华山悬崖下是滚滚长江,风大侠和魔头都是尸骨无存,唉。。。”
听着那些江湖人聊天,驿站掌柜忽然愣神了,站在店门口,朝着南方云华山方向望去,久久不语。
掌柜是一个女子,一个月前忽然来这里,从上一个掌柜那儿买下了这个驿站,而且一直用面纱遮着脸,没人知道她长什么样,也没人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只知道姓苏。
“掌柜的,您怎么又朝着南边看啊?”店里的一个小厮见苏掌柜又朝着南边看,不由笑着询问道。
或许是被小厮打断了回忆,苏掌柜冷冷地道了一句:“等人。”
“那人啥时候来?”
“或许明天就来了,或许永远也不来了……”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