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老头看向了我,问我,这玩意有什么古怪?
我耸了耸肩,当然不知道这东西里头,到底有什么猫腻。
而慕允坤却在此刻说道:“这些根本就不是金子。”
不是金子,我和胖老头都是一愣,显然不明白慕允坤的意思,这些不是金子的话是什么?总不能告诉我全是青铜器外面镀金了吧?
胖老头说:“就算不是金子,那也是冥器,那也值不少钱!”
慕允坤见我两有些不死心,指着身后外面刚进来的洞道口上方,看那是什么?
“金霖穴,那又怎么了?”胖老头不明所以。
胖老头有些不甘心得打量了下四周,看着那些堆得跟山一样的高的金器,要说他不动心,我绝对不信,可此刻显然是被慕允坤的话,给镇住了。
慕允坤答:“我劝你最好别动。”
胖老头听着慕允坤又不做解释,又不让动,也是闹得慌,估计是想这些金器上应该有剧毒,便脱了外衣,趁机慕允坤不备之时,就抓起了一个金器打量了起来。
等慕允坤回过神,整个脸刷一下,就白了下来,对我喊道:“快跑。”
对慕允坤这一举动,我有些古怪,不知道他什么意思,还在看胖老头手上的金器。
只是这一刻,胖老头已将那金器扔在了地上,顿时我便看到,那金器一落地,便摔成了碎片,随后化成了金粉。
这一切其实本不值得我震惊,可让我吃紧的是,那些金粉,顿时就还是挪动了起来,就向一只只,及其细小的甲虫,在地上爬了起来。
“我操,是蛊虫!”
一听胖老头大叫,此刻的我也终于明白过来,为什么慕允坤说这些金器,不是真正的金子了...
而就在这一晃神间,我发现四周的那些金器,就像被风化了一般,变成了一堆金沙,随后我便看到了毛骨悚然的一幕,整个洞穴里的金沙顿时就动了起来,还发出了“沙沙”的声音。
我心里咯噔了下,迈开步子,就疯狂的跟在胖老头的身后,开始跑了起来。
身后那“沙沙”的声音,就像是无数只甲虫,从我的心脏爬过一样,听得我汗毛直竖,头也不敢回。
胖老头在我前头,喘着大气:“操他妈,这墓主人,到底是道士还是蛊婆,妈的的咋搞出那么多蛊虫。”
听着胖老头的叫骂声,我几步追了上去,感觉自己在梦萱救慕允坤那刻起,自己的体力就特别的充斥reads;兑换之超级魔法盾。
胖老头见我几步就追了上来,也有些惊讶,用奇怪的目光打量着我。
我见他跑得有点慢,便拉了他一把,而就在我拉着他的那刻,我也惊奇起来,发现胖老头的身子咋那么轻啊,拉着他使劲的追上了慕允坤。
而胖老头则在身后一直,喘着大气,叫道:“我操,你他妈还是人吗?咋跑得比兔子还快了?”
我没有去搭理胖老头,转过头看向慕允坤:“那些虫子是蛊虫吗?”
慕允坤说:“你们不看那洞穴吗?上面写着金霖穴,难道看不懂?”
金霖穴,我默念这个名字,顿时才反应过来,这根本就不是说一个金子的洞穴,还是说一个蛊虫的洞穴,而这些蛊虫就叫金霖蛊。
此刻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慕允坤不让我胖老头去触摸了。其实慕允坤自己也不知道这些金子到底是什么,但他明白,这所谓的金器,只不过是在将一种东西而已,如果慕允坤反应慢点的话,估计此刻我们就已经被埋在那些金霖蛊之下了。
虽然我不知道被那些金霖蛊埋下后怎么样,但这绝对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身后的“沙沙”依旧不减,而我们此刻身旁的金器,也随着那“沙沙”声在快速的风化,变成一粒粒金沙,再向我们爬来。
慌乱之下,我们的脚步更快了,随后终于在这个洞穴的前方,看到一条洞口,不由分说,我们便跑了进去,这依然是一条洞道,身旁科满了殄文,只是这功夫,身后的“沙沙”依旧不停的传来,谁又会有心思去看。
可就在我们刚跑出条洞道,身前就忽然出现了一条四米多宽的鸿沟,慕允坤则在第一时间,接着冲跑跃过去,而我和胖子则纷纷得停了下来。
胖老头喘着大气,拍了我下,让我自己过去,他太重了,跳不出四米,最多也就跳个三米了不起了。
我见胖老头似乎想放弃,便拉着他又向洞道走去,而便那“沙沙”声越来越近。
情急之下,我让胖老头站在我的身前,我在后面推着他,然后两个人一起跑,帮他增加冲刺力,让他能跳过去。
胖老头看了我眼:“那你呢?”
此刻耳边“沙沙”声越来越近,根本就不容我更多的解释,只能和他说,我能跳过去,让他快点。
胖老头也知道此刻危机,根本刻不容缓,当下也不废话,摆好了姿势,就等这我去推他。
我见他已摆好姿势,立刻就推着他向洞口奔去,我从来不知道自己,竟还有如此的爆发力,此刻推着胖老头奔跑,可要比我平时玩命狂奔还快。
到了那条鸿沟,胖老头忽然半蹲下身子,一个纵身便跳了起来,我担心他还不够,结果一条就蹬在了他的屁股上,只听胖老头怒骂:“你个小比崽子...”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喊道:“你小心点,赶紧过来”
随后我便听到胖老头,啊呦一声,一个马趴摔在对面的慕允坤身后。
我见胖老头已过去,心中激动,想不到一直已来,靠别人活着的自己,竟也能救人,心中不免有些自豪起来,急忙转身,可在这一刻,我得头皮顿时就发麻了起来。
因为我的眼前,那些金沙一样的金霖蛊,竟已经如潮水一般,发着”沙沙“声向我席卷而来,此刻距离我现在,只不过五米开外,根本容不得我回去辅冲跳跃。(風雨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