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龟缓缓驶向水岸。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巨龟的惨状也越来越清晰,好多人看清后不顾水域危险,震惊地走到水岸边。

    这么强大的巨龟怎么会变成这幅模样?脑袋上简直没一块好肉了,连眼睛都没了!看样子快要不行了吧?但连纯血凶兽级的巨龟都成这样了,那叶羲呢?

    大家仰着脖子,但只能看到高高的龟背上,一个人影是躺着的,一个人影半坐着,全都看不到脸。

    巨龟慢慢爬到岸上。

    酋长蒲泰他们心急之下,不等巨龟上的人下来,直接化成几道黑影,跳到了龟背上。

    而当他们站在龟背上,看到躺在龟甲上的叶羲时,他们脑子嗡地一声,全都懵了。

    此时的叶羲已经彻底陷入昏迷,只能靠水生紧紧堵着伤口。身下鲜红的血晕染了一大片,被雨水冲得有些稀薄。而因为失血过多,叶羲整张脸白透着青,看上去就像个死人。

    酋长走过去,蹲下身体,深深吸了一口气,才伸出手去探叶羲的呼吸,而他的手指竟然在隐隐发着颤。

    水生声音沙哑地道:“他没死。”

    没有人理他,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着酋长。

    酋长感受着手指处传来的,微乎其微的呼吸声,整个人像一下子卸了千斤重担,差点一屁股坐下。

    “……他还活着。”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感觉有些虚脱。

    只有锥大吼一声:“那都还愣在这里干什么,去找巫来救啊!”话音刚落,他猛地跳下龟背。

    才过了三个呼吸,就见他把巫背了上来。

    而看到叶羲的样子,即使沉着如巫,心跳也瞬间漏跳了一拍,没有说一句话,巫在叶羲身边蹲下,沉声对水生道:“腰后的那只手不要动,把前面的那只手挪开。”

    水生木木地移开手。

    没有手的遮挡,又有血液从伤口处溢出来,而所有人都清晰地看到了叶羲的肚子竟然破了一个婴儿拳头大的血洞,里面的内脏清晰可见。

    而看样子,在后腰同一个位置上也有伤口……这是被什么东西给穿透了吗?

    所有人顿时倒吸一口冷气。

    这么重的伤,叶羲到底是怎么撑着一口气回来的?

    巫脸色更难看了,迅速把手覆盖在伤口处,瞬间巫力狂涌。

    冰冷的雨一直下,淋在叶羲的脸上,衬着脸色越发青白。

    勇想到什么赶紧把身上的鳄皮甲脱下,遮到叶羲的身上,遮挡雨水。其他穿着兽皮的人见状也纷纷脱下兽皮衣,躬着腰,挡在叶羲和巫的上方。

    龟背底下的人看不清状况,但知道叶羲似乎是受了重伤,全都急得不行,战士们忍不住全部跳上了龟背,而普通人望着高高的龟背只能强自按捺下来。

    跳到龟背上的战士们,看到濒死状态的叶羲,全都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忍不住要走上去细看,却立刻被其他人拉住了,因为以前叶羲说过,受伤的人身边不能围太多人,会对伤者不好。

    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喘,看着巫治疗叶羲。

    巫的手放在叶羲的伤口处,原本还有鲜血从指缝间溢出,随着时间过去,血液渐渐变少了。

    巫移开手,只见肚皮处的伤口完全消失了,就像没存在过一般,而巫的嘴唇却有些泛白。

    水生嘴唇颤抖,哀求地看着巫:“涂山巫,能不能救救我们白祖,我们白祖也快不行了……”

    巫闻言脸色没有丝毫变化,像没听到似得,转头对貂道:“你过来,帮我把他翻个身,我给他治疗另一个伤口。”

    貂原本在撑着兽皮,闻言连忙把兽皮放下,蹲下身体,把叶羲翻了过去。

    巫对水生道:“把这只手移开。”

    没有得到涂山巫的回话,水生脸色苍白,但还是遵从他的意思,把另一只手挪开了。

    涂山巫迅速把手覆盖了上去,闭目用巫力治疗。

    这次比刚才的治疗还慢。

    随着时间过去,涂山巫的脸越来越白,最后整个人竟然摇晃了几下。

    如果是以前,众人早就阻止巫这么做了,可现在躺着的是拥有五级战士资质的叶羲,于是所有人都咬着牙,没吭声。

    良久,巫睁开眼睛,把手也挪开。

    只见叶羲的后腰的伤口也完全愈合了。

    而巫的脸色却已经很差,他摇晃着站了起来,旁边的战士见状连忙扶住。

    巫眼睛半阖,声音无力:“把叶羲送到山顶上去,小心些,他内脏的伤没治好。”

    说完,又对扶住他的战士道:“你,背我下去吧。”

    大家轻手轻脚地把叶羲从巨龟背上搬了下去,其他人也跳下龟背。

    水生突然大叫一声:“巫!”然后紧跟着跳下了龟背。

    水生没有理其他人,只是急切地看着巫,再次恳求道:“请巫救救我们白祖吧,求您了!”

