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啊,你带我去庙会的地方转悠一下呗,若是可以,咱或许真的能提前买下这一片地来着。”
“啊?”赵大山古怪地看着她。但还是乐呵呵地依了,“行,娘子说咋整就咋整吧。”
这么果断地相信她,这令李红梅有点不敢置信,“大山,你怎么就不问问我,万一真的把钱购买了地,咱们家又没钱了可怎么办?”
家里现在有一百六十两银子。
说起来在乡下的地,这也算是小富的钱了。可是,要去庙会的地方购买一片没太多实用的荒地,这就有点象是在折腾钱了。
赵大山被她疑惑地盯着,伸手宠溺地摸摸她脑袋瓜子,“媳妇,在我的心里,你做的事情都是对的。不管是好的坏的,你肯定有自己的原则和原因。而且,你为了我们这个家怎么样,咱看在眼里的。再说了,不就是一片荒地么,不就是一百两银子么,我媳妇喜欢,就算是用这一百两银子去砸人,我也乐意,高兴。”
呃。
男人,你这么宠溺,会把我宠坏的知道么。
一时间,李红梅瞪眼他,黑黑的眸染了几许的湿意。
赵大山却是无所谓地牵着她。
“喏,咱们走吧,赶紧去看看,或许,我家娘子又会想到一些旁的事情也不一定呢。”
听他说的轻松,李红梅也把内心的感性敛起,由着他牵着手,一起往外面去。
“娘,我们去外面转转就回来呀,你跟家里看着一点。”
“嗯,你们去吧,早些回来好吃饭。”
赵母乐呵呵端着萝筐,挥手,示意他们赶紧去。
小半天的功夫,夫妇俩就来到了这一片寺院的地方。
李红梅这是第一次来寺院。
对于这种带着宗教色彩的地方,她向来是可远观,又不敢太近玩的那种。
实在是,宗教这种神秘的东西,总让她有点……说不透也猜测不穿。
“这座寺院,是当年的一个据说结了舍利子的大僧人坐化的寺院。
后人为了纪念他,就在这儿扩建寺院。到现在为止,这儿都变成了我们这附近十里八乡,甚至于整个城边四镇的最大的寺院。
每天前来上香许愿的人,更是不在少数。喏,你看看,那边抬着轿子的人,肯定又是哪家大家大院的人前来进香来了。而且,这儿的环境还算是不错,因为面临着春阳湖,十罗山的缘故,是以每年到了盛夏的时候,来此处居住吃斋念佛的人更是不在少数。就因为如此,是以每年三月份,大师圆寂的这一段时间,寺里举办的庙会,也会格外的兴盛,人气也极旺盛。”
赵大山把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全都说道出来,李红梅听的很是点头。
打量着这四下的一切,李红梅的眼睛都笑眯了。
“大山,这一片地方好啊,咱们可以买下来呢。”
“咦,娘子你还真的要买啊。”
赵大山挠头,有些意外。但是,也有些期待的看着她。
那阗黑的眸,就蓄着好奇心,看的李红梅内心直叫娘。
“咳,行了,你有事儿就问吧。”
这男人,现在也不用嘴巴了,就用身体语言来向她问事。
“咳,我就是在想吧,娘子肯定是想到了一些大的事计,说来听听,为夫想知道你要干嘛用。”
“是这样的,我觉得吧,这个寺院,肯定是不会轻易迁走的。也就是说,这一片寺院,其实是一道大的商机啊。喏你只看到了这一片荒山野岭,却没想到,在这样的地方,其实也可以建造一些度假休闲的地方啊。要知道,来寺院上香的人,并不是都为了许愿而来。有很多人,其实是想携家带口的前来度假,清闲玩耍几天的。咱们正好可以借着这儿的湖光山色,修建一座大的度假山庄啊。当然,这个修建这样的一座度假山庄,前提是要有钱才行。目前呢,咱们可以囤地,等到以后有钱了,再着手做这一大事业。”
这就是提前必须要投资的事儿了。为此,李红梅表示,要在这儿修建一个大的度假山庄,压力并不是太大。
毕竟,春茶到时候赚到第一桶金的时候,肯定就能用余钱做度假山庄。
有钱了么,自然是投资再钱生钱。要不然,你就死守着那么一点点的钱,最后顶多也就是个土肥婆而已。
她的志向可是当殷实的地主婆啊。
“行,媳妇儿你说了就行。要不,咱们现在就去找那位支客师说一下,早一些把事情商量下来?”
赵大山也是个说干事就干事的人,能不拖拉,那是绝对不拖的人。
夫妇俩核计一番后,便去找那位支客师了。
“你们……真的准备把这一片地都买了!”支客师在拿着契约的时候,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是的大师,我们准备把这儿买下来,先囤着地,以后再想着做些旁的事情。反正,我们修建房舍啥或者是弄一些店铺什么的,大师们也不会反对的是么!”
