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魂影兽,顾名思义,在黑夜之中犹如神秘的跟影子一样穿行,在操纵灵魂方面更是天赋异禀。
虽然魂影兽在整个大陆上被定义为七阶魔兽,实际上,是与生俱来的基本天赋就能达到这个水准,而一族之中的首领,往往甚至突破了魔兽们的常规——比普通的高上一阶。它们的首领不仅是能达到八阶,甚至能提升至九阶魔兽。
这个族群,是相当的难缠。
自然,再难缠的魔兽,到了教皇面前,还不是被他手下的众多能人异士们乖乖的给找出了踪迹,又将其一整个族群暴力捕捉。
魂影兽,在教皇的心中,和他在几百年的生命中下令灭过的其他所有魔兽一样,或许有些许用处,却绝对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影响——因为它们还没有那个能力。
只是,魂影兽又是特殊的,特殊在于曾经他从只字片语中推测出来的一些可能称之为神谕的东西。也因此,他对魂影兽的了解远甚于其他魔兽。
而这一次,纵然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对魂影兽来说并不占任何优势,教皇却离奇的十足的感受到了威胁。
纵然这种威胁比起之前那条大着肚子的龙,还要弱上那么一些。
此时的傅三乐却是进入了一种极为玄妙的状态:他变回了本体,疯狂的吸收着被卷来的神格残片中所剩无几的能量。
有了曾经的经验打底,现在的他吸收起能量来就没之前撑得慌的感觉了,这大概也跟神格里面本身的能量已经被消耗的所剩无几有关系。
质量不够数量凑。虽然每一片里面的能量不够多,幸而那些残片虽然在巨大的雕像的衬托下显得尤其的小,实际上哪怕隔着老远才嵌在雕像里一片,只是由于雕像的庞大体积,神格残片的数量却是大把的有,也不知道教皇到底是从哪里找来的这么些好东西。
此时,这些神格残片可都成了傅三乐的救命“口粮”了。
傅三乐一边狠命的吸收,简直是使出了吃·奶·的劲儿,同时对着教皇发动了攻击。
他完全的将自己的身体当做了中转站——这样一来对他的身体固然是没什么好处,但最重要的是,省去了能量被他自己吸收然后再转化接着释放出来的一大把的时间,对于目前这种紧急状况而言,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要说傅三乐最强最纯熟的技能,莫过于魂影兽的自带天赋技能,只是在这里的杀伤力却是远远不够,尤其是对于一个擅长魔法的圣级级别战斗经验无比丰富的光系法师而言。
光暗本来就是对立的属性,虽然光明伴随着黑暗,黑暗也永远不能完全压制光明,但在战斗之中,光暗互相克制,就看谁的功力更强一些而已。
且不说傅三乐拼劲所有的一击让教皇,克里斯在碎裂成亿万碎片的雕像后面,见着三乐自杀式的攻击,才真正的是目眦尽裂。
作为一个几乎时时刻刻跟在三乐身旁的,修为造诣经验等都非常高的真.有实力.魔武双修的.未来主神之一的存在,克里斯太知道三乐到底有几斤几两了。
三乐甚至比不得自己的修为!
而就连自己,现在对上教皇,也是几乎没有把握的!
虽然不甘心这么承认,但克里斯扪心自问,再诡谲的技巧都比不上实打实的绝对实力,如今的教皇却站在【实力】的一方。
在这种情况下,三乐的攻击犹如鸡蛋碰石头,又怎能不让他胆颤心惊?
于是,原本已是最快速度经行能量恢复的克里斯也顾不得彻底让自己回到巅峰状态,沿着傅三乐的行进路线,不顾一切的飞扑上去。
当然,那仿佛飞蛾扑火一般的惨烈情景,完全被错过了——都说警察永远是最后一个到场的,针对此时的情况,这句话用在龙族身上也丝毫不错——等到一群呼扇着翅膀的肥肥哒肚子龙族紧赶慢赶的寻来之时,就只见到损毁到惨不忍睹的一大堆的废墟了。
以龙族的天赋认知,它们轻易的发现了这里曾经大战过一场(这不是废话么?),主角则是教皇和另外的一人一兽——也就是傅三乐和克里斯(毕竟相处了几年,这种熟悉的气息是再好辨认不过了)。但让人惊讶的是,这堆废墟之中没有任何人的踪迹。
没有活人,没有尸身,甚至连人去了哪里都找不出来——无论是以他们的天赋去寻找,还是大祭司出马用龙族秘法去寻找,都没能找到痕迹。
失去了最有力的领导,圣山上的所有光明教徒们虽然还是有人领导,毕竟最大的支柱轰然倒塌,在有心人的煽动之下,顿时乱成了一锅粥——尤其一群龙族都以原型现身,而龙在人类的传说中,向来扮演着凶神恶煞的角色!
