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敖总,您怎么会让一个以卖肉为生情妇做你女朋友呢?您不怕她给您蒙羞吗?”那女记者用嗲得令人发酥声音重复提问。

    “你哪家报社?”敖天霁声音依然温和优雅。

    但若仔细一看,可见他眸底寒如冰,眉梢间净是一片寒霜之色。

    就连站他身边夏雪,都感到周围空气,被他身上散发出来冷,凝结成冰,令人呼吸困难。

    “我叫王宜美,是花雨杂志首席记者。”女记者以为自己受到了眷顾,笑吟吟地回答敖天霁问题。

    然,她却不知道,祸从口出,灾难就下一刻,降临她身上。

    “Kevin。”敖天霁俊容不再维持笑容,而是冷酷如冰。

    Kevin立即上前,恭敬问候:“总裁?”

    “给你两天时间,收购花雨杂志社,所有旧员工,一律清换。”

    众人此时都瞠目结舌地看着敖天霁,个个心惊胆战,这敖总变脸也变得太了吧?

    那个女记者王宜美立即变了脸色,她惊慌失措地问敖天霁:“敖总,为什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敖天霁勾唇一笑,笑容却满是寒霜:“因为你问了不该问问题。”

    “……”王宜美脸色倏地惨白。

    敖天霁目光冷冷地扫过众记者,扬声道:“敢对我女朋友不敬人,小心饭碗不保,流离失所。”

    他不带感情声音,带着高扬穿透力,飘进众人耳膜中,让人毛骨悚然。

    敖总如此维护自己女朋友,这是史无前例事。

    夏雪也震惊不已:总裁,你疯了?

    ========

    敖氏总裁专属电梯。

    “总裁,我居然看不出来,原来你这么意我。”夏雪看着站她身边敖天霁,笑得花枝乱颤:“人家真好幸福哦!”

    她心想,敖天霁真很拽,拽到家了。

    敖天霁俊美脸上迅速划过了一些什么,但闪得太,无法让夏雪捕捉。

    须臾,夏雪只听得他轻蔑语言冷漠地传入自己耳中:“打狗也要看主人,敢让我难看人,我势必十倍还给他。”

    这就是敖天霁,狂霸,拽,目中无人。想弄死一个人,就像踩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因为他有这样资本。

    夏雪幸灾乐祸道:“哼,那个女记者也不看看我们总裁是什么人,是她那种贱人可以随便冒犯吗?活该她失业。”

    Ps:因为我打字时候是打五笔,所以经常会把“嗓音”打成“噪音”,上一部小说也错得离谱,抱歉啊,五笔有时也很坑人。<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