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家,书里描写得不多,只知道墨筱筱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弟弟、还有个姐姐和庶妹,父亲墨毅是朝廷护国大将军,哥哥墨令祺是个小小的都尉,至于那两个女的,她就真不知道了……墨家是墨老夫人在持家,而墨筱筱的母亲在生墨筱筱的时候难产去世了,墨毅至今未取继室大多都因为墨筱筱这个宝贝女儿每次施计阻拦,耽搁了几次也就索性不去填房了,不过,妾侍可谓不少,大多都是墨老夫人威胁墨毅才有机会嫁进来的。无奈的墨筱筱想到这儿时嘴角抽了抽,她咋这么命苦啊!
墨毅本就和故去的墨夫人本就夫妻情深,对这个嫡出的女儿也甚是宠爱,但墨家老夫人却对墨筱筱爱理不理,冷漠非常。墨毅常年征战在外,就算宠爱女儿,也难免疏于照顾,墨筱筱便因如此,才刁钻任性,想吸引别人的注意力……也因如此,墨毅不在府上,那些兔仔仔儿也就不怎么摆出一副好面色给墨筱筱看。
这就是她对自己身世所了解的全部了,她不想头疼都难,到底是炮灰一个,谁管你的家室啊,这作者也太不敬业了,这么点儿资料怎么混!
而至于那个名叫宫千静的重生女主,是因为上辈子他爹被墨毅指证私通边疆,欲图谋反,才导致他们家破人亡,而宫千静也逃不了入狱,在狱中受尽羞辱咬舌自尽,这辈子重生了,就是为了报仇雪恨。现在,墨毅尚未动手,她就已经开始了遏制墨家的行动,开始报仇了。
想着想着,墨筱筱凭着书中的记忆一路打听终于到了墨家,墨家大门三间五架,门用绿油,有时是一雌一雄蹲于左右两边石基之上,栩栩如生的狮子神情凶猛,给人一种无形的威慑力。
到了!墨筱筱看着门楣上写着铿锵有力的“墨府”二字,深吸一口气,船到桥头自然直。
墨筱筱很轻松地进了墨家大门,她站在后花园东看看西望望,差点儿想要哭了,她的房间在哪儿啊!
“三小姐,你怎么在这儿啊!”在墨筱筱不知所措时,一个衣着鲜丽的丫鬟走了过来。墨老夫人其实是知道墨筱筱进了青楼的,心里正想着如何让这个讨厌的孙女永远不回来,结果这就回来了。本想着再过两天就公布墨筱筱因调皮外出时失踪,而那些丫鬟自是不知墨筱筱去了何处,也当她偷摸着去玩儿了。
“老夫人说三小姐回来了就速去她那儿,三小姐快去吧。”
“老夫人在哪儿,快带我去。”墨筱筱忙道。
另一个丫鬟眼角挑了墨筱筱一眼,“三小姐真是越来越有本事了,四个丫鬟都看不住您。”
墨筱筱自是明白这丫鬟的意思,只是抿了抿唇,不语。她现在没时间跟她们废话,到时候再一并收拾也不迟。
她很快被带到一处院子,刚进了院门,就见正房前站着几个穿红着绿的丫鬟,其中一个开口道:“哟!是三小姐回来了。”
说着,打起了帘子让墨筱筱走了进去。
一股细细的胭脂味传来,墨筱筱抬头粗略看了周围一眼,她没心情去观察这屋里的陈设,只见正中央的檀木榻上有一妇人斜歪着,睨了一眼墨筱筱,自顾自地挑弄指甲,完全看不出已过知命之年。
这应该就是墨老夫人了。
“你还舍得回来?”老夫人身上穿着红色暗花缎右衽褂子,拿起右边的瓜果吃着,见墨筱筱进来,便将瓜果放下,丫鬟递上铜盆绫巾上前给她擦手。
墨筱筱忍!低下头道:“祖母。”
“哼!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墨老夫人突然发怒,将手里的帕子扔到墨筱筱脸上,“墨家的脸面都被你丢尽了,就你这德行还想九王爷对你另眼相看,你是不是嫌你抹得还不够黑!”
墨筱筱头一歪避开了,装呀!继续装!我就不信“墨筱筱”失踪三天你不知道她去了哪儿?想她死就明说,不要装得多为墨家着想。
因为对这个臭女人还不是很了解,墨筱筱也不敢为自己申辩,只是低头不语。
小不忍则乱大谋。
这时,外边有丫鬟禀话,大小姐和二小姐来了。
墨家的大小姐和二小姐都为妾室所生,两人性情与墨筱筱大有不同,从小就在墨老夫人身边,不说贵气端庄,也是端方温柔的,活脱脱就是个闺阁大家。
“祖母,我听下人说筱筱回来了,我们姐妹俩特地来看看筱筱。”人未见,声先闻,一道脆嫩的声音传了进来。
墨筱筱撇撇嘴,鬼信你啊!要看不会等我回院子里再看啊,分明就是来看我笑话的!
