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接着,蜀皇使者马上出使各路诸候,只要每到一城,就马上城内散布照片,那照片上人物是栩栩如生,完全和真人一样,平常人家就算不知道照片上人是谁,但突然拿到这么珍贵逼真图画也不舍得扔掉啊。留下来珍藏才是。
于是各地世家个主政官员都收到了刘礼与安闲居老板激情照片,顿时天下各种声音此起彼伏,很多文人学者都气得不轻,大呼:“有辱斯文!”
而一些商贾则笑容满面:“如此奇画风,如此真实描绘,简直万金难求啊。”
甚至一些没有收到照片有钱世家,好友家里见过以后。纷纷愿意出高价到处收购**。
而各地诸候肯定是人手一份连环**,连刘礼身上几块胎记都被各路诸候清清楚楚知道,特别是刘礼脖子上一颗黑痣,很多诸候都是知道有,马上一对照,还不真就是刘礼本人。
这时为痛苦无非就是刘礼本人了,本来出生下来就已经知道虽然出生皇室宗亲,但永远不可能有继承皇位一天。
哪知福从天降,竟然让曹操和董承逼着当了皇帝,可这龙椅还没坐热呢,当初一件丑事就被弄得天下皆知。
这个讲究礼义廉耻时代,刘礼行为可以说是犯了大忌,天下文人墨客对刘礼还有曹操可是口诛笔伐。
连带着曹操手下文臣武将都对曹操起了轻视之心,荀彧就是一个典型:“主公,现各地风传图画不知是否属实?”
曹操得到消息第一时间就已经找刘礼了解过了,当然知道照片上场景是千真万确,但对手下可不能承认:“纯属污蔑,这是李汉亮那卑鄙小人低劣计谋,妄想靠这子虚乌有图画来动摇我军上下之心。”
荀彧点点头:“如此便好,不过此时已经传得天下皆知,对主公以后招纳贤士只怕阻碍极大啊。而且就连我军上下,也议论此事,对于我军将要出兵徐州计划影响极大。”
这些情况曹操也知道:“我会设法平息此事,文若暂且安心。”
曹操说得轻松,其实心里也是一筹莫展,难堵天下攸攸之口啊。
李汉亮则实验室中暗笑不止,这件事就够让曹操喝上一大壶了,现加紧实验进度才是正事。
过了这么多天,小女孩虽然一直保持有感染症状,但并没有明显恶化情况出现,李汉亮差不多已经确定,这个小女孩就算不是产生了抗体,也因为体质特殊,极大抑制了鼠疫杆菌侵犯。
李汉亮也不再等了,马上采集了小女孩皮下组织、血液、唾液样本进行研究分析。
果然,鼠疫病毒进入小女孩淋巴结以后,并没有进一步侵害迹象,反而进入一种类似冬眠状态,这完全超出了李汉亮认知。
李汉亮用分子手术刀等对小女孩脱氧核糖核酸染色体进行了研究,发现小女孩血液中产生了一种对鼠疫杆菌限制酶。
就是靠这种限制酶才让狂躁鼠疫杆菌淋巴结平静了下来:“这简直不可思议,我要马上上报军区才行,等等,现好像已经没有军区了,我做实验做傻了我。”
李汉亮继续把小女孩平时吃、用、接触东西都问了遍,很多东西因为叫法不同,完全弄不清楚是什么。
李汉亮现真后悔把氐族生活地一把火都烧了,如果还能再去找找,也许能发现点什么。
不过现说这些也于事无补,李汉亮把小女孩放一个干净隔离室内,让人定时喂养,看看后续发展。
这时,贾诩亲自来了:“首长,刚刚收到线报,曹操起兵2万,再攻徐州,吕布刚刚赶走刘备,军心、民心未定,只怕不是曹操对手,首长不是一直相要吕布手下高顺吗?现正是时候了。”
李汉亮也知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马上安排人每天定时给2号隔离室里小女孩送吃,然后就赶回西都军区准备人马了。路上李汉亮就打过电话让刘发来准备了。
等李汉亮到了时候,刘发来正带着人射击场训练呢,看到李汉亮过来了,刘发来立马跑步上前敬礼:“欢迎首长检阅,按照首长来电意思,这次我从两个机械化步兵营里抽调了5名身体素质过硬,射击水平优秀士兵,组成了一个临时特种大队,装备都是我124机步团先进武器,其中有4个狙击小组,分别配备88式狙击步枪和85式狙击步枪,还有3名配备了97式突击步枪,另外还携带2门迫击炮与4发炮弹,还有3名机枪手,携带3挺88式通用机枪。这次还将随行一辆救护车3名卫生员。以及2辆运输车,和1名后勤人员。”
安排得还算不错,李汉亮点点头:“这次只是抢个人,我们采取精兵隐蔽政策,不是要与曹操或者吕布正面交火,隐蔽措施一定要注意。明天出发。”
“明白!”
这次加上后勤和救护车辆一共才8辆车,目标并不是太大,路线却改为从荆州樊城出去,再过汝南然后直扑小沛。
经过几天行驶,接近小沛附近地域时候,果然看见路边有很多流民外迁,本来,徐州是大汉粮仓,其他地方战火迸发时候,徐州百姓生活富裕,余粮宽足,甚至过得比洛阳还好。
可就是自从曹操之父曹嵩徐州被杀之后,徐州也步入了战火纷飞地区。
纵观整个大汉,可能只有李汉亮治下巴东等地是仅存一片乐土。
李汉亮车队和流民人流相遇时候,只见前面流民都大呼:“看呐,是共军铁甲战车,难道李大将军知道我徐州遭难,专程派人接我们?”
所有流民都围上了李汉亮车队,车队完全无法前行。
李汉亮看这状况也知道没人出面话,只怕这些流民很久都不会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