尤其,在不明所以的群众眼里,就是这群龙,让无所不在的全能的教皇失去了踪影。
教廷的总部,被攻占了!
虽然有光明教廷的死忠坚守着阵地,最后,圣山还是不可避免的被攻陷了,还陷落的相当的快——圣山上骑士们的战斗力虽然是实打实的,无奈的是下面城池里面的人本身就是走各种门路进来的各地的亲教廷的富豪们,家族实力是有,却几乎都偏向于勾心斗角方面——有了教廷这个庞然大物坐镇,他们也不可能豢养太多武力强大的私兵。至于他们自己,更是少有能吃苦的,修为也就那样儿了。
毋庸置疑的,这座光鲜亮丽了几千年的城池,终于被攻破了——还是被一大堆猛地冒出来的人类的死敌给攻破的。
一些龙族带领着兽人对正在“战略性转移”的圣山上的教徒以及城里的人类进行追击,处理了密室现场的龙族扛把子们却黑下了脸。
“真没想到,一个才活了二十几年的人类小崽子,竟然有这样的手段!”原本慈祥的大祭司此时满脸愤怒甚至狠厉。
“那···只能这样了?这些该死的人类···难道就这么白白的放了他们?”搭话的,是另外一头在龙族地位颇高的土龙,他站在倾倒的断墙上,冷冷的盯着山下乱成一窝蜂的人类,话语间是满满的不甘。
所有的龙站在一起,密密麻麻,都沉默着。
半晌,威压最大的龙族祭祀收拢一身让人恐惧到发抖的气势,淡淡道:“不愧是出现在预言中的人类。原本以为···算了,这次就如了他的意,反正来日方长。就算我们不插手,还有其他的种族。”
按照龙族的性子,被迫在龙岛上憋屈了几千年,其实早就让它们怒火滔天了,能够从里面解脱出来,压抑依旧的它们很难不对着满地的两脚人类倾泻怒火——哪怕当初其实很大程度上是靠着一个人类来赢得这场战争的呢?在这个以实力说话的社会中,不过是八阶修为的一人一兽,其实哪里真的会让它们心服口服呢?不过是被祭祀提前打了招呼,有所顾忌罢了。
为了能让龙族翻身,别说是几年的配合,就是几十年的配合,那也是一口答应下来。几年的时间而已,在龙族漫长的生命中也不过是眨眼间的事,甚至来不及他们打个盹儿。至于达到它们的目的之后,接下来的一人一兽的处理,就完全不是什么问题了——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如此有天赋的人类,如果不能够臣服于龙族的话,也就没有必要活在世上了。
原本,这是绝大多数龙族所抱着的心思。
这世上的高位,本就是能者居之,至于地盘,也当然是强者占只,同理,对于话语权,同样如此。
对龙岛上九成九的龙而言,这是它们自小就浸·淫·在骨子里的道理,也是公认的事实。
而既然翻身了,那按照龙族的性子,必然是要好好庆贺一番,对于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平民们也就罢了,只是对于到处的教廷的走狗们,尤其是居然能伤到或者曾经伤到他们一族的人类,它们原本是打算好好血洗一番的——万万没想到,居然到头来才发现被那个叫克里斯的人类摆了一道!
他们居然在不知不觉中被下了禁锢,不能施行自己的种族灭杀计划!
要知道!它们龙族可是憋屈的龟缩在一个屁点儿大的小岛上了几千上万年啊!这是怎样的屈辱!