李红梅临签订契约的时候,还是不放心地询问一番。
“只要你们不做那起秽污了佛祖的事情,我们寺院是不会干涉的。当然,也不能太吵闹了,佛门毕竟也是清修之地,若是用来做一些吵闹的事情,这可不妥,不妥。”
李红梅眼睛一转。“大师,若是那儿修成了一条坊市一样的存在,你们可会反对。”
毕竟,坊市算是吵闹的地方。
她的内心还有一个想法。就是不好弄休闲度假的地方,也可以造一条临近寺院的坊市。
这儿好些商家,也是瞅着有商机,但却不好下手,是以也就干瞪眼的没敢乱动。
她现在把地买下来了,大可以修建一个坊市,再打造出一些店铺,散租给别的小商户啊。
不过,以这一片地方的人文环境,估摸着要成规模,人气兴旺,怎么着也得还要引流才行。这一条路,略难。是她最不得已的一条想法而已。
“坊市啊!”支客师沉吟一下,呵呵地着头摇头,“这位小媳妇,不是老僧笑话你们。虽然我们寺院看着每天有点人气,但是来这儿的人,也不会有太多的去挑东西的。你要修坊市,到时候售卖些什么呢?恐怕,赚钱的机率多啊。若真的要修一条坊市,我们不反对的。”
李红梅仍然乐呵呵的,“行,那大师你看看契约可好。”
旁的赚钱赔本的事儿,她也不是太在乎。
其实吧,一百两银子,居然就购买了这一大片的地,说起来,也算是他们赚了的。
要不是寺院的人看着这一片荒地一直放着,每年都有野草啥的疯狂乱长不顺眼,只怕,也不会如此贱卖的。
等到大师把契约的印鉴给落下,赵大山接过来反复地看了看,这才笑呵呵地,“娘子,咱们家的蹲坑,可以修建了呢。”
支客僧听的一愣。
“我说,俩位要买这么一大片地,就是为了修一个蹲坑?”
赵大山用力点头,“可不咋的,我们就是为了修一个蹲坑攒肥料啊。要不是这样,怎么想着来这儿买地的。”
李红梅想阻止也来不及了。这家伙,还真的是嘴巴挺宽的。
一敞开就说了出来。
夫妇俩走出寺院,李红梅就捂住肚子哈哈地笑出声来。
赵大山憨厚地挠头,“娘子,你笑的不难受么,瞅瞅,这劲儿。”
李红梅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
一想到支客僧那吃惊到可以塞馒头的嘴巴,还有最后冲他们俩合什,不断说着他们是在做善事,为寺院分忧解难的时候,她就控制不住啊。
明明,他们真的只是为了修建一个蹲坑么,偏偏落在人家大师的眼里,就成了他们是在变着法子的做善事……
“大山,你带着家兴他们赶工时,不仅仅要造出大的蹲坑,还要造的让人觉得舒服,没那么臭气熏天。这个下面,就这样挖……”
蹲坑的万博体育官方网址,李红梅就采用了现代的一种可坐,可站的一种蹲坑。
当然,这所谓的能坐的,纯粹就是为了方便行动不便的人群。冲便,这是个关键问题。
至于冲洗之类的!
因为是蓄积肥料的便池,是以就没打算做那种来也冲冲,去也冲冲的。就只需要把便池挖的高一些,深一些,便足够了。
一切准备妥当,赵大山便带着张家兴一群人去开工。
那一片有石头,再买了些砖块,盖上瓦,几间小房子就算是成功了。
等到修建好的时候,张家兴牙酸。
“我说大山啊,你可真是由着你家媳妇儿闹腾呢。谁家把个蹲坑的地方,还修的这么的亮堂,看着就舒服的。光是我瞅着都想入住了呢。偏偏,你这只是一个蹲坑的地儿。”
赵大山嘿嘿地乐,“俺们娘子喜欢,我就做吧。不就是造几间屋子么。进了里面,再清洗一番,多方便的事儿。还有,俺娘子说了,这儿盖几个小房子,是为了方便一些喂奶的妇人的。”
“啊……喂奶!”
张家兴跟看傻子似地看着他,“你居然还修建一个专门喂奶的房间,咱这乡下人家,哪个喂奶不是随便一撩衣服就喂了的。你们可到好,还专门搁这儿修个房间喂奶。”
赵大山挠头,“总之,我相信媳妇说的话,她说要弄个喂奶热东西熬粥的地方,那肯定是对的。”
李红梅打造的这个所谓的蹲坑的地方,到底是个啥地方?
“便民小居室”是李红梅取的名字。
其实吧,这个就是为了方便大家入庙会弄的一个地方。
在里面,是蹲坑,但是外面,距离那地方有点远的地儿,却修建了二个独立的房间,只为了方便大家来这儿热个饭,烧个开水啥的用。当然,这个锅具什么的,李红梅用了个小心思,就用的残破的,或者是硬石头凿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