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位为了美女可以舍生忘死的人,杨小坏在得到了郭美美的点头之后,摇晃着手中的试管。
“那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郭美美明显没有想到杨小坏会这么一问,一时间脸上露出了难sè。
眨巴着眼睛,看着郭美美,杨小坏好整以暇的等待着郭美美表示。
想了半天,郭美美愣是没想出究竟怎么报答杨小坏。
怎么能舍得看到美女如此的难过呢?杨小坏出起了主意,上下的看着郭美美,在看到郭美美的胸部的时候,杨小坏眼睛一亮。
“这样,等会儿好了,你让我摸一下你胸就行了。”
脸刷的一下就红透了,自己这处女地,就算是自己等待的那个人都没有碰过,怎么能让他碰呢?
“不行。”
强硬的拒绝了杨小坏的条件,郭美美眼珠子一转:“我可以亲你一下。”
“哦~~”
将话语拉长,找了一个郭美美看不到的地方,将自己的巨物拿了出来,套弄了起来。
过了足有半个小时之后,拿着一个足有半试管粘稠液体的杨小坏走了出来。
将手中的试管递给了郭美美。
“这可是我的子孙后代,你可要好好对待他们。”
拿到了实验材料,郭美美欣喜地连蹦带跳的就跑开了。
等郭美美走远之后,杨小坏发现,好像有什么事忘了,转念一想,菇凉答应的吻呢?
看来是白送子孙后代了,就是不知道姑娘拿着自己的子孙后代要干嘛,难道,是要借、jing生子?
这么一想,杨小坏脸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看,哥多么牛b,走在学校里都有人问自己借、jing生子,果然,哥的基因遭人嫉妒呀,连不认识的妹子都知道自己的基因强大无比。
还没走到宿舍楼门,一个壮汉从旁边窜了出来,这壮汉一窜出来,立刻恭敬地说道:“小坏老大,熊老大让您去一趟总部。”
“恩”
答应了一声之后,杨小坏跟着壮汉就朝着学校外走了出去。
走出了校门,校门外,一脸拉风的跑车停在那里,虽然这跑车的名号没有布加迪威龙那么响亮,可是,也是顶级跑车一类的,所以,这辆跑车附近站满了观赏的学生,尤其女生居多。
那壮汉将围在车旁的女生都清开,恭敬地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杨小坏很是自然的坐了进去。
四周有女生立刻拿出手机拍下了杨小坏进车的一瞬间。
这可是一个金龟婿呀,早点记住人家的样子,到时候,别将金龟婿给放弃了。
跑车的引擎发出轰鸣声,不一会儿就驶离了xg大学的附近。
等跑车停下的时候,杨小坏已经被带到了一栋足有六层高的大楼前。
“这里是?”
疑惑的问着身边战帮的那个帮众。
“小坏老大,您老已经有段时间没来了,所以不知道,我们战帮现在已经是市郊的第一大帮派了,所以,熊老大直接买下了这栋大楼作为我们的总部。”
帮众赶忙解释,这可是自己老大的老大,自然得好好地招待,要是运气好的话,自己飞黄腾达绝对不是问题。
“哦。”
应了一声,杨小坏跟着这战帮的帮众就朝着大楼里走去。
走到了最高层,最高层被打通了,门口有两个气势不弱的帮众把守着大门。
“老大好。”
两人恭敬的喊了一声,杨小坏微笑示意,然后走进了那大门里。
一走进大门,战帮的高层全部都在房间里,而且还有好几个新面孔。
“小坏你来了?快过来,快过来。”
战熊的眼睛一亮,连忙招手。
所有人都朝着杨小坏看去,那些早就是战帮的高层的人全部都很淡定,可是,那几个新加入的新面孔,一看自己等人等待的竟然是一个看起来还稍显稚嫩的年轻人,脸上露出了不愠之sè。
等杨小坏落座之后,战熊的脸sè变得严肃了起来。
“现在,战帮已经是整个xa市郊区的最大帮派了,没有之一,我们的实力已经达到了空前强大的地步,如果真要说的话,我们已经能够跟市中心那三个强大的势力硬碰了。”
这句话一出,所有战帮的高层脸上都露出了欣喜与雀跃之sè。
“大家都不要因为这些而蒙蔽了自己的眼睛,我们需要谦谨,市中心的势力已经盘踞市中心很多年了,他们能够在市中心占据如此好地方如此长时间绝对不简单,所以,我们必须小心小心再小心。”
看着每个人都居功自傲,杨小坏开口提醒道。
那几个新晋的战帮高层脸上的不愠之sè更浓,这样一个小屁孩,自己都没有说话,他却说起话来了,真是没有尊卑。
但是,因为是小孩子,所以,这些高层忍下了自己的怒火。
“小坏说的不错,我们下一步,就是进军市中心,市中心是一块肥肉,市中心的油水可比郊区多得多了,只要我们在市中心落下了脚,那么,我们战帮的实力绝对能更进一步。”
战熊将现在重中之重的事情挑了出来。
身子微微前倾,眼中寒光一闪:“只要我们落下了脚,那么,我们就可能会与另外三个势力大打出手,那三个势力可是老牌实力,我们这类新势力绝对会被他们打压,所以,我要告诉大家的,到时候与那三个势力真正开战的时候,绝对不可以心慈手软,我们一定要打出我们战帮的威风,打出我们战帮的气势。”
“熊哥说的对。”
“我们一定会拼尽我们的全力,让他们知道战帮的厉害。”
“战帮绝对会名扬sx省!!”
……
每一名战帮的高层们都发出自己的豪言壮语,只是有一个人却一句话都没说。
杨小坏等所有人都说完了之后,他才缓缓的说道:“与市中心的战斗,我们必须要循序渐进,现在,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将脚落下,市中心的三大势力随时都在倾轧,我们只要小心地渗透进去,等他们发现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奋起而攻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