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双手纤细十指如削葱根,嫩白指尖还染着红艳艳丹蔻,然而还没碰到和尚灰色的衣襟,就被一双干燥的大手擒住。
凡是练了掌上功夫的人,手要么极丑,手掌粗糙皲裂犹如老树皮,要么极美,嫩白如玉比之普通女子更甚。
了凡是少林寺高僧,而少林武功,以掌、棍闻名。
了凡的手上功夫,若他自称天下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但了凡的手,不像练铁砂掌的人手掌上恨不得老茧三尺后,更不想玩暗器等小巧功夫的人,为了维持手感,手掌日日用牛乳浸泡,白净光洁。
硬要说的话,了凡的手更像一个不会武功的和尚的手,手上带着常年敲木鱼抄经书留下的指茧,还有一股子挥散不掉的檀香气息。
可这样一双普普通通的手,风霁月躲不过挣不开。了凡擒住她的手腕后,缓慢的,坚定地,一寸寸将她推开。
“施主请自重。”
了凡没念阿弥陀佛,他睁开眼,眼里却见不到她,只有冷淡的慈悲。
冷淡的,仿佛你是尘埃,是蝼蚁,你脏了他的身他也不放在心上,你咬他一口他也不在意的那种慈悲。
普通人的话,被蝼蚁咬一口,只有当即抓到,才会将它碾死以泄愤,抓不到的,尚且不会去找个蚂蚁窝捅一捅。而对慈悲为怀的和尚来说,喝一口水尚且要为水里的“十万八千虫”念念经,何况蝼蚁?
既然不痛不痒,无视便是。
风霁月没在了凡眼底找到自己。
被无视了。
被无视,总是一件十分叫人恼恨的事,尤其对一个“名满天下”的妖女而言,更是如此。
哪怕这名不是什么好名。
但风霁月只是笑了笑。
无视她的只是一个小千世界里的和尚,对于知道“剧情”的外来者而言,哪怕是不能随意改变剧情的维序者,也难免对这些个一无所知的生活在框架里的“NPC”有些高高在上的情绪,何况风霁月是可以任意改变剧情,甚至毁灭一个小千世界的盗窃者?
了凡视她如蝼蚁,她何尝不是视天下人如蝼蚁?
哦,也不对,这天下人里,有能力跟着她的晏寒总不是蝼蚁,只不知在这个小千世界里,晏寒会是哪一个。
想到晏寒,风霁月不由自主的从心底升起一抹愉悦。
于是她收回手,笑嘻嘻与了凡告别:“再见啦和尚。”说完终于离开少林寺。
她要去找晏寒。
【宿主去哪儿?】
【山东。】
【山东?宿主去找女主抢金手指吗?】
【不是,去找晏寒。】
魔教势大,安插的密探几乎遍布各地,作为魔教妖女,风霁月一路上换了七八匹千里马,终于在数日后抵达山东境内。
按照剧情,许素心穿越后的第一个大剧情,就是山东境内发生旱灾,但朝廷无作为,饿死百姓无数,最终因为尸体处理不当爆发瘟疫,而这时朝廷却派兵把守各处要道,不叫受难百姓逃灾,以免瘟疫传染到外面。
而作为天机阁这一代出世修行的圣女,素心深入山东拯救百姓于水火,先是遇到赶来救治瘟疫的神医,而后又凭借天机阁声望借来一部分粮食交给武林盟主帮助百姓度过难关,终于撑到瘟疫被神医治愈,朝廷下发救助粮药。
这一波剧情直接刷爆了圣女声望,和神医以及武林盟主的好感度,许素心的圣女之名,到此才真正被武林甚至天下认可。
也为后来许素心找了凡和尚要《易筋经》埋下伏笔。
当然,现在原版在她这里。
轻易拿到原版易筋经后,风霁月对“剧情”里了凡因为对圣女善行的欣赏才给了她原版易筋经的说法有些猜测,但无论了凡如何做想,这原版易筋经,只能是她和晏寒的了。
山东此时正是瘟疫横行时刻,官道上被官兵重重把守,许入不许出。
魔教妖女一袭红衣热烈似火,长发披肩不加钗环,慵懒妩媚的好似风情万种的妖,看的这些官兵眼都直了。
风霁月说要进山东,还被这些官兵很是劝说了几句。
也有不开眼的见她漂亮想上手揩油,但被为首的将官眼疾手快的喝住,甚至很快放了行。
风霁月牵着马施施然前行,等走的稍远了,后面那要揩油的小首领抱怨,就听那将官骂道:“瞎了你们的狗眼,什么人都敢招惹?也不仔细看看,那女子轻飘飘站在那里许久,脚就没沾过地!”
那些士兵于是一同朝魔教妖女看过去,果然那牵着马的红衣女子净是赤足而行,脚下轻飘飘始终不曾沾染丁点尘埃。
这世界本就是个武侠世界,于武功,许多人都能知道个一二三,轻功练到这种地步,已是登峰造极,不仅身法奇绝,更需要绝顶内力支持。
有这样轻功的人,哪怕只会轻功,也是江湖一流人物,这女子,果然不简单。
最重要的是,这一流人物这样的打扮,可不像正道人士。
要揩油的小首领冷汗涔涔,若是今日没有将官阻拦,招惹了这样一个魔道妖女,只怕性命难保。
小首领正在腿软,就见前面那妖女转过头来,对着他们妩媚一笑,缥缈却清晰的声音顺着风传入几人耳中。
“倒还有个有见识的,今日本座心情好,饶你们一命就是。”
话音刚落,再看前面的女子和马,就都已经不见踪影了。
山东境内虽有无数心怀仁义的医者和正道武林人士自愿前来帮助百姓,但没有朝廷救助,终究杯水难救车薪,依旧是饿殍遍地,风霁月只走了一日,便见到几处百姓易子而食。
风霁月的心情难得沉重起来。
【宿主,他们好可怜……】
小二比风霁月还要沉重,甚至险些哭了出来。
【剧情里,现在距离神医研制出瘟疫解药,还要多久?】风霁月问小二。
【还要半月。】
【半月……】
风霁月沉吟不语。
半月研制出解药,而后圣女借粮,还在神医研制出解药之后半月有余……
【算了,晏寒跑不了,什么时候找都可以,不如我先抢了圣女的功劳,“借”出一批粮食出来。】
【好啊好啊好啊!】小二欢喜起来,不过一会儿又问道:【可是宿主去找谁借呢?剧情里,女主还是借助天机阁的声望才勉强以许诺事后付出高价为代价,借来一船粮食,可这一船粮食,只给山东最大几处灾民聚集地吃,也不过吃了三天都不到。】
小二越说越沮丧:【宿主只是魔教妖女,可没什么名望可借,而且现在离朝廷开放救助还有一月有余,宿主借来多少粮食,也不够这么多百姓吃一个月的呀……】
风霁月牵了马返回,在心中安慰沮丧的小二。
【都说了这种需要智商的问题你就别考虑了,反正你也考虑不出个结果。】
小二炸毛,风霁月不禁勾起慵懒笑意:【无妨,一切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