    巫脸色蜡白,站稳身体后,对水生道:“不是我不愿救,而是我没有能力救。”说完挥挥手,示意蒲泰他们赶紧把叶羲送到山顶上去,不要再让叶羲淋雨。

    水生上前一步,焦急道:“那我们白祖怎么办……”

    巫止住脚:“这样吧,我们部落有一种自产的止血粉,我让人全都拿过来给你们白祖用。”

    水生虽然不甘心,但也知道涂山巫是真的没能力救巨龟,只能沉默地垂下了头。

    而此时,却见那只一直没动作仿佛一块石头似得巨龟,突然把头伸出龟壳,然后一张嘴,一块血淋淋的肉团被吐到了地上。

    然后那巨龟看了一眼水生。

    水生声音沙哑地道:“我们白祖说,这团肉里有那水怪的凶兽核。这凶兽核,白祖说应该归叶羲。”

    众人面面相觑,酋长上前用骨刀扒开那团肉,从里面取出一块黑色的拳头大的晶石来。

    握着那凶兽核酋长内心复杂,对那白龟行了一礼:“多谢了。”

    转头问水生道:“你们这是遇到了强大的水怪?”

    水生面色苍白地道:“对,刀泽,汤都死了……如果不是突然有个水兽来救我们,我们全部都活不了。”

    酋长惊骇。

    他知道情况凶险,却没想到这么凶险。在这一刻,他无比感激那头长颈水兽。

    酋长看巨龟伤得这么重,一副快要不行的样子,对水生道:“雨越来越大了,你们白祖能不能爬到山顶,避避雨吧。”

    水生转头和巨龟无声对视了一下,然后对酋长道:“白祖说,它想待在山脚,你们上去吧。”

    酋长叹了口气:“那你跟我们一起上山吧。”

    水生扯着嘴角笑了下,转头看着巨龟道:“不了,我想陪在白祖身边。”

    石屋内。

    留在屋子内的女人看到蒲泰他们扛着昏迷的叶羲,大吃一惊。

    蒲泰和勇搬着叶羲,蒲泰沉着声道:“叶羲身体冰凉,把他放到火塘旁边去。”

    锥和突豚连忙把叶羲的铺盖卷起来抱起,然后在火塘附近摊开。

    蒲泰和勇小心地把叶羲放到了兽皮毯上,觉得兽皮薄了,又找了两床最厚最柔软的兽皮,盖在了叶羲身上。

    见火塘处火苗有些小,大家连忙往火塘里填了不少干柴和干草。

    火焰渐渐炽热起来。

    昏黄的光映照在叶羲脸上,让毫无血色的脸有了几分温度。

    蛟蛟着急地围在叶羲身边,想缠到叶羲身上,连忙被蒲泰他们赶远了:“蛟蛟,待一边去,你身上冰,不要缠着叶羲。”

    朵摸了摸叶羲的四肢,发现冷得跟冰块似的,把手在火边烤热了后,开始搓叶羲的手和胳膊,水纹她们见状也赶紧帮忙。

    其他人不间断地往火塘里填柴,让火焰更加炽热。

    石屋内不能进太多人,许多人焦急地等在门口,不住地往里张望。

    晚了一步的酋长赶到山顶,见石屋门大开着,不断有夹着冷雨的风吹进屋子里,不顾一众人的心焦,搬起石板堵住了门口。

    屋内的光线顿时昏暗许多。

    巫坐在叶羲旁边闭目休息,他的脸色惨白,甚至跟叶羲的脸色不相上下。

    酋长担忧地问巫:“巫,你没事吧?”

    巫闭目摇了摇头。

    酋长见叶羲脸色依然惨白的脸色,忍不住问巫道:“叶羲他能康复吗?”

    巫依旧闭着眼睛:“他的内脏有一部分缺失,要自我恢复,很难。”

    屋子里的人一听都着急了。

    “这可怎么办啊……”所有人急得团团转。

    巫缓缓睁开了眼睛,看着叶羲,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