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风凌怔愣到“你的这辆车,还真是不同凡响”同时心中内牛满面,她也是没钱啊,让一个穷人见到这样的场面,绝逼就是羡慕嫉妒恨。

    “你要是喜欢,送你又何妨”银月一贯的轻描淡写,看着画风凌那双眼睛里面明显的羡慕嫉妒恨,却丝毫没有一丁点的贪婪之色,心中莫名的柔软了一块。

    “嗤,我们还是赶紧走吧”画风凌冷笑一声,对于之前的话却是没有理会。

    银月淡淡笑了笑,随后直接旋身而上,再转眼间已经站在了车撵上,纤细如玉的手指缓缓伸了下来,面对画风凌。画风凌却是假装没看见,只是内力运转,身体轻盈无比,直接朝着马车上打算自己跳上去。

    只是刚刚跳到了半路上,一阵光芒闪过,自己最后还是落在了银月的怀中,顿时有些咬牙切齿。

    “原来小丫头是喜欢刺激点的,唔,不错,这个我也喜欢”说完,不管画风凌的愤懑,直接掀开了帘子,自己走了进去,走进去之后,这才眼神悠悠的看向旁边。

    莫风赶紧身子一怔,收到主子的命令,赶紧的走了过来,只是走过来的时候,心底还在嘀咕着“我啥也没看见,什么也不知道,我啥也没看见,什么也不知道……”。

    画风凌嘴角一抽,你就算是要说什么,也不用这么明显的不加掩饰吧。

    她都已经听见了的说……

    莫风表示十分淡定的扭着自己的双脚好不容易才挪到了马车上,马鞭一甩,画风凌还没做好,但是车子却已经飞了出去……

    “……”(⊙o⊙)

    银月嘴角带着一抹若有似无的淡笑,眼看着画风凌就要扑上去,她却是突然间伸出右脚,直接勾着旁边摆放着的一个长椅,左脚往车上一踩,整个人旋身而起,再定下来之时,已经好好的坐在了长椅上。

    银月坐在对面,依旧似笑非笑,眼神里十分明显的表现出一个信息:来日方长……

    画风凌也不管不顾,这才好好的打量着马车中,里面是一排长长的架子,架子上面摆放着很多的书简,在正中间则是摆放着一张玉质的桌子,桌子的上面还有一把紫砂壶,旁边则是摆放着一对夜光杯。

    在桌子的里面则是摆放着一套软榻,软榻上面是全部的火红色……再看了看对面斜躺着似笑非笑的银月,嘴角轻轻一抽,这人似乎一直都很喜欢红色,就算是现在,依旧是火红色的衣衫……

    也是这个时候才注意到,自己身下的长椅上面,全是一层火红色的绒毛,坐着十分的舒服,伸手摸了摸,却是一愣。

    这个毛居然是狐狸毛?眸中闪过一抹复杂,这么多的火红色的狐狸毛,那该是多少的狐狸才能够得到?

    虽然不知道这边的红色狐狸是有多少,但是按照前世来说,能够得到一匹火红色的火狐狸,那绝对是少之又少。

    不过随即也想了想,幻神大陆这边与前世有很大的不一样之处,想必就算是常见也说不定。

    银月伸出手,缓缓的坐直身子,光洁如玉的手指活动着,桌上的紫砂壶不断的摆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