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抱着馥郁芳香的应明月,来到哈迪斯给他准备的寝宫。屏退了丫鬟和冥兵,将应明月轻抛在床上,力道刚刚好,不至于弄疼她,却也让应明月以优美的姿势倒在了床上。

    应明月故意的嘤咛出声,那声音透着极致的魅惑,让宙斯的身心都是一颤。宙斯阅女无数,凡人的女子他也染指过,但是,应明月似乎更能引起他的性趣。

    事实上,应明月的确是个尤物。比之异世界的这些女人只有过之而无不及。凹凸有致的身材,个子虽然没有紫雨高,但是显得小巧玲珑。一张瓜子脸,一双魅惑人心的桃花眼,小巧的鼻子,红艳艳的菱唇,牙齿特殊的白皙,一笑露出来晶晶亮的。

    宙斯看着诱人的应明月,急不可待的扑了上去。

    应明月适时的拦住了猴急一样的宙斯,美丽的眼眸眨呀眨的,露出一抹魅惑的笑容,看得宙斯痴了。

    应明月的嗓音略带诱惑的说道:“王喜欢明月吗?”

    宙斯的手抚摸着应明月的柔软,回应道:“本王喜欢美的女子。自然就会喜欢小月月了啊!”

    应明月甜甜一笑,更加娇俏可人:“王喜欢月月到什么程度呢?”这个问题,应明月的确是想知道的,紫雨的左右逢源,让她觉得不公平。难道这个异世界的男人们看惯了美丽的女子,反而对紫雨那样的普通之流感兴趣吗?

    幸好,自己不算歹命,竟然遇到了好色的宙斯。想来宙斯是看不上紫雨的平凡的,所以自己的姿色终于派上了用场。

    宙斯看着媚眼流转的应明月,笑了道:“本王现在还不知道喜欢你到什么程度,这也要看你的表现了。”

    应明月甜甜一笑,含着娇羞道:“王要月月什么表现呢?”

    宙斯眯着眼睛看着应明月诱人的身体,一把撕开了应明月的衣服,一件上好丝绸的衣服就这样的毁了。应明月倒是不介意,一件破衣服而已,以后得了宠要多少有多少,目前就是要抓住宙斯的心才是主要的。

    应明月此刻的心里只有宙斯,只有浩星朝阳和安陵亦早就给她抛到脑后去了。宙斯作为众神之王,自然要比浩星朝阳和安陵亦给予她的更多。何况,最最主要的,浩星朝阳和安陵亦两个人比不会爱上她。正是深切的知道这一点,所以应明月才更加的需要宙斯来作为自己的坚强后盾。

    宙斯的大手轻轻的挑开应明月的亵衣,红艳艳的肚兜挡在了宙斯的眼前,手指轻轻一挑,肚兜就离开了应明月的身体。看着应明月白皙的**,高耸的丰盈,宙斯的眼眯成一条缝,色迷迷的看着她。

    应明月没有回拒宙斯的视线,而是直直的迎视着他,应明月非常清楚一点,宙斯既然是好色的,而且是众神之王,那自己是不是处女之身已经不重要了,如果还假装清纯,反而显得太矫情,不如大方点,让宙斯知道自己的优点长处才是主要的。

    所以,应明月对着宙斯撩拨的媚笑了一下,这一笑,让宙斯的心紧紧的一跳。接着,应明月柔柔的问道:“王喜欢月月的身体吗?”

    宙斯一笑,大手抚上应明月的丰盈,轻轻的揉捏着,说道:“这样美丽的身体,谁不喜欢呢?”

    应明月因为宙斯的抚摸而轻轻颤抖了一下身体,高耸的丰盈随着颤抖而弹跳了一下,宙斯的手竟然没有抓住,跳出了他的手掌。应明月丰盈上的那粒樱桃在宙斯的掌心摩挲了一下,引得应明月一阵娇呼。

    这一声娇呼,仿佛是催化剂,让宙斯的心痒痒的,继而急不可耐的褪去他自己的衣衫。

    在进入应明月身体的那一刻,宙斯感觉自己的身心都跟着吸了进去。那种飘飘欲仙的滋味让宙斯像个初尝情yu的小伙子,从来没在别人身上体会过的,竟然在应明月身上体会了,这让宙斯很是惊奇也很纳闷。

    毕竟,在进入应明月身体的那一刻,他也知道,应明月并非完璧之身。这也才是让他纳闷的地方。就算一个处*女也不过如此吧,何以应明月能够让他这般兴奋呢?

    微眯着眼,宙斯雀跃的说道:“你竟然能让本王有不一样的感觉,用了什么**药了吗?”

    应明月的心里微微一惊,到底是众神之王呢,心思总是缜密的。但是就算他再厉害,也不懂人类的蛊为何物。所以,应明月含着笑,媚笑道:“王说哪里话呢?月月不过是一个平凡的人类,什么**药能迷住王呢?”

    宙斯笑了道:“这个本王自然知道,只是,你的确是让本王很爽啊!哈哈哈哈哈哈。。。”说完大笑了起来。魁梧的身躯随着大笑而微颤,跟应明月幽*谷紧密贴合的地方,就轻微的摩擦起来,也引得应明月一阵颤栗,像过了电一样的酥麻。

    应明月的反应宙斯看在眼里,为自己给应明月造成的舒适感到骄傲,毕竟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最大的成就之一也在于床上。这也是男人能力的体现,谁也不愿意给女人说成不中用。这个,身为众神之王的宙斯也不能免俗。

    吻上应明月的樱唇,很满意的听见应明月的一声嘤咛。这让宙斯更加卖力的抽动自己的昂藏,一**的欢愉,让应明月的娇呼时时的响在耳畔。更激发了宙斯的情*欲,似乎要把体内所有的力气都用在应明月身上才好。

    一番天雷勾动地火,情*欲中的男女总是容易动情。宙斯在这一刻,心里当真的就有了应明月的位置,这个普通的人类女子,竟然能牵动宙斯内心深处的情感,似乎,自己对女人都是欲*望第一的,从来没有哪个女人能让他肯动心的。

    应明月是第一个人!