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重生破茧成蝶
想动身子却动不了,偏过头看到了床边还倒着三个人,一个是君不凡,她认识的。
另外一男一女就不知道是谁了,即使不明白这是什么状况,也能明白是什么情况。
是他们将她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步崖是他们当中武功灵力等最好的,即使受了伤,灵力也消耗很多,但是依旧是最先醒的。
醒来的时候正看到千暮雪望着他。
“你醒了?”没有激动,也没有吃惊,只是淡淡地问。
“我饿了。”说出口千暮雪觉得自己不正常,对一个陌生人,她居然将他当很熟悉的人一样。
“雪娅,准备吃的。”步崖对着门外开口,他知道雪娅一直站在门口来着。
听到对方这么说,千暮真的想哭了,雪娅居然就在门外,她喊一声就行。
可是她却饿了这么久,千暮雪为自己感到心碎,于是猛烈的咳了起来。
雪娅听到赶紧冲了进来,风菱紧跟其后,看到千暮雪醒过来,她们的眼泪不由自主的掉了下来。
雪娅还以为步崖是让她准备,吃的给月黛还有君不凡吃的。却不想是千暮雪醒了过来。
“还不快去准备吃的。”看到雪娅和风菱愣在那里,步崖有些不悦。
“我是步崖。”看到千暮雪好奇的看着他,步崖淡淡的说,千暮雪眨了眨眼。
这居然就是雪娅一直心心念念的步崖,戴着银色的面具,浑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近。
那气势,千暮雪不知道该怎么说,步崖是他见过最有气势的人,但是当他不想说话,不想引起注意的时候,明明在你身边你却感觉没有他的存在一样。
在雪娅和风菱去准备吃的过后,千暮雪感觉步崖就是这样,他静静的站在一旁,呼吸声都听不到。
为了打破沉默,千暮雪指着月黛问,“她是谁?”
“月黛。”
一个字不多一个字不少,这人实在是太吝啬了吧!
不过月黛这个名字很熟悉,雪娅和风菱经常在她的面前提起她,听说月黛的医术跟厉害。
那么,她是她救回来的?
“他们怎么了?”千暮雪不解的看着趴在床边的月黛和君不凡。
“有些疲劳,没事。”
“哦。”两人之间又陷入沉默,千暮雪感觉步崖一直在看她,他的眼神有些奇怪,似乎是在打量着她,还带着一丝不可思议。
雪娅带着准备好的食物到房间,千暮雪闻到吃的的味道,肚子饿得呱呱响,不知道她有多少天没有吃饭,千暮雪感觉自己快饿晕了。
雪娅小心的将千暮雪扶起来,然后用被子给千暮雪垫着身子,一点一点的喂着千暮雪。
不知道是多久没吃东西,千暮雪感觉白粥都那么好喝,而且还有那么个什么补血的汤药,千暮雪也是喝得一点都不剩。
君不凡和月黛已经被人带下去休息,君不凡醒过来的比较早,月黛因为劳累过度,很长时间都没有醒。
中间醒过来一次,听到千暮雪已经醒了过来,月黛又昏睡了过去。她实在是太累了,而且灵力消耗过多,根本支撑不了。
夜子宸不敢相信的看着醒过来的千暮雪,一直自以为自己医术是最好的夜子宸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感受。
那种味道说不出来,好像是你一不小心吃了放了好几天的剩菜一样。
千暮雪虽然是醒了过来,但是胸口的伤是伤到心脏,不知道是怎么给救了回来,那里的伤没好,千暮雪就不能轻易的动。
连侧个身都难,步崖本是想唤醒月黛的,月黛在的话千暮雪的伤会很快就好的。
但是却被千暮雪给阻止了,千暮雪知道月黛因为她,从很远的地方赶过来一天都没有休息过。
千暮雪很是感动,所以她不想叫醒月黛,她不想打扰到她。
见千暮雪已经醒了过来,并且没有什么事,步崖也就听从千暮雪的,没有将月黛叫起来。
月黛对千暮雪的情谊,步崖也感到微微的动容,她们并不是亲姐妹,甚至只是主子和手下的关系。
可是月黛对千暮雪比对自己的亲生妹妹都还要好。
月黛睡了三天三夜才醒过来,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找千暮雪。她模模糊的听到千暮雪是醒了,但是并不确定,月黛觉得亲眼看到才放心。
看到千暮雪真的醒过来的时候,月黛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表情释然开来。即使月黛现在的样子很是邋遢可是却让人感觉很美。
夜子宸看着那个和他叫嚣的女人,心中起了一些异样。
