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浩然却是轻哼一声,心说,找个替罪羊就想过关?

    “您知道您女儿对柳小姐是怎么说的么?她说,‘老娘今天就是赔上自己的婚姻,也要毁了这个狐狸/精。’这是她的原话。”

    “这个不知死活的死丫头,从小就这样,起祸不怕天大,无理也要闹三分。”王太太一跺脚,“我回去一定好好教训教训她。”

    秦浩然心中冷笑,教训?你们娘俩儿一路货色。

    他点燃了一支烟,吸了一口,优雅地吐出烟圈,姿态慵懒。

    “您能教好她也不会成现在这样,我看还是让人民警察教育教育吧。”

    王太太老脸有些挂不住,十三少这是一点没打算给她留面子呀。

    她仗着死去的老公的影响,在外面耍横惯了,却死活不敢在秦家人面前耍横,更不敢在这个秦十三面前横。

    王太太一咬牙,说,“是是是,得让她在里面多呆几天,好好接受教训。”

    “医生说,柳小姐脸上手上都可能做疤。姑娘家有多在意容貌不用我说了吧?”

    王太太不假思索,谄媚地说:“您看这样行不行,这柳小姐的医疗费营养费误工费还有将来的整容费我们都包了,我还跟柳小姐保证过,等芬芬出来,一定亲自向柳小姐道歉,我们放鞭炮迎接她回去。”

    见秦浩然不动容,王太太灵机一动,补了一句,“昨天,柳小姐没异议的。”

    秦浩然嘴里叼着烟,手里转着打火机,声音清凉,“钱不钱的,谁在乎?不过是不蒸馒头争口气罢了。”

    王太太连连点头,“是是是。”

    秦浩然冷哼一声,“不落疤就千好万好,整容就是能恢复原貌,也难免皮肉遭罪,谁家的孩子谁不心痛?”

    王太太心里一动。她一直疑惑秦浩然为什么要替柳一一出头,听这话倒像是把柳小姐当自家孩子了?

    秦老爷子秦老夫人乐善好施,资助过许多孤儿,收养的也不少,远的不说,就眼面前的柔情就是一个。

    难道柳一一也是其中之一?十三少拿她和大小姐一样看待了?

    那可不得了。

    心念及此,王太太连忙低声下气,“十三少,看在小时候阿姨也照顾过您的情分上,您就放过芬芬这一次吧,我保证她出来一定洗心革面……”

    秦浩然淡淡地打断,“阿姨,王小姐伤害的不是我而是柳小姐,放不放的,我都没资格。”

    王太太也是个机灵人,一听就明白了。

    她捧着鲜花拉上柔情,旋开病房的门,看见满屋子的人,愣了。

    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人都走了,病房里只剩柳一一和秦浩然两人,柳一一看着专注削苹果的男人,心里一片柔软。

    “谢谢。”

    谢谢什么,她没说,她相信他会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