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世爵从来没有觉得自己那么窝囊!
被心爱的女人质问却只能沉默。
他双手紧紧的抓江边河堤上的护栏,闭上眼睛想了想,转身抓住了歆蕊的胳膊,看着她,薄唇动了动。
歆蕊以为他要将事情全盘脱出,于是望着他,可是等了许久,他又沉默了。
这种感觉让歆蕊很失落,也很恼怒,仿佛自己在封世爵心里根本不算什么。
她用力推开他,挥开他准备要伸向自己的手。
“你走开!从此以后,你走你的,我过我的,我们一刀两断,再也没关系!”
既然他瞒着她,什么也不想告诉他,她还和他在一起做什么?
下一秒,封世爵飞快的抓住了她的手,一用力扯,将她拉进他的怀里。
“谁准你说我们没关系的!再敢胡说八道话,小心屁股开花。”他将她牢牢的困在自己的怀中,宠溺的威胁着。
“难道不是吗?我不会再逼你了,你就守着你的秘密过一辈子吧!”她大声吼道,推开了他,转身要走。
“回来!”他将她又拽了回来,强势的锁在怀里,不许她动一动,“是不是我没法证明自己的清白,你就会认为我害死你爸,对我像杀父仇人一样?”
这个傻女人,他有多爱她难道她看不出吗?他这么爱她,又这么舍得伤害她的父亲,看着她心痛?
歆蕊没有正面回答,不屑的调侃着:“男女朋友之间最重要的就是信任,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还谈什么感情,还不如分开!”歆蕊反驳道。
封世爵眯起了狭眸,凑到她的耳边问:“说的很好,那你信任我吗?我们在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事,你相不相信我没有害过你父亲?”
歆蕊原本这么说,只是想和他划清界限,没想到却被他拿来反问自己,只好干瞪着他。
封世爵接着又问:“自从你回来后,我是怎么对你的,难道你没感觉,感受不到吗?”
歆蕊再次心塞。
自从她回来后,他总是对她呵护备至,捧着手心,舍不得她受一点伤害,将她宠成一个公主。阿岚看着他们经常说,这种只有电视里和小说里才会有的完美男人,居然被她遇上了,简直就像出门捡到金子般运气好。
可是,哪又怎样,他宠她,爱她,也许只是为了迷惑她,想让她放弃调查父亲的死因。
“谁知道你哪句真哪句假,快放开我!”
封世爵将怀里的女人抱的更紧,“小蕊,我不告诉你是因为有些事情不知道,比知道更好。”
真的是这样吗?他是为了要保护她,才不告诉她?
歆蕊转身看着他,茫然了。
她抿着双唇,退了一步,像一朵抓不住的云,缓缓的离开了封世爵的怀抱。
封世爵怀里一空,顿时失落了起来。他想伸手抓住她,然而她却逃得飞快。
“不要过来!”歆蕊吸了口气,站在封世爵几米远的地方,又缓缓的吐出来,低声道:“我可以暂时相信你是无辜的,但是在调查清楚我爸的事情之前,请你不要来打搅我,我想好好冷静一下。”
封世爵不舍的看着她。他受不了见不到她的日子,更舍不得她对他不理不睬。
歆蕊不理他,默默的转身向路边走去,拦下一辆车,快速的坐进去,离开了他的视线。
封世爵看着她的背影,心里五味杂陈,眼里的不舍慢慢溢出眼眶。
当歆蕊回到公司的时候,已经下午一点半了。
过了午休时间才到公司,歆蕊有点自责。
这时,黄传斌的秘书过来敲了敲她的门:“姚经理,总裁让您过去一次。”
“哦。我知道了。”
歆蕊打起精神,走到黄传斌的办公室前,敲了敲门。
“进。”
歆蕊顺了顺头发,扭开门把走了进去。
“恩,黄总找我有什么事?”
黄传斌看见歆蕊,扬起嘴角的弧度,“坐吧!”
“哦。”
他打开抽屉,将厚厚一叠文件拿了出来,“这是双子楼的万博体育官方网址稿子,现在物归原主。”
“谢谢黄总。”
“另外,有一件事我想和你说。不知道你听了以后,会不会觉得我是在故意为人说情。”黄传斌自嘲的说。
“什么事?”歆蕊奇怪的看着他,对他的话一头雾水。
“上次你问我,是谁帮我们召开了记者招待会,帮我们公司度过难关,我说是个贵人,那个贵人就是封世爵。”他看着她惊讶的脸,缓缓说道。
是他……
难怪那天他来找她,对她说不会让她受委屈,原来是这个意思。
歆蕊心里有一丝感动。
“本来我答应他不告诉你,但是我前几天看了新闻,知道了你们的事,想想还是告诉你比较妥当。我个人作为,一个男人肯这样默默的为你付出,绝对是真感情。”
“谢谢黄总,我知道了,没事我先出去了。”
“恩。”
歆蕊捧着资料,站在总裁办公室门口,低垂着眸子,深思着:他不只一次的帮她,处处为她着想,难道她真的误解他了?视频的事真的只是个误会?
