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女生也不想不到景初秀会这么回答,刚刚要发作又想起自己的身份不容忍自己这么做,只能故作大方浅笑,咬牙忍了,客气两句两人结伴离开。

    而不远处早就在盯着景初秀看的几位少年,看到自己心中的女神对那个新来的贵客浅笑兮兮,眼神如刀一般的扫在了景初秀身上。景初秀没有在意,就眼神又杀不了人,不然她不知道早死多少次了。

    景初秀原本打算和萧炎一起去他那个大哥,萧重夏的院子里的,结果刚刚有人来叫走萧炎,所以那两个女生才会拦下她。景初秀轻轻摇了摇手中的千羽扇,那院子的地址萧炎刚刚怕她迷路,早就把南剑山庄该去的,不该去的都告诉了景初秀,为了能让她加深印象,就连那个地方住了什么人,那人怎么死,和他家什么关系等等之类的都说了好几遍,涉广之大到祖爷辈还往上几翻。

    景初秀按照着萧炎告诉她的方向走过去,在一个假山处被几个少年拦下,景初秀微微退了几步,仔细看了一下周围,两处假山,一个亭子,像东边看去有个郁郁葱葱的林子,看样子是苍林院啊,而且看这几位的眼神好像就要把她活吞了一样的少年,既然她没有走错路那么这几位就是来找她的咯?

    为首的萧联走到景初秀面前,想不通就这个小白脸凭什么就能让表妹主动和他说话,这身材板还不够他一拳打碎的!“你就是我们新来的客人?”景初秀顺势倚在假山上“应该是。”萧联的浓眉皱在了一起“你姓君是吧?”景初秀眉一挑“嗯。”景初秀极为敷衍的态度惹恼了萧联,萧联恶狠狠的对景初秀说“不管你姓什么,不许接触我表妹!听见没有?”表妹?景初秀想起自己刚刚到南剑山庄不久,到目前为止只和两个女孩子说过话,看来这个少年的表妹就之前问她有无婚配,两人中的一个了。

    景初秀好似不轻易的说“那位蓝色衣服的姑娘,给人的感觉很温柔贤惠,是个做夫人的――”“轰!”景初秀看着她原本头部靠着的地方,被愤怒的萧联一拳轰出一个大洞,景初秀暗道自己动作够快,不然真的可以吃豆腐脑了。

    “不许你这么评价表妹!”景初秀无奈的摊摊手,没有灵力的她现在对上他们绝对不讨好。“这可不怪我,是你表妹自己问我有无婚配的。”景初秀一脸单纯无害。萧联的手猛然挥起又突然放下,他不停的告诉自己,他面前这个人是南剑山庄的贵客,他不能给表妹摸黑!

    景初秀看着纠结不已的少年,不由得感叹了两声,“啧啧,有句俗话说得好啊,表哥表妹,天生一对。”景初秀说的话让萧联暗下去的眼睛又重新亮起来了,连忙问,“你是说真的吗?这是什么俗话?在哪本书记有记录的?是哪一年哪个伟人说的?”景初秀看着变脸跟玩似的少年,刚刚不是牛皮哄哄的要警告她的吗?就因为随口一句就进化成正义形态了?

    至于他提出的问题景初秀还真不知道,鬼知道这句俗话是谁说的,她都不怎么了解这个大陆的历史好吗?没事她修炼的时间都不够了,怎么可能会去查看哪本书记有这句话的!景初秀很认真的,严肃的告诉散发着一脸希望光芒的萧联“我只是在师傅的新华字典里看到的,很美好的一个词。”对,这些都是她瞎编的也是很美好的一个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