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现在已是初冬,紫庚山的林间幽径小道早已扑满枯叶,一阵风拂过,便又是一阵落叶缤纷。
原本是沈凌涛牵着大白,但才走了几步,就被陈骁夺了过去。
陈骁说:“你的手太凉了,还在放口袋吧。”然后便握住沈凌涛靠近他一侧的手,捂进风衣的口袋里。
光天化日下的,沈凌涛下意识地要挣脱,却被陈骁牢牢地拽住,也就压下心底的拘谨,随他去了。
结果散步到后来,反而是沈凌涛不知不觉中就紧紧地挨着陈骁,一条手臂完全挂在陈骁的臂弯里。
两人相贴的那一侧,暖烘烘的,薄薄的夕阳余晖打在两人身上,在小道上留下长长的身影。
沈凌涛慢慢地走着,脚下的枯叶发出“沙沙”的脆响,仿佛某种能够安抚人心的韵律。
陈骁时不时转头看沈凌涛,忽然笑道:“我们这样,像不像老夫老妻?”
沈凌涛一愣,心里涌上一股甜蜜,不过嘴.巴却别扭得很,口是心非道:“谁跟你老夫老妻。”
话音刚落,转弯处就出现两个身影,沈凌涛抬头一看,脚下一顿,立在原地。
陈骁显然也看到了来人,跟着停下了下来,熟稔地打了个招呼,“真巧。”
这两个人,一个是手段卓绝的沈家少东,一个是饱受盛赞的天才舞蹈家,正是沈凌松和沈凌乔。
陈骁注意到身边人一瞬间的僵硬,握着青年的那只手安抚地紧了紧,沈凌涛感受到陈骁的担忧,心底顿时自嘲一声。
还有什么放不开的?又有什么自惭形秽的?
沈凌涛在脸上露出一道微笑,看向曾经的堂兄弟,礼貌道:“好久不见。”
这是沈凌涛离开沈家后第二次见到这两人,第一次的时候,齐佳雯约费琳出来,让费琳识趣乖乖离婚,费琳情绪失控,差点让齐佳雯流产,混乱中沈凌涛紧紧抱住费琳,然后就被沈凌松和沈凌乔撞见这狼狈的一幕。
现在再次偶遇,却是三年之后,他也不再是当初那个孤立无助的阴郁少年了。
比起沈凌松的疏离冷淡,沈凌乔却明显更加激动,他上前一步,似乎想要拉住沈凌涛,但却克制住了,眼里满是真心的欣喜,声音也透着欢快,“凌涛,是凌涛!你、你,一切都好吗?”
这人还是像以前那样,满腔热忱,单纯纯粹,一点也没变……
真好……可以永远保持着一颗赤子之心……
沈凌涛想到这,心里忽然一片平静,淡淡地笑道:“一切都好,你呢?”
“我、我就那样,”沈凌乔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五月份刚回国,对了!我去商场的时候有看到你给nova拍的海报,拍得好好啊,嗳?你比我高唉。”
沈凌乔垫了垫脚尖,又看了看其他人,郁闷道:“我成最矮的了,去年加今年,明明长了五厘米……”
沈凌涛没想到对方能这么确信海报上的人就是他,毕竟和三年前比起来,他整个人的气质变了很多,这也算还有人记得他吗,沈凌涛默默想到,见沈凌乔垫着脚尖拉直脖子的模样,不禁笑道:“我好歹大你一岁。”
沈凌乔听后眼睛一亮,雀跃道:“对啊,你大我一岁,还大凌松一岁,不过凌松比你高哦。”
说着,他就把沈凌松往前一拉,得意道:“高吧,有一米九呢。”
沈凌涛抬眼扫了眼修长挺拔的沈凌松,对方一手搂着沈凌乔的肩膀,满眼无奈宠溺地低头看着沈凌乔,沈凌涛总觉得这两个人之间怪怪……唔,沈凌涛赶紧赶走脑袋里的猜想,他自己跟一男的谈恋爱,怎么能看到两男的比较亲密就以为两人有一腿呢?
不过看沈凌乔这么一副尾巴翘起来的模样,沈凌涛竟然忍不住幼稚道:“陈骁更高,有两米。”
说完他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果然不能跟小孩子讲话,要不然自己也会变得小孩子气,再看到沈松似笑非笑,仿佛看透一切的眼神时,沈凌涛就更后悔了,这时候,他才想起。貌似他的右手还被某人揣在兜里……
都这样了,有眼睛的人应该都能猜出他和陈骁的关系了吧……
这一刻,沈凌涛好想时光倒流。
他倒是想抽出手,不过这样反而欲盖弥彰,于是只好维持着一副平静的神情,任由沈凌松的打量。
沈凌乔被沈凌涛那陈骁的身高比回去后,顿时噎住了,他郁闷地看着陈骁,说:“陈骁,我哥哥还会再长,到时候一定比你高。”
陈骁小时候曾犯浑过,把沈凌乔当女孩子追,现在看到对方,只期盼沈凌涛不知道这事,所以除了一开始的招呼,他之后一直保持沉默,现在沈凌乔向他说话,他便转而看向沈凌松,问:“下周六晚上有空吗?”
沈凌松道:“看你是什么事?”
陈骁说:“我儿子的满月礼,来不来?”
沈凌松向来八风不动的笑面也露出了一丝惊讶,而沈凌乔则直接惊呼出声,“你有小孩了?可是比不是还没结婚吗?”
沈凌涛心里一紧,他直觉陈骁会说什么,果然——
“小孩是代孕来的,我打算和凌涛在一起。”说到最后,便转头温柔地看着沈凌涛。
面对沈凌乔惊讶询问的眼神,和沈凌松一副如我所料的神情,沈凌涛竭力保持淡定,平静道:“嗯,我和陈骁在一起了。”
“哥哥,”沈凌乔呆呆地转头看沈凌松,“我们这一代都和男的在一起了,这是要绝种吗?”
沈凌囧,难道真被他猜中了,这两人竟然真的有一腿?!
还有绝种什么的……感觉好微妙……
陈骁却是很不客气地笑出声来,“不用怕,你们俩也可以去代孕,一人一个,哈哈。”
沈凌涛于是苦笑不得看着沈凌乔转头双眼亮晶晶地看着沈凌松,不知道他那大伯现在知不知道,沈家小辈都去搅基了……
而沈凌涛不知道的是,沈凌松的父亲,沈家的大家长,此时也跟一个男人纠缠不清。
所以,这或许是基因的问题,沈家祖上,说不得就有些秘辛……<!--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