墨筱筱侧头看过去,湘妃竹帘一掀,走进来两个十四五岁的少女。走在前面的是墨家大小姐墨绣怡,身穿桃红绣双蝶戏花纱衬,下面是一条马面裙,生的俊媚丰满,梳着螺鬓,可谓青螺如鬓绣堪餐,发型看起来复杂秀丽,头上插金戴银,差点闪瞎了墨筱筱的一双眼睛。
跟在墨绣怡身后的是二小姐墨馥云,她的身材没有墨绣怡丰满,但却小巧玲珑,肌肤白皙,穿着琵琶襟上丝裙衫,脸上带着微笑,嘴角有两个浅浅的梨涡。
作者根本没有正面描写这两个超级客串的姑娘,这么看来,长的还是不错的,只是不知道跟墨筱筱关系会差到哪去。
“三妹妹今后可不能再随处跑了。”墨绣怡笑道,除了老夫人,府里上上下下都以为墨筱筱逃出府溜达去了,再说墨筱筱做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说罢,走向墨老夫人身边,抽出老妇人的手,给她轻轻地按起了摩,“祖母,力道可还好?”
墨老夫人立马笑了起来,“还是绣怡懂事,哪像这个东西!”说着说着,又要暴走了。
“祖母消气,消消气。”墨馥云又凑上去抚着墨老夫人的心口,“祖母,三妹妹年纪小,不懂事,祖母别生气了。”语末,又看向墨筱筱,“三妹妹也真是的,老惹祖母生气,也该懂懂事了。”这明明是谴责的语气,但墨筱筱却听出了墨馥云语中深处得逞的笑意。
“得了得了,有心思丢人现眼,不如跟你两个姐姐一样学学女红和厨艺。”墨老夫人冷眼看着墨筱筱,从炕桌上抽了一本《贤媛集》递给她,“抄不足十遍不许踏出房门半步。”
随手一拿就是《贤媛集》,难不成这儿到处都是这种书?会不会还有什么《女则》和《烈女传》?
不过,她怎么没提到青楼的事呢?莫非她又有什么算盘。
“是,祖母。”墨筱筱接了过来,暗想这样也好,可以给她点儿时间消化这个神奇的穿越噩梦。
但愿真的是噩梦……
墨老夫人亲自命两个丫鬟将墨筱筱亲自送回去,以防她半路偷偷溜走。
这正合了墨筱筱的意,她还不知道自己的房间在哪里呢。
回到自己的院子,墨筱筱见到两个梳着辫子的丫鬟站在石阶的前面,一见到自己慢吞吞地迎上来,完全没有一点儿下人对主子该有的尊敬,“三小姐,你终于回来啦。”
这里八成的下人都是老巫婆的眼线吧……
现在暂时不要打草惊蛇,先静观其变,不急铲除这些死下人,熟悉熟悉环境再说,慢慢来……
墨筱筱虽不得墨老夫人喜爱,但墨毅却对她十分宠溺,所以在墨家她的处境还算不错,有自己的院子,但她生性苛刻刁蛮,对待下人十分严厉,所以家里的下人都不喜欢她。但生活就是另一回事了,墨毅在的时候,墨筱筱是一颗明珠,人人捧着,但墨毅一走,就另当别论了。
院子坐北向南,有三间大正房,两边是厢房。墨筱筱走进内屋,屋内设有隔扇,环往四周,那用上好檀木所雕成的桌椅上细致的刻着不同的花纹,处处流转着所属于女儿家的细腻温婉的感觉。地面向西有四张搭有殷红撒花样的椅,椅的两边有高几,几上茗碗花瓶具备。炕的左边高几上汝窑美人觚插着时鲜花卉……
竹窗上所挂着的是紫色薄纱,岁窗外徐徐吹过的风儿而飘动一直很好奇,古代女子的闺房究竟是怎样的,闺房里又都有些什么东西呢?
生活环境倒是不错。
这下,墨筱筱应该消化消化来到这里的一切了……
不知为何,一想到这个世界,墨筱筱眼前便浮现出沐陌之那双迷茫的双眼,好像,在这之前,沐陌之还没有认识宫千静,那,就是说,她还来得及解救沐陌之!
书中女主桃花不断,而沐陌之认识女主好像是因为女主不顾安危救下一个在市井卖菜的老婆婆,惹上了那些混混,沐陌之即使出手相救,结果和女主相识,被女主的光环所吸引,今后他俩便瓜葛不断,沐陌之渐渐对女主心生爱慕,在女主最困难的时候伸出援手。就是这么土的剧情!现在,故情发生了转变,她没有死,那沐陌之和宫千静会不会在她的刻意下脱离轨道?
还有一点,沐陌之走时那句“我带你走了,似乎某位要不高兴了呢”,好像不止这么简单,“某位”也应该不是指顾春花,想他的背景,怎会顾忌一个老鸨,那那个哪位会是谁啊?
墨筱筱绞尽脑汁地回想着青楼发生的事,眼角流露出若有所思之色,素手托着下颚,精灵的眼珠左转转右转转,手指打着思考的节奏。到底会是哪位呢?我在青楼成了花魁后,就中……花魁?!墨筱筱猛地一震,对了,她是花魁,那谁出的价?具体多少价她不清楚,但那些人的反应,这个数目一定不会低的!
这时,一个身影闯入了墨筱筱的思绪,台首那双深沉复杂的凤眸……
------题外话------
这是我的第一部小说,望大家支持,求收藏~
亲们,给我来点儿反响吧,给点动力也是好的!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