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真是这样,白木娅打算做牛做马地报答陆总。
期盼的小眼神闪着点点的星光,那露骨的神情仿佛都能把陆总给收入眼底了。
陆靳宇那两片薄弱的唇瓣微微上扬着弧度,笑春风的眸光轻浅地一勾勒迷人的弧度。
在白木娅的注视下,陆靳宇再次摇头,邪佞的嘴脸让人猜不出下一步他要说什么。
白木娅微微地诧异了一眼过去,不是五百万?难不成是五千万?
嗷呜,陆总简直是太英明神武,英俊潇洒了,再好心一点的话,我都不敢保证不对你产生点什么了。
扑倒陆总就应该从这一刻开始!
白木娅微微地扬眉,小眼更加地夺目,“难不成是五千万?”
顿时五千万不是梦,讨好陆总啥都行。
陆靳宇勾唇,“五百。”
我擦咧?!
陆总,您确实您要那么抠门的吗?
员工与老板之间的友爱呢?还能不能好了?啊喂?坑员工坑到这个程度,服你了陆总。
难怪啊,难怪之前安明御一副要死要活的模样,这一刻,白木娅顿时觉得自己很感同身受了。
陆总,你注定要失去我这么一个认真工作的员工了?!
白木娅鄙夷着一眼过去,眸子里满是不可置信,“陆总您确定您没有说错吗?”
怎么看陆总都是一副没有商量的余地呢?
五百块……
这里有没有32楼?有的话她宁愿直接抛物线下去算了。
特么,她就是上街乞讨也不止五百块啊。
陆靳宇深邃的眸子闪着微光,宛若深潭的一角轻轻地带起一个弧度,醇厚的嗓音沉着地说着,“你说呢?”
我说……
我当然是觉得陆总您脑袋抽风了呗,还能说啥?
搞笑喔?
跟白宛若那个白痴一个样,特么二十万就想要她的人头!
这也就算了,陆总您怎么能用五百块来打发我呢?
白木娅默默地送了自己一首凉凉,收回自己鄙夷的目光,脸上的笑意垮了下来,呵呵哒了一脸,“再见。”
再穷也不至于为了五百块钱讨好陆总,特么就是在逗她?!
随即抱着火火宝贝,一脸的求安慰的样子。
火火宝贝自然是偏向白木娅这边的,嫌弃着一眼送给自己的老爹,心疼地抚摸白木娅的后背,说着,“漂亮阿姨不用伤心,火火把自己的小存款都给你。”
以后,火火赚钱养你。默默地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
白木娅感动得稀里哗啦的,抱着火火宝贝瞬间得到安慰,“火火宝贝真是太好了,漂亮阿姨最喜欢火火了。”
都说女儿是父母贴心的小棉袄,她觉得火火宝贝就很贴心。
陆靳宇都已经忘记旁边还有火火宝贝了,这个臭小子竟然又拆她的台!
儿子,你还想不想要妈妈了?
暗暗地扶额,陆靳宇无奈地抬头,说着,“小娅,你知道的,只要你愿意,我的一切都是你的,自然包括我的人,嗯,还有火火。”
What?
陆总,又来了,变相的表白,这打算买一送一的节奏了是不是?
内心十分地拒绝!
但,下一秒竟然看到,上一刻还在跟自己统一战线的火火宝贝,已经一脸倒向自己老爹的既视感。
为毛?为毛?
火火宝贝,你到底哪个阵营的?
说好的,我们才是最好的阵营的呢?别忘了,你老爹刚刚咋对你的……
可见,火火宝贝在自己争夺白木娅的宠爱和先与老爹合伙拿下白木娅之间,火火宝贝果断地选择了前者。
因为,他想,他要是不适当地和老爹合作,不知道漂亮阿姨会不会被别人给拐跑。
后者,如果他和老爹拿下了漂亮阿姨,那么……后期他还可以从老爹的手里把漂亮阿姨给抢回来。
嗯,计划十分地完美。
无是,火火宝贝十分配合地点头,“嗯,漂亮阿姨,爸爸说的对,我们两个都是你的。”
白木娅嘴角鄙夷地抽搐了一下,目光很是嫌弃地昵了一眼陆总。
陆总,您利用自己的儿子内心不痛的吗?
还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这既视感,这不要脸的程度,服陆总了。
白木娅呵呵一笑,已经不想说话了。说又说不过这两父子,她还能干啥?
已经跳进了他们的坑里,要爬出来很难。
白木娅已经表示自己很心累了。
陆靳宇微微地颔首,一笑,“不会给你五百的。”
听着陆总的话,白木娅好像又满血复活了一样,神采奕奕地抬头,眼睛表现出一副已掉进钱里面的模样。
陆总还是好的陆总的,她收回刚刚的话。
白木娅嬉笑一声,“陆总还是陆总。”
陆靳宇扫视着她脸上的表情,轻浅地勾勒出如沐春风般的弧度。
似乎她的喜悦能把他的心给填满,她开心他就开心。
陆靳宇,“吃完我送你过去。”
白木娅疑惑地皱着了一下眉目,“嗯?”
画风变化的太突然,她竟然有些的不适应。
陆靳宇,“签合同。”
白木娅终于反应过来了,说着,“不是让小白……咳咳,莫毅陪我去的吗?”
啊呸,嘴上又不长记性了。
不能在陆总面前喊小白,绝对不能。
不过,一个小小的合同而已,用不着陆总亲自送她过去吧?这得多么受宠若惊啊?!
陆靳宇沉着目光,如炬那般凉凉了一眼过去,不咸不淡地说着,“我改变主意了。”
得咧,您大佬,您说了算。
丫丫呸的,就会跟自己耍大佬,有本事我们两换换身份?我当老板你当员工?
内心很生气,但表面还是要保持着如花似玉般的微笑……
一旁的火火宝贝被冷落到了,小手捧白木娅的脸颊,对着自己,憋屈地说着,“漂亮阿姨,你不要一直看我老爹了,他已经老了,不帅!你看火火啊,我还嫩,还年轻,我送你去。”
横竖都比自己老爹好!
再说了,送漂亮阿姨出去有什么难的?只要他一声令下,司机就得乖乖地听话。  白木娅一脸哭笑不得,火火宝贝啊,你是不是又忘了,陆家的一切都是你老爹的,你已经不止一次两次拆你老爹的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