此时已经按捺下心中忿恨的龙们还不知道,原本寄希望于让其他种族动手的计划,再也没有实现的可能性了——不仅仅是龙族被禁止了狂杀泄愤,其他的种族几乎都是这种情况。
武力是最重要的,而智慧,不得不说,其实也算是武力的一种——当智慧和武力合二为一时,所产生的效应可就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这种结果了。
克里斯经过了曾经的事,做事原本就考虑的比较全面,在古达尔岛上的时候,就已经在暗自着手安排,以防万一——虽然他对某些人没有丝毫好感,但对于人类,还是比较有归属感的,他只是不爽教廷在整个大陆上的一家独大,当然得防备着点免得无辜的民众遭殃。
最终的最终,甭管是龙族还是别的种族,或者是人类,虽然也有杀戮存在,却是完全不能由之前计划的那样,攻占所有人类的城池,奴役所有的人类。
无论是龙族,还是其他的所有兽族,在教廷奇迹般快速的树倒猴孙散之后,又忽的面临了好几股忽而站出来的势力,而人类新站出来的首领在跟龙族为老大的异族们进行了首脑会谈之后,整个大陆开始拐了个弯,转向了一条全新的道路。
整个大陆,接下来的几十年,进入了一种诡异的,全新框架却又有条不紊的改革之路。
原本遍布整个罗布大陆的光明教廷渐渐龟缩于一隅,各家新的信仰纷纷冒出头来,而忽然之间出现在人民们眼前的飞龙以及其他兽族,也在大陆划得了一方领地,各自建立了新的部落,日子如火如荼的过着。
当然,其中浑水摸鱼的人类、兽族也非常的多,只是乱世用重典,异族和人类达成了协议,结果就是趁此混乱之机,狠狠的清洗了一番原本猖獗不已的贩卖人口之类人·兽斗兽场之类的组织,虽然这也引起了大部分人类的迷惑,等到渐渐的过了十多年后,好处逐渐显示出来,才有人理解了这番做法。
而在这几十年内,异族们和人类都在不停的寻找那消失在圣山上的教皇以及克里斯和三乐,却始终没有任何踪影。
罗布大陆跟傅三乐曾经所在的地球不同,它上面是整个儿的一大块陆地再加上两个较大的海岛,其余的则是一些细小的岛屿了,而与天波森林接壤的云凌王国在整个大陆的最东边,至于飞琼高原,则处于最西边。两地相差何止百万里。
飞琼高原下的穆尔王国,占地面积比云凌王国更大,繁华却是远远的比不上,尤其是紧靠着飞琼高原的这一块,简直就是穷困的最佳写照。
哪怕,飞琼高原的十万大山内,物种极为丰富,也绝不缺少吃的,只是里面的凶兽,也多的吓死人——魔兽可不仅吓人,还能杀人,人类在此处的生存于是就显得尤为艰难了起来。
在飞琼高原的一处峡谷内,顺着一条暗黑的缝隙往里走,走到尽头,便是另外一番天地。
一个仿佛桃花源般的地方,这就是这几十年来傅三乐和克里斯的藏身之所。
“耶~~这下好了,终于给恢复过来了,再也不用天天蹲在这里面了。”一声大吼,从一栋木屋内,跑出一个长发飘飘胡子拉碴疑似还穿着一身奇怪衣服的人类,接着,就见那人一边冲向不远处的一条清澈小溪,嘭的一下跳了进去,一边哈哈大笑。
而木屋之外,搭建了一个看起来像是凉亭的地方,凉亭下面是个灶台,此时一名下·身围着块兽皮,一身精壮肌肉,短发根根冲天般的高大男子正嘴角含笑,站在灶台面前,手拿着勺子不急不忙的搅着锅里咕嘟咕嘟个不停的汤。
显然,这两人,正是失踪已久的傅三乐和克里斯。
当初克里斯冲虽然是冲着教皇而去,却在电光火石之间敏锐的发现了雕像里面的秘密——也实在是碎成渣渣的雕像藏不住秘密了。
那雕像的某一个部位,竟然有一具水晶棺材!
接下来的事情就很好说了,克里斯朝着水晶棺开轰,而果不其然教皇大惊失色赶紧护着水晶棺,而克里斯使出当初他能使出的最强攻击,正好又引起了那巨大的密室里不知哪个地方的机关,结果生生撕裂了空间,将水晶棺连带着教皇一股脑儿的给卷了进去。
这个被撕裂出来的空间缝隙不比那些稳定的异空间,简直可以说是非常的“残暴”,里面布满了空间风暴,教皇本身也身受重伤,克里斯和傅三乐就是意图彻底的杀死教皇,那会儿也有心无力,只能暗自希望他在裂缝中逃脱不了才是。
而经此一战的克里斯和傅三乐为了逃离空间缝隙,使出秘术,远远的遁出圣山,导致他俩伤上加伤。
拼着最后的一丝力气,克里斯带着早就陷入重伤昏迷状态的傅三乐,来到了前世他发现的一处绝佳的养伤场所——正是他们此时所在的飞琼高原,十万大山中险峻奇诡的山脉峡谷,还有常年弥漫着的一些蒸腾雾气,以及处处可见的凶兽,无一不是他们最佳的屏障。
最好的,却是这个仿佛世外桃源一般的地方外面天然有着一个迷踪阵,全大陆能破解这阵法的人都寥寥无几。若不是当初克里斯为了逃离追杀无意之间误打误撞的寻了进来,后来又发现蹊跷特地搞懂了其中关键,也不会把这里作为他们俩的藏身之地了。
而最重要的是,这峡谷里面能量充沛,按照傅三乐的说法,那叫灵气十足——简直就是养伤的最佳场所了。
他俩在这里一休养,就休养到了现在,足足的花了三十六年的时间,才彻底的消除了身上的暗伤,恢复到了巅峰时的水准——前十年两人都几乎在昏迷中度过,全赖着曾经大量囤在储物戒指和储物手环里面的药材度过,其中艰辛,简直不足为外人道也!