算了,还是不想他了,这段日子好好工作,等刘明勋那边有了消息再说。
从那天起,封世爵就没有再来找过她,没有了封世爵的骚扰,歆蕊忽然觉得有点不太习惯。
每天她除了接恺恺上下学,就是去上班,日子过得平淡无奇却很充实幸福。
这天,她和阿岚准备带恺恺和欣欣去读书馆,没想到在门口又遇见了程焕月和封菲菲。
上官岚低语了一句:“怎么又是她们?每次遇见她们,总没好事!”
歆蕊呵呵一声。
“歆蕊,我妈已经两个月没见过孙子了,能不能让我们带恺恺回去一天?”
“不能!”
“你!”
“姚歆蕊,你爸爸的事真的和我们家无关,你不能因为猜忌,不让我见孙子啊!”程焕月道。
“上次是谁用乙醚迷晕恺恺把他带走的?”
封菲菲底下了头。
“又是谁阻止我,不让我把恺恺接回来的?”
只见程焕月脸色变得很难看。
“既然你们用那么卑鄙的手段夺走我的儿子,我又怎么放心把儿子交给你们?”
“上次都是误会,是我想见恺恺,菲菲才擅自做主把恺恺带回来的。以后我们不会了。你就让我们带恺恺回家玩一天吧!”程焕月苦苦哀求道。
没那么便宜!
“恺恺,你要不要和她们回去?”歆蕊装模作样的问儿子。
“不要!”恺恺大声的回答。
“你们听见了吧!是恺恺不想和你们回去,请你们走吧!”
程焕月眉头皱的死紧,扯了扯女儿的衣服,失落的说:“算了菲菲。”
可是封菲菲没有那么容易放弃,她走到歆蕊面前,推了她一下,盛气凌人的说:“姚歆蕊,上次在婚礼上,你一走了之,你知道我哥话了多少钱才压住这件事吗?现在我妈低声下气的求你,想见一见孙子,有什么不对?你不就是仗着自己生了个儿子,就敢对我妈这种态度,一个贪污犯的女儿,拽什么拽?”
歆蕊不甘示弱,随即冷笑了一声,“既然你们那么看不起我,又何必来这里想要带恺恺回去?他可是你们口中的贪污犯的外孙,不怕弄脏你们的地方吗?”
“你!”封菲菲被歆蕊堵的说不出话来。
“不亏是曾经的市长千金,伶牙俐齿真会说话。不过就算你能说会道也没有用,你父亲还是个贼。”
“不许再诋毁我的外公!”恺恺拿起手里的玩具车对着封菲菲丢去。
“哎呦呦——”
封菲菲躲闪不及,捂住眼睛,眼角正好被恺恺丢过来的车子砸到,立刻充血红了起来。
她生气的冲过去准备教训恺恺,却被程焕月拉住了,“菲菲,你做什么?!”
“妈,让我好好教训教训这个没规没矩的野孩子。”
“住手!”程焕月阻止道,“恺恺几岁,你几岁,你和个小孩子计较什么?”
封菲菲气不打一处来。
“可是,难道就这么算了吗?”菲菲不甘心的心想。
难道她的伤就白挨了吗?可恶!
她对歆蕊吼道:“姚歆蕊,你是怎么看孩子的,放着孩子打人不管吗?”
“恺恺从小就分得清好人坏人。她打坏人,我为什么要管?”
“你!!”这是今天第二次,她被她堵的无话可说。
上官岚在一旁窃笑。
“歆蕊,我们不是还要带恺恺和欣欣去图书馆吗?再不走就要迟了。”
“恩。”
歆蕊绕开程焕月和封菲菲,带着两个孩子,往车站走去。
今天她的车开去做保养了,要过几天才会拿回来。
封菲菲看着她们从身边经过,牙根狠得痒痒的。
忽然,她伸出脚,偷偷绊了歆蕊一下。
歆蕊和孩子们有说有笑,没注意到封菲菲伸出来的脚,忽然整个人向前倾,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看见歆蕊摔了个狗吃屎,狼狈的样子,封菲菲心里洋洋得意。
她嘴角露出了一丝讽笑道:“姚歆蕊,你走路不长眼啊,怎么那么不小心啊?”
然,歆蕊坐在地上却没理她,她脸色惨白,头上一下子冒出了许多冷汗,捂着小腹说:“阿岚,我的肚子好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