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风突然刮的猛烈,苏依依的长发散在风中飘扬飞舞。
沈越要比她高出一头,苏依依嵌进沈越的胸膛,她仰着脸唇边带着讥笑看着他,任由泪水流淌,讽刺的开口:“阿越,你满意了吗?还是你觉得不够,非要亲自来问问我昨晚惊不惊喜?”
沈越紧紧的皱着眉,他看着苏依依这副流泪逞强的样子,内心中的烦躁像是要将自己吞噬。
苏依依缓缓扯开嘴角,更加嘲讽的开口:“那我告诉你,我特别惊喜,我惊喜的快要死掉了,我最爱的男人从头至尾都想着怎么报复我?明天新闻就会爆出沈越沈大总裁和IK千金的订婚了吧,我苏依依不过就是个见缝插针妄想飞上枝头的小三,现在从云头上跌落了,摔得多解恨啊。阿越,你开心了吧痛快了吧。”
“我不痛快。”沈越深沉的嗓音从喉咙深处挤出,他钳制苏依依的手也越发用力,眉头紧紧的拧在一起很痛苦的样子,表情也满是阴鸷,再次一字一顿:“你告诉我,我为什么不觉得痛快。”
凌乱的夜风下,卷着树叶挂在苏依依飘扬的发上,泪水的尽头是她翘起的唇角,她看着沈越感觉特别可笑,也更加寒心。声音冷冷地:“那怎么办呢,是不是要我死了你才满意啊。”
沈越的眼眸一瞬间收缩,紧抿着的唇角将他面上的寒冷尽现,他的心仿佛从来都没这么乱过,就连三年前苏依依失踪他都没有如此的燥乱,他内心深处极度的动摇,他这么做到底到底为了什么?
他撕碎的不只是苏依依的美好,也是他自己的。
沈越深深的呼吸了下,声音里满是疲累:“我不会让你死的。”
苏依依冷笑着,声音散在风中冷的让人颤抖:“是啊,活的生不如死才好吧。”
苏依依一直仰着头,仰的她的脖子都僵硬酸涩,那些冰冷的泪水被夜风吹得蒸发,脸上弥漫着紧致的泪痕。
肩膀处突然被人猛地向后一带,苏依依脚步退后撞在一个肩膀上,她侧头瞪大了眼睛:“江少?你不是走了吗?”
夜风刮的越发肆虐,小区外面的车子鸣笛声音此起彼伏,熙攘的人群的声音也从外面零碎传来……最后全都化为耳畔呼啸的风声卷着树叶的无尽沙沙声响。
江沅鸣将苏依依护在身边,他脸上带着笑和对面面无表情的沈越,平静的对峙着。
好半晌,沈越才开口:“我们的事情,你最好少插手。”
沈越的话,让江沅鸣突然的笑了起来,甚至笑出了声音,他不动声色的拉起苏依依的手,十指交叉相握示威般的缓缓抬起,语气轻松:“我还拉手了呢,你能把我怎么样?沈总……哦不对,现在该叫你IK的准女婿吧。”
苏依依看着他们两人剑拔弩张的模样,她抽了抽手,江沅鸣握得很死她没能抽动,小声的说:“你这是干嘛?”
江沅鸣凑过来,桃花眼里带着笑也小声开口:“我帮你出气啊,你别管。”他说完,再次盛气凌人的看向沈越。
小区院里的路灯将江沅鸣和苏依依的表情映在一片昏黄当中,夜风吹袭,苏依依的长发飞起在灯光下染了一层黄色。
沈越目光缩紧看着江沅鸣和苏依依紧握的双手,他依旧没有表情内心里却被怒气翻涌的快要炸开,尤其是江沅鸣的话,让他无法反驳。
江沅鸣看沈越没说话,笑着继续开口:“你现在是有妇之夫,以后少来招惹依依。既然你昨天都已经把事情做绝,现在出现又是闹哪出?不会是……你后悔了吧?”
随着他的话,苏依依和沈越心头同时一震。
苏依依低下头,她猜不透也不想去猜了,她已经没有力气了。
沈越皱着的眉缓缓舒展,他平静的走过来,声音散在风中:“我沈越做的事情,从不后悔。”在路过苏依依和江沅鸣身边的时候,他脚下停顿,声音荡开来:“不过是我不要的女人,真没想到利宇江少……既然喜欢这种二手商品。”
这句话如同一把利刃说出去的同时,已经将他和苏依依之间彻底的划开了鸿沟。
苏依依紧握着拳气愤的全身发抖,在沈越擦肩而过的同时,淡淡的开口:“沈越,从今以后换我恨你了。”
与此同时,江沅鸣一闪而过,动作迅速敏捷狠狠的一拳打在了沈越的脸上。
沈越在突然的冲击下,退后几步,嘴角溢出鲜血。他眯着眼睛整个人冲过去,也一拳砸在江沅鸣的胸膛。
两个人顿时打得不可开交,彼此宣泄着心中的怒火。
江沅鸣狠狠的一拳扫过,声音气愤:“沈越你真不是个男人!”
沈越侧头迅速躲过,反手一拳招呼过去,也冷硬开口:“我的事情,轮不到你来指点。”
江沅鸣退后一步堪堪躲过,拳头舒展一个手刃劈在了沈越肩头,沈越吃痛的同时拽住他的手腕,脚下用力扫过霎那间将江沅鸣扫倒,就在江沅鸣要被摔出去的瞬间,他单手拽紧沈越的衣领,自己倒地的瞬间将他也摔了出去,顿时两个人同时的翻到在地。
苏依依瞪着眼睛看着前方倒地的两个男人,大声哭喊着:“别打了!”
江沅鸣爬起来吐了一口混着血的口水,走到苏依依的身边,感觉到她的异常,歉疚的皱皱眉:“你别担心,没事的。”
说着轻轻的将她揽进怀中,瞪着沈越爬起来的背影,大声的开口:“你也听着,以后苏依依我来守着!”
沈越揉着肩膀脚步一顿,侧头看了他们一眼什么都没说,大步向前的一路走出了小区。
这一切感觉都不太真实,刚才她就愣愣的看着他们打架,仿佛和自己无关似的,只能呆呆的看着,全身弥漫着深深的无力感。
苏依依靠在江沅鸣的肩膀上,她眨着干涩的眼睛,感觉呼吸都很痛苦。江沅鸣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声音也轻轻的:“没事了,以后我保护你。”
她扯了扯唇角,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脑海里浮现着沈越冷峻的面容,声音字字敲击在她的心上:“不过是我不要的女人……”
苏依依努力的喘息着,这一次,沈越这个人,在她的心里彻底死了。
她靠着江沅鸣,有气无力的开口:“你伤的重不重?”
江沅鸣笑着,面庞妖娆好看,他揽在她的肩膀开玩笑:“我之前不是说了吗?我可是从小参加****实战,这点小打小闹根本就不值一提。”
知道江沅鸣说话不靠谱,听着他的话苏依依只是无奈的笑笑,突然想起来问着“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江沅鸣单手拎着一个袋子晃了晃:“给你订的手机,刚才忘记给你了,我的号码已经存好了。”
苏依依笑笑,看着江沅鸣把那个袋子挂在她们紧握的手上,然后他松开手,袋子已经攥在了苏依依的手中。
夜风吹徐,江沅鸣微笑着,声音轻松:“晚上冷,我送你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