就在十年之后,外面的世界依旧到处寻摸着他们的踪影的时候,他俩才堪堪恢复到普通人的水准——能够自由的活动,身上的主要经脉也堪堪修复的程度。
于是,在接下来的二十六年的时间里,他们一直在这里隐世而居,过起了曾经在天波森林中的日子,一边修炼一边化妆之后外出采药炼制,以治疗一身的暗伤,最后终于才成功的让自己的修为恢复到曾经的状态。
重修的一身修为,虽然在重修之时尤其的痛苦尤其的艰难,但这么一来,无论是克里斯还是傅三乐,基础都可谓打的极为扎实,对于以后的道路而言,好处大大的有。
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克里斯在修炼路上的进程都可谓顺风顺水,这一番折腾,他现在虽然只有八阶多的样子,却发现自己恍惚已经再次触到了“界限”,他有预感,接下来他绝不会是按部就班的上九阶,然后进阶圣级这样的“升级”模式了。
至于傅三乐,当初老担心由于嚼巴了神格而得到的修为会失去,这下也不用担心了,对于魂影兽天赋的领悟更上了一层楼。
“喂!我觉得咱们现在虽然不出现在大陆上,大陆上肯定留下了咱们的传说啊!”傅三乐比克里斯养伤的时间更长些,这不,一刚刚不用掐着时间养伤了,冲进溪流里好好的凉快了个够,接着就趴在溪边特地弄来的一块纯白大石上,特别臭屁特别洋洋得意的跟克里斯说道。
克里斯含笑:“等到我们把这十万大山探寻个够,等到咱们再出山,那会儿肯定还是有我们的传说。你就放心吧。”
前世的思想比较单纯,很多事情看不清楚,这辈子再来一次,他可就没有当初的仁义了——他手下的心腹们,他有的是手段让他们对他死忠,再不会重蹈前世被背叛的覆辙。
也因此,这三十六年来,处于种种考量,他也并没有联系外界,相当于是彻底的跟外面的世界隔离了开——也只有这样全心全意的情况下,才恢复的这么快。
听到克里斯的回答,傅三乐忽然就兴致高昂了:“择日不如撞日,不如我们吃完饭就出去逛逛吧!我记得去年去北面的时候,雪山顶上有一群雪猿···正在酿酒呢!”
要说前世傅三乐是个妥妥的宅男,这辈子大概是因为原形为动物又生活在丛林里的缘故,相比前世,那叫一个尤其的好动尤其的折腾,这几十年来出这里面的次数少的很,看着外面的美丽景色以及漫山遍野的药材野兽,他早就想出去折腾了。
“好。”对于傅三乐,克里斯可谓是有求必应百依百顺。而与世隔绝了三十六年,他也该开始了解了解外面的世界了。
···
时光荏苒,匆匆而过。
不知何时起,罗布大陆上已经一改断壁颓垣处处战火的场景,困苦的面容渐渐被笑容所替代,而酒馆里的吟游诗人们也开始传唱起人类伟大的英雄的事迹。
据说,就是这位人类英雄和他的矮人,命运坎坷却堪称励志典范,他们不仅天资绝佳,更是努力奋斗。他们解救了兽族,还为人类社会建立了全新的制度····待到一切都完成之后,他们深藏功与名,逍遥山水间···
总之,BLABLABLA···各种的溢美之词,以及各种离奇的事迹纷纷成为故事,传颂于整个大陆。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百年后的某一天,飞琼高原的某座大山之中,伴着晴天之下忽然而起的风雷暴雨,有两个俊帅的男子,从雷中逸逸然而出,骑着令大陆所有人色变的九阶魔兽紫火玉魇,悠然的走向了大陆。
“不知道裴吉他们还活着不?这一次我们都不要飞了,我一定要每座城池走过去,好好的见识一下大陆的风光景色,还要品尝各地的风味小吃。你说我们要不要多准备点储物戒指啊什么的,以后遇见好东西都收一份在里面,等到咱们到了我的家乡,那可都是绝版···”
“储物的道具可以多准备点,戒指嘛···”一名男子伸手握向另一名男子的手:“有这一对,还不够么?”
作者有话要说:这个结局···好吧,却是比较赶。这篇文历时一年多,期间家里、我自己出了各种事情,最长时间甚至连续停更过三个月。原本开文的时候对自己说要保持连载,结果失言了。而且感觉自己真的还有非常多的需要去学习,去练习,笔力不足。
谢谢从头到尾支持着我的读者们,虽然只是寥寥,但我老是断更,还有亲爱的读者愿意支持我,并且是看正版,真的很感动。
正文到此就结束了,我知道还有好些暗线啊各种没有交待清楚,但这篇文的热情已经耗费的所剩无几,接下来我会以番外的形式把一些东西给交待出来。
至于哪里没有交待到的,亲爱的你们也可以给我留言,我一定会好好的写出来的。
另外,我作死的又开新文了····还请你们可以继续支持么么哒(づ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