月黛要给千暮雪看身子,千暮雪让月黛梳洗吃过饭后再来,月黛开始是不愿意的。
千暮雪说月黛这个样子以及身上的味道熏到她了,月黛又确认千暮雪没有什么大问题过后。
才意识到自己身上的白衣已经不成样子,赶紧奔回去洗澡,然后用餐。
待神清气爽后,再次为千暮雪诊断。月黛是一个大美人,来的时候因为一身狼狈,都没有被发现。
月黛再次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时候,夜子宸眼前一亮,不是没有见过美人,而是月黛的美很特别。
容貌是上等的,气质却更高,让人的注意力不由自主的转移到她的身上。
月黛再次为千暮雪详细诊断,发现了千暮雪身上更隐性的问题,但是原因连她都不知道。
千暮雪在这次之前,身体已经受过重创,而这次说不上是福还是祸,有种因祸得福的感觉,压制住之前的问题。
但是……月黛看着千暮雪欲言又止,千暮雪便知道她的身体应该是有什么不对劲,千暮雪让自己冷静片刻,抬头笑着看着月黛说。
“说吧,我能接受。”
“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只是阿雪你的腿……可能……可能有一段时间没有知觉。”
月黛吞吞吐吐的说完,她只告诉了千暮雪关于她腿的事,至于那个更隐性的问题,月黛没有说。
她怕千暮雪那样骄傲的人,接受不了那么多双重打击。
千暮雪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千暮雪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她不能走了。
为什么心受伤却影响到腿不能走?
“这种情况会有多久?”千暮雪没有问心中的那个问题,问了另一个更重要的问题。
“可能三个月,也有可能是半年,或者一年。”月黛很严肃的说,千暮雪的脸变得更加的惨白。
其他人的脸色也是一样,好不容易从鬼门关回来,可是……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为你治疗的,最长时间是一年绝不会超过一年。”月黛打下包票,但是这并没有让千暮雪的心情变得轻松一些。
“阿雪,是谁将你害成这样?”月黛蹲在床边小心翼翼的问,千暮雪摇了摇头,她不知道。
“你们都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千暮雪开口说,众人担忧的看着千暮雪,犹豫的走出去。
步崖对千暮雪说,“能活着就有希望,你难道不想知道是谁要害你,不想报仇么?”
“我没有想轻生的意思。”千暮雪没好气的说,步崖的话听起来好像是她要想不开,他在劝慰一样。
“那就好。”步崖说完和众人一起离开,房间里只剩下千暮雪,千暮雪想靠靠床,可是身子却容不得她移动。
害她的人,她必让其以血偿还。即使步崖不说,千暮雪也不可能放过想要害她的人。
千暮雪是一个记仇的人,别人打她一巴掌,她一定要还回去的。
她从未想过杀人要人性命,可是在那么多人想要她死,她次次从生死边缘路过,这种感觉不好。
与其让人随意宰割,她要先发制人,想要她死,也要看看到底是鹿死谁手。
晚膳的时候,千暮雪已经恢复一副淡然的模样,可是雪娅感觉有什么已经变了,千暮雪身上围绕的感觉有点像步崖。
那么的冷淡,让人触摸不到。像一个遥不可及的梦,因为梦无法成真。
不知道为什么有这样的感觉,但是她确实感觉到千暮雪对所有的事都冷淡了许多。
连蓝语莲几次想见她,都被千暮雪拒绝了,知道她无事便好,无需相见。
这是千暮雪的原话,雪娅不敢相信,她只当千暮雪心情不好,接受不了自己现在的状况,所以委婉的让蓝语莲不要担心。
半个月的疗养,千暮雪的身体状况已经好了很多,心口那里在月黛的治疗下不会再感到疼痛。
只是那个位置留下了针缝过的痕迹,像是一条很丑的蜈蚣。月黛想给千暮雪去掉,千暮雪拒绝了。
千暮雪以那伤口绘了一只蝴蝶,然后让月黛用针如同现代纹身那样,将丑陋的蜈蚣变为了破茧的蝴蝶。
千暮雪很喜欢蝴蝶,蝴蝶很坚强,它的身上有一种特殊的魅力,如果看过蝴蝶破茧而出,那么你一定能够感受到这种美丽所带来的震撼。
美得让人心疼,却又为她自豪。
千暮雪想自己像破茧成生的蝴蝶一样,脱掉过去重新光彩照人的活一次。
让一切重新来过,她就是千暮雪,千